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769.第769章 翻旧账被骂

时间:2017-10-11作者:湘紫

    陈武牛说到这里,又狠狠的瞪了沧千澈一眼,道:“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充当个看门狗,竟然拦住不让我进去。雅儿,你要是嫌这钱少,我回去再找我爷爷说说,应该还能再拿给你五两银子。你尽管用,不用着急还的。”

    柳雅听了陈武牛的话,嘴角气得直抽抽。她冷笑了一声,问陈武牛道:“那王秋红就没有跟你说,我从家里拿了多少银子走吗?她在门外听了个全套的,是不是也该告诉你,我拿了这么多银子去做什么了?”

    “她说了,你要去买地。”陈武牛点点头,道:“雅儿,你别介意,我和秋红其实没什么的。咱们都是一个村儿的,也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哪能分的那么清楚呢。不过,她来找我一说,我就知道你有了难处。雅儿,这钱你就收下吧。武牛哥不要你还了。”

    柳雅撇了撇嘴,“咂”了一声,道:“既然王秋红把银子的数目都跟你说,你还拿这二、三两银子来寒碜我?我家的四十多两银子都不够我用的,你拿来这么二、三两银子就要买我一个好,让我记着你的恩情吗?这倒是最划算的买卖了。”

    “雅儿,我不是那个意思啊。”陈武牛的脸有些红了,因为这点银子可能对现在的柳家来说不算什么。可陈武牛不死心,又道:“雅儿,武牛哥怎么会寒碜你呢?你想想,以前你们家过着苦日子的时候,我有没有嫌过你们家穷?我不是也隔三差五的过来,给你们送些米或菜吗?武牛哥什么时候说是要你们记着我的恩情了?”

    柳雅觉得这人要是不要脸,真心是树皮都不如他脸皮厚。直接就呛他道:“你说不让我们记着你的好,可是你把这些事情倒是记得挺清楚啊?你就没有立个小账簿,看看哪年哪月哪天你都来送过什么东西了?再说,当初我们家穷的时候,怎么不见你送二钱银子呢?现在我们家有点家底了,买地要花几十两银子,你就拿二、三两银子让我不用还了?你可知道,难时受人滴水之恩,我也会铭记在心,现在我们家不缺那二两银子了,你送来不是买好是什么?”

    陈武牛的脸都红了,憋了半天,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着背疼站直了身子,道:“雅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何时记过帐了?你又何时回报过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受人滴水之恩,也会铭记在心,那你们家当初没有受过我的好处吗?”

    柳雅算是看出陈武牛的嘴脸了。这么说来,他还真是在翻旧账啊。这是揪着柳家收了他半棵白菜的事吧。

    柳雅道:“那我问你,以你们陈家的家底,半棵白菜只值两、三文钱,算什么?可是我们家那时候穷的连糙米粥都喝不饱,我大姐也没有白要你们的东西,我第一次带了野兔回来,就要分你半只。我们家留你吃一顿饭,也是尽量的好饭好菜招待着。这一顿饭,相当于我们家好几天的口粮了,你怎么不说呢?”

    这就是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区别了。他们陈家是村里的富户,拿出几两银子不算什么;可是柳家当时都揭不开锅的时候,确实也没有想过占陈家的便宜。柳絮儿更是他送什么,也捡了家里最好的回礼,像是蘑菇、笋干这些都送过。一边是富户吃剩下的半棵白菜,一边是穷人家饿着肚子从嘴里省下来的一点吃食,这意义上能一样吗?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陈武牛送来白菜,柳絮儿念着他的好千恩万谢;柳雅却把之前对陈武牛的好印象都给消磨掉了,觉得他这个人不靠谱,不值得交往。

    这和沧千澈偷偷摸摸的送来一个白面馒头放在了窗台上,又是大大的不同了。也是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沧千澈总是冷着脸,可柳雅对他印象并不坏的原因。

    陈武牛听到这里,撇嘴瞪眼好半天没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他确实像是柳雅说的那样,会把家里剩下的、不爱吃的,可能马上要扔掉的东西拿来给柳家讨个好,卖个人情,还能得着柳絮儿千恩万谢的一张笑脸。时间久了,陈武牛就觉得柳家的人就是穷的没了志气,爱贪小便宜。可是现在看来,柳雅不会在意那么点东西,反而会觉得那是寒碜他们家。

    柳雅冷笑一声,又道:“当初你被人打了闷棍,为什么一早上就让你大哥来我们家里闹?经过了那么一回,什么恩情都没有了,你还打算让我们跟你涌泉相报吗?凭什么好事、恩情都是你们给的;有了坏事就往我们头上赖?你当初做的那些个龌龊事,证明你这个人连一棵白菜都不值。”

    说起陈武牛的龌龊事,除了他偷偷拉过柳絮儿的手,还堵着柳雅要搂抱呢。虽然这在柳雅看起来没什么,可是陈武牛一听柳雅有意要提起,顿时就蔫了。他还要个脸呢,可不想这些不光彩的事被翻出来。

    何况他当初被打闷棍,可是吃了哑巴亏的。至于为什么吃亏,还不就是因为当初他先对柳雅动手动脚来着,结果就被人从后面套了麻袋嘛。这事翻起来,他可是更丢人了。

    因而,不等柳雅继续说,陈武牛就把袖子一甩,大声道:“行,柳家二丫头,算是我的一片好心让狗吃了。送上门的银子你不要,活该你们家穷死。我们家的白菜也当作是喂了狗了,以后不会再登你们家的门。”

    说完,陈武牛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转身回来,把刚才摔倒了掉在地上的钱袋子捡了起来。掸掸土,掖在了腰间。

    柳雅觉得陈武牛这人自大的简直也是没谁了。在他身后喊道:“没错,你的心让狗吃了,你自己知道就好。”

    陈武牛更是气的一个哽,可是他连头也不敢回了。一来是柳雅的确厉害,二来他真怕惹急了柳家人,柳雅和小树儿一起,再加上一个沧千澈,他可就吃了大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