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1686.第1686章 纯银铠甲的意义

时间:2017-10-17作者:湘紫

    柳雅觉得眼前的工厂很像是一个大型的铁匠铺子,只是不知道沧千澈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只是没想到,他们刚来到门口,见古尚卿从前面的大门里走了出来。

    柳雅惊讶道:“哥!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她这两天一直忙着陪茉玛,所以都没有注意古尚卿是不是在府里。

    再加大婚的事情古家简直是下齐忙,还请来了好多礼宾,柳雅还以为见不着古尚卿是他在忙着别的什么事情。

    却没有想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山的工厂里?看样子还是和沧千澈一起的。

    古尚卿耸了耸肩膀,道:“雅儿啊,我看你整天忙着,根本没有闲暇顾及到我吧?我可是在这边忙了有好几天了。都是你那个好夫君给我安排的事宜。”

    说到这儿,古尚卿问沧千澈:“都已经准备好了,是现在拿出来吗?”

    “当然,只等着今天雅儿来了。”沧千澈点点头,还故作神秘的朝柳雅一笑。

    柳雅好的道:“这里不是铁匠铺子吗?到底让我来这里看什么?”

    “雅儿,你进来知道了。”古尚卿说着,让开了身后的门口,示意柳雅进来看看。

    沧千澈则是拉起柳雅的手,道:“小心点,里面还是有点危险,而且还有些热。”

    “嗯。”柳雅满心好的往里走,一进门看到这工厂央摆着一个巨大的火炉,一看是原始的冶炼炉。

    几个精壮的工人打着赤臂,只穿着一件坎肩正在拼命的烧火。那炉里翻滚着赤红色的“铁水”。

    可是柳雅又觉得那铁水的颜色不太对劲儿,似乎较白?

    但是柳雅也看不出究竟这是炼的是什么东西,只能感觉是金属冶炼而已。

    古尚卿随后跟进,站在旁边解释道:“这是在制炼银锭。把矿石反复的提炼,再制成银锭。成品在那边。”

    说着,古尚卿走到了前面,带着柳雅往右侧走去。

    右边是用木板分隔出来的一个简易作坊,那敲敲打打的“当当”声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柳雅跟着走过去,看到一块块在模具里冷却后的银锭被取出来,开始简单的修形和打磨。

    而一旁的架子,已经码放了好些巴掌大的银锭。银白色的光亮让人一时间有些目眩。

    柳雅瞪起眼睛看了半天,却越来越不明白,沧千澈带她来这儿干什么?

    难道说,是准备让她参观一下银锭从冶炼到成型的过程?可是这和明天的大婚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沧千澈也紧张到睡不着觉,所以半夜三更的跑到这儿来看看银子,心里舒坦了?

    看着柳雅愈来愈发迷惑的眼神,沧千澈对古尚卿道:“好了,别卖关子了,快点把东西拿出来吧。”

    古尚卿挑了一下秀气的眉毛,道:“妹夫,你先叫我一声‘哥哥’,我立刻去拿。”

    沧千澈原本那傲娇的性子竟然没有丝毫的执拗,点点头,爽快又热诚的叫了一声:“哥,快把东西拿出来吧。”

    柳雅都被逗笑了,问道:“到底神神秘秘的是个什么东西啊?”

    “好,拿来。”古尚卿说完,朝后面跑去,一会儿提着一个包裹出来。

    不过从包裹的轮廓看,里面应该是包着一个箱子的。箱子有两尺见方,可不算小了。

    古尚卿把包裹放在旁边一个暂时不用的木桌,解开了外面的布包,里面露出一个牛皮箱子来。

    沧千澈朝那牛皮箱子努努嘴,示意柳雅自己过去打开。

    “切,什么呀,神神秘秘的。”柳雅笑了一下,看似随意但实际很郑重地走了过去。

    她知道,这一份礼物应该是沧千澈和古尚卿一起,花费了不少的心思给她准备的,所以她绝对不会轻看一点。

    牛皮箱子有一颗铜质的卡扣,掰开的时候发出很有质感的“咔嚓”声。

    将箱子一打开,柳雅最先看到的是耀目的银白一片。然后才看清,里面装的好象是一副银质的铠甲。

    “这是送我的银甲?”柳雅伸手摸了摸,那牛筋绳穿起来的甲片被打磨的光滑而亮白,散发着银质特有的质感和光泽。

    “打开看看吧。样式是我们两个设计的。”古尚卿说完,看了沧千澈一眼,道:“我觉得漂亮最重要,他认为首要是结实坚固,然后有了这样的设计。”

    柳雅忍不住心头“噌噌”的冒出激动来。这是哥哥和爱人一起为她准备的礼物,好暖心。

    柳雅把银甲抖出来,虽然不轻但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重。甲片很密实,但打磨的并不厚。仔细看,每一块甲片都不是平的,而有一个凸起的弧度。

    这样的设计应该是接近于鸡蛋壳的原理,虽然不厚,但同等厚度的材质下,这种弧度可以最大限度地抗压、抗击打。

    难怪古尚卿说,这是他和沧千澈两个人的设计,看这副银甲知道是将力与美完全融合在一起,样式也可以说是简单、坚固又靓丽。

    可是……

    柳雅仍是带着点迷茫的看着沧千澈和古尚卿,再次问道:“我还是不明白,我明天是要成亲,又不是战场,干嘛送我一副银甲?”

    还是说,他们两个在向柳雅诠释:“婚姻如同战场”这句真理?

    那柳雅可是要有心理准备了,这银甲只能帮她抵御力的侵袭,却未必能够忍受得住婚姻的种种变故。

    柳雅问过之后,沧千澈和古尚卿对视了一眼,也有些懵圈。

    然后古尚卿问沧千澈:“你还没告诉雅儿,这里是怎么回事?”

    “忘了说了。”沧千澈的嘴角抽了抽,转头对柳雅道:“雅儿,其实我忘了告诉你,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而你手里的这件银甲,是这个冶炼炉里炼制出来的第一批白银所打造的,所以意义非凡。”

    “这个冶炼厂是我的?”柳雅再次愣住了,视线在沧千澈和古尚卿脸扫来扫去,道:“你们最好从头到尾的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40/4039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