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764.第764章 让他给老先生做个书童

时间:2017-10-11作者:湘紫

    覃泗吴见柳雅来了,并没有起身,连茶杯都没有放下。但看着也不是架子很大的模样,倒是显得挺随和的朝柳雅和小树儿招招手,叫他们到跟前去。

    柳雅跟小树儿介绍道:“这位是覃先生。”又对覃泗吴道:“覃先生好,这是我弟弟柳树,今年九岁,快十岁了。”

    覃泗吴点点头,又打量了一下小树儿。然后才放下茶杯,随手拿过身边书架上的一本书,递给小树儿道:“把这本书念给我听听吧。也不用从头念起,给你半刻的时间翻来看看,然后挑一段念给我听。”

    小树儿答应着,把书接了过来,就到一旁去看书了。看得还挺认真的。

    柳雅知道这也就是开始考试了,便没有出声,是不想打扰了小树儿看书。

    覃泗吴却道:“柳姑娘,你看见这来往的学子们了吧?你的这些书,安济城城内和相邻几个镇子的学堂都发的差不多了。再就是稍远一点的城镇,这个还要些时间的。不过这一千本其实也不够发一个月的,你这边可是要抓紧了。”

    柳雅点头称“是”,然后问道:“那我另外还有别的书,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就没有动笔。现在写了印出来,飞鸿坊可以代发吗?”

    覃泗吴点点头道:“之前不是说了嘛,只要我家老太爷看好的,就能发。老太爷说了,这些学子们啊,要么就是死读书,要么就是不读书,有些个杂书也实在是不好看,却还要教坏了学生们,还不如不看。所以呢,老先生往下面派书的时候,还是比较讲究趣味的,而且要励志啊。你这本就还不错,所以才被选中了。要是差不多这样类型的,你拿来先给老太爷看看再打版印刷,比较保险啊。”

    柳雅心中一喜,连忙点头说尽快写一本出来,还得麻烦覃泗吴转交给老太爷先生。覃泗吴点头说“没事”。

    然后又看看小树儿,见小树儿读的认真,对柳雅点点头道:“你这弟弟挺不错的,看着就有灵气。我看老太爷身边却个机灵懂事的书童,要不让你弟弟去跟着伺候老太爷吧。”

    覃泗吴说完,柳雅愣了一下。她也知道,那位老先生的身份肯定不俗,多半是官场上的人物,又或者是官宦世家。若是能够跟在他的身边,学到的东西自然不少,而且还能长见识,学着普通人家一辈子学不来的官场之道。

    可是再想想,做书童毕竟是个伺候人的活,那就和卖了弟弟给人家做童工、做奴才没有什么区别了。万一小树儿那么高的心气得不到发挥,觉得自己是个奴才命,真是得不偿失了。

    覃泗吴见柳雅犹豫,也大致能猜着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就道:“柳姑娘你应该知道,我家老爷子可是个爱才之人。能得他的一番调教,哪怕就是得着几句话的指点,那都是受益终身的事情。不信的话,你问问那些学子们,是不是这样的好事求都求不来呢。而且,我家老爷子绝不会误人子弟,现在你弟弟年纪小,可以给老爷子解解闷,等到他长大了,老太爷肯定会对他有所安排的。要是他服侍的好,老太爷一高兴,没准就能送到京城去读书呢。”

    柳雅当然知道,跟着什么人长什么见识。就算是那位老先生对小树儿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只要小树儿有心计,跟着他多学多看,也能认识不少的人物。这在将来都是人脉,随便拉出一个来,有过一面之缘的就算是个交情,也能给家里办不少的事呢。

    可是这也是关乎小树儿的未来,柳雅就真的不好做决定了。因而,道:“覃先生说的是,我也盼着弟弟能够有人好好的教导,多些个眼界和见识。只是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只是说要带弟弟来学堂,至于给老先生做书童的事,那得和我爹商量一下,也得看看我弟弟自己的意思。”

    覃泗吴点点头道:“也对,这个事我也得和老太爷去问问呢。或许我是想给老太爷找个机灵的小子陪着他解闷,可是老太爷闲散惯了,不喜欢有人总是跟着,就用不着你弟弟了。我先看看他识字怎么样,然后给他安排去学堂的事情吧。要是你那边说定了,我也问过老太爷了,两边都同意,这件事情才能成。”说完,就把小树儿叫了过来。

    小树儿一直都在认真的看着覃泗吴给他的那本书,直到覃泗吴叫他才抬起头来。阖上书走了过来,施礼道:“覃先生,这本书很好,说的是前朝的几个典故。我不用照着书本给你朗读,给你讲其中的一段当故事听听好不好?”

    覃泗吴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好啊,那就当故事来听听。”

    小树儿就大方的讲了起来。柳雅在一旁也认真听着。

    小树儿讲得是个孝道的故事,和古代的二十四孝中的故事差不多。他讲得很是认真,语气、神情都很专注。说完了故事,还说了他对故事的理解,和他自己要如何尊崇孝道。

    柳雅听了,在心里对小树儿都是一阵的赞许。因为她没有想到,最近自己没有怎么教导小树儿,他竟然已经完全不是当初那个背会了三字经就欣喜异常的小孩子了,学识、见地都有所增长,已经是谈吐不俗了。

    覃泗吴听了,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眼神同样充满赞许和惊讶,又打量了一下柳雅,问她道:“你说你弟弟之前在古榆树镇的官办学堂,考了个红榜第一?”

    柳雅点头道:“是。其实我也不太知道什么是红榜第一,听说是镇长大人亲批的,头三甲另外举了一榜,我弟弟就是第一名。”

    覃泗吴叹了口气,道:“这样的孩子,差点就埋没了。亏得你们家有些见识,没有让他就此在家放羊、挑水。先收下他在城南的学堂里读书吧。回家准备一下,三天后带着我的信去学堂找左先生,他会给你安排入学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