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388.第388章 雅儿,我们成亲吧

时间:2017-10-11作者:湘紫

    因为有了这匹大黑马,所以柳雅倒是觉得赶路不是什么问题了。提着包袱出了门,她还不忘把之前沧千澈打的那只狐狸皮带上,打算就在古榆树镇找个皮匠铺子把这张狐狸皮处理一下。

    虽然说城里的手工好,不过越是靠山的地方,皮匠手艺才越好。因为山货多嘛,每天摆弄的皮件也多,所以柳雅才没有把狐狸皮特意拿到城里去。

    柳雅还拿上了给沧千澈买的药,也要先送到竹林去。然后她和柳达成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结果,柳雅牵着马一出门,就有村民看到了,还有人向柳雅问道:“柳家二丫头,这是哪儿借来的马呀?你这是要牵马干啥去?”

    柳雅见过这人,整天闲的没事就爱在村里看热闹,不管谁家有事都有他的身影,不是个招人待见的,反而是个爱凑热闹又碎嘴的人。索性也不搭理,说了句“出门”,拉着马就走了。

    不愿意听村里人再问着问那,柳雅就直接拉着马从柳家后山走了。这边往竹林去也不绕路,而且不用应对好奇又嚼舌根的村民。

    来到竹林外,竹林里不方便跑马,柳雅就将马拴在了竹林外。反正这边平时都没有人来,她也不担心马会丢。何况她的大黑马很显眼,就是被谁家牵走了都容易找回来的。

    柳雅快步进了竹林来到那块空地,就见高老爹正在灶台边做饭,应该是早饭。而沧千澈提着个石锁在那悠荡,一见柳雅来了赶紧扔下石锁,朝柳雅走了过来。

    柳雅停下脚步皱起眉头,等沧千澈走近了冷声问道:“怎么不摆弄你那石锁了?不是练力气的吗?”

    沧千澈知道柳雅是生气了,她总是让自己不要乱动,好好休息的。就陪着笑凑合过来道:“我没有练功啊,就是拎起来挪个地方,放在那边碍事。”

    柳雅就道:“哦,挪个地方用得着一直拎着悠荡?你当我还是傻么?”

    “雅儿啊,你别怪千澈了,他是等你来等得心焦,心窝子里面长草了。等不来你,他抓心挠肝的难受,就去和石锁较劲儿了。平时,他不摆弄那个东西的,那都是老爹我练功用的。”高老爹一边用铲子搅着锅里的菜,一边替沧千澈开解着。

    沧千澈听高老爹这么一说,反而红了脸,挑着眉头回头对他舅舅道:“没有的事,我平时练功也挺勤奋的。”可是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儿,回头又看看柳雅的脸色,沧千澈就知道自己把自己憋到死胡同里去了。

    他本来不想承认是一直在想柳雅的,被他舅舅戳穿了还挺尴尬的;可是现在扯个谎说是平时都用石锁练功吧,又违背了柳雅的叮嘱。现在看来,他真是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了。

    最后,沧千澈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只得微红着面皮承认道:“我是很担心你啊,雅儿。从昨天小树儿来找你就一直担心到现在。”

    柳雅当然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本来板着的脸也绷不住了,走过去把手里的药塞给他道:“这是药浴用的。每用一小包药煎三次,每次把三碗水文火煮成一碗水;再把三次的药汁混合。药浴的时候用一碗药汁的量倒在浴桶里,浴桶尽量的小,能坐进去全身浸水就行了。水要热,一碗药汁泡一炷香的功夫,每天一次就行了。另外还给你做了药丸,不过要下次进城的时候去取,先用药浴试试效果吧。”

    沧千澈答应着,接过了药包。抿着嘴本来想要说谢谢,但最后觉得这两个字太矫情,就咽回去了。而是回头对高老爹道:“舅舅,我去送送雅儿吧。”

    “好,去吧去吧。药给我,现在就给你煎药去。”高老爹把药接了过去,然后又道:“尽快回来哈,还没吃早饭呢。”

    沧千澈答应了一声,拉着柳雅就往竹林里走去。

    柳雅知道沧千澈因为昨天自己回来晚了的事一直担心,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在他身后乖乖地走。

    进了竹林又走了一阵,沧千澈停下了脚步。柳雅跟在他身后也停下来,本来打算告诉他昨天是因为什么才回来晚了。

    可是还没开口,沧千澈就猛地转身,一把将柳雅抱起来,几步窜出了竹林,拐进了山坳边的一个山洞里。

    这边山坳山洞比较多,但大多不深。而这个山洞可不小,沧千澈抱着柳雅直接走进去还很宽敞,走了十七、八步才到头。

    山洞到了这个深度已经很黑了,柳雅一时间看不清周围的景象,只能看到沧千澈闪着一双晶亮的眼睛。眼神里有担心、急切和愤愤。

    “昨天其实……”

    柳雅才开口,沧千澈就低头咬住了她的唇。不轻不重的咬了好几下,这才挪开一点距离。可是仍旧没有放下柳雅,而是用一双手臂托着她的身子,将她按在了洞壁上,用他的手臂和身子紧紧将她悬空夹在山壁上,丝毫不给她半点动弹的余地。

    “你发的什么神经啊?我比那石锁还重,你抱了这么远了,不累吗?”柳雅抿了抿唇,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要知道,她骨子里也是渴望这种恋爱的甜蜜的。可是他们都还不到时候,只能尽力守住那条线,谁也不会去轻易碰触。

    沧千澈低头看着柳雅,原本亮晶晶的双眸半眯起来,敛起满眼的复杂情绪,让人根本琢磨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就连深谙人心的柳雅都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只觉得他似乎是生气了。

    “雅儿,嫁给我好不好?不用订亲了,我们直接成亲。我保证成亲之后不碰你,只是想要守着你,看着你长大。你这样****的折磨我,我度日如年的难挨。”沧千澈说完,又吻了吻柳雅的唇。

    但是这次吻的很轻,能够感受到他为了保护她的稚嫩而努力的隐忍着。

    柳雅垂下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了。她也喜欢沧千澈,发自内心的喜欢。可是现在就谈成亲这么紧迫的问题,她还是一片茫然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