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第2343章 柳雅的讲述

时间:2018-05-12作者:湘紫

    柳雅的手指头仿佛是带着电流,戳在锦蓝的胳膊上让他半边身子都麻了。

    “疼!”锦蓝叫了一声,连忙后退几步,和柳雅拉开了距离。不自觉的,却又红了脸。

    柳雅缩回手,关心的道:“我太严格了,本来以为你能受的住的。”

    其实柳雅也是有点心急,想着秋影一走,担子就压了下来,所以她更希望锦蓝能够成长。

    而且这一天锦蓝的表现都让柳雅满意,他的聪敏和坚持,那份骨子里透出来的坚毅和勇气,都证明这小子并非池中物。

    “我能。”锦蓝怕柳雅失望,连忙答应着。

    “来,坐一会儿。”柳雅指着院子里的石凳,道:“我也算是你师父了。我给你讲讲我当初是怎么被训练出来的,讲讲我经历了什么。”

    锦蓝很讶异,也很惊喜。他从未想过柳雅会跟他说很多的话,也从未想过柳雅会和他说关于训练之外的事情。

    石凳有些凉,锦蓝脱下身上的外衫给柳雅垫上。

    柳雅笑了笑,没有推辞,大方的坐了下来。怕不舒服,还挪了挪身子,半倚在一旁的石桌上。

    锦蓝本来想要坐在柳雅的对面,但是想了想,选择坐在柳雅的旁边,挨近她靠在石桌上的位置。

    不是图别的,而是为了怕柳雅不舒服的时候,他方便伸手扶一把。

    柳雅看出锦蓝的小心思,暗自觉得这孩子情商很高,很懂事。

    柳雅又道:“说话之前,你先跟我做几个动作。然后我一边说,你一边照做。”

    锦蓝点点头,认真的看着柳雅开始做动作,也认真的学。

    学了几下之后,锦蓝发现那不是什么武功招数,也不是教他认识穴道,而是一种按摩手法。在自己身上这儿捏捏、那儿锤锤,倒是舒服得很。

    柳雅笑着道:“这是按摩操。每天训练之后肌肉酸痛,就按摩一会儿,很管用的。不然明天你还是手抖,连饭碗都端不起来。”

    锦蓝听了一怔,心头一阵阵的发热。原来柳雅把他的情形都看在眼里了,他抖着手吃饭她也知道。

    柳雅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想了想该从何说起,然后给他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经历了很多的事。我一直被困在梦里,村里人就说我是傻子,所以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几年。后来我醒了,也就好了,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柳雅说完,就笑着看锦蓝。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再说话。

    锦蓝等了半天,就像是饿极了听说在煮饺子,然后醋上来了,蒜蓉也上来了,说是饺子也下锅了,可是就是一直不熟,没有端上桌。

    然后就是饿呀,抓心挠肝的想吃饺子。可是偏就不给吃,让你看着一碟子陈醋泛酸。

    终于忍不住了,锦蓝看着柳雅,抿了抿嘴角,问道:“这就讲完了?”

    柳雅“咯咯”的笑起来,然后道:“我要是说‘且听下回分解’,你会不会暴走?”

    呃呃!锦蓝觉得腰给闪的生疼。他从未想过柳雅会是这样的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逗你的。”柳雅又想了想,道:“我给你讲讲我做的那个很长的梦吧。梦里经历的事情很血腥、很恐怖,你可以当作故事来听,也可以当成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从未对人说过这个梦。”

    柳雅从未对别人讲过的梦?当作她的亲身经历?

    锦蓝被绕懵了,但他下一刻就无比的开心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很重要,起码在柳雅的心里,自己是值得信任,可以倾听她说话的人了。

    锦蓝点点头,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他生怕自己刚刚学会吐字说话,表达不清楚意思,结果柳雅也不说了。

    但柳雅很快就接着讲了起来。从她在孤儿院里开始的简单、快乐生活,到被人领养之后走入了真正的噩梦,一直讲到她亲手杀死了第一个人,是她同寝室三年的室友。

    之所以被柳雅称作是“室友”而不是朋友,更不是闺蜜,是因为他们从进到组织的那一刻开始,就被告诫说:周围的人都是敌人,都可能在下一刻被对方杀死、或是杀死对方。

    柳雅和同寝室的人互称“室友”,已经算是最亲近的一种关系了。但杀手的命运注定没有朋友。

    前五年,她手上沾的是同一个组织里一起受训的人的血。

    五年之后,她杀过的人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扔入了原始森林,开始去和野兽搏斗。

    又一个五年,不论是人还是野兽,只要是组织的命令,她都会眼睛不眨的将对方杀死。

    执行了一个又一个的任务,人命无非是她任务中的增加的一个数字而已。

    说到这里,柳雅的眼睛闪了闪,抬头看向了天空。

    从前世到今生,唯一不变的就是这头上的日、月与星辰。变得是她的感情、内心和深埋的人性。

    “然后……”柳雅的声音轻快起来,说道:“然后我的梦就醒了。我成为了村里的傻丫头,被人欺负差点丧命。然后我就杨武扬威的打了村里最厉害的吴家三兄弟,从此以后过上了女霸王一样的幸福生活。”

    说到最后,柳雅笑容里带着骄傲,眼神里有跳跃的神采和无比的天真。

    那段日子,是柳雅最大的转折,也使她重新活了一回。

    月光也正好清亮柔和的照在柳雅的周围,如水如纱,将她白皙的脸庞映出一抹温柔。

    锦蓝的身子僵住了,比之前周身酸痛的时候还要难受。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爬满全身,让他觉得从心尖里都是痒的,痒里还带着痛。

    没错,就是痛。深深的痛楚与疼惜。因为柳雅的讲述,不生动但是真实。

    难怪她要说那可以当作是一段亲身经历。血腥的画面,胸中的孤寂,远去而差点丢失的人性,真实到让锦蓝心疼。

    “好了,夜深了,回去休息吧。”柳雅站起身来,把锦蓝铺在石凳上的衣服捡起,抖了抖,披在了他的身上。轻柔道:“对不起,弄皱了。谢谢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