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第2208章 死人不值得尊敬?

时间:2018-03-02作者:湘紫

    墨玉的手僵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刀。泥土被鲜血染成了铁锈色,粘粘的,被猛地带动起来蓬了墨玉一脸。

    然后墨玉就看到刀尖带出了一件“东西”,最开始血糊糊的沾着泥土她看不清是什么。

    当她凝神想要去分辨的时候,“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而且还是大吐特吐。

    那是一只被生生撕裂下来的断手,手指缺了一根,还有两根仅仅是连着些许皮肉,挂在手掌上来回晃动。

    血迹有的干涸了,有的还在粘稠,糊在那只手上,也糊在刀上,血腥气更浓。

    墨玉一把甩掉了戳在刀尖上的断手,狠狠地抹了一下吐过的嘴巴,又插下一刀用力的挖了一下。

    这次挖出来的是一只脚,一样的血肉模糊,露着几根断茬的脚趾。

    “这是他们?你,你真的……哇。”墨玉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这次她干脆扔下了手里的刀,蹲在那个坑边又吐了一气。

    柳雅冷笑着站着一旁,看着墨玉呕的眼泪都出来了。沉声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人,总该有些尊重吧?你吐成这样,让他们怎么想?”

    “人都死了,还在乎什么尊重?”墨玉随口吼了一句,却马上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等到她回过神来,顺着那异样的感觉看过去,就看见阿蒙达站在不远处的暗影里,一只手按在胸口,另一只手扶着洞壁,眼神里满是失望和愤然。

    “阿蒙达……”墨玉怔住了。她没有想到阿蒙达还活着,也没想到他会听到自己说的话。

    可是又一转念,墨玉笑了,指着柳雅道:“他没死就好,他会帮我杀了你们的。”

    说完,墨玉又说了几句番语。阿蒙达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看来,墨玉应该是用番语命令阿蒙达对柳雅他们出手。

    可墨玉并没有等到阿蒙达拔出弯刀冲过来,而是看到他眼神闪了闪,慢慢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要走。

    墨玉一下子起身追过去,用番语继续大叫着什么。

    然而她刚刚跟着阿蒙达跑了几步,就再次愣住了。她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雪蟒倒在地上,遍体鳞伤。也看到了雪蟒旁边站着另外的三个人。

    那三个本来正在用手里的刀砍着雪蟒的肚腹,但是他们听到了之前墨玉说“死了的人不必尊重”,不由得都停了手,眼中一样的都是气愤。

    墨玉呆了片刻,又回头看看柳雅他们,继而明白了什么,大声道:“你们是在骗我,我们的人都在。你,你们骗我说出那样的话。”

    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哈哈”的笑了几声,道:“我差点忘了,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汉语。他们只会听番语。”

    “朋友!尊重!”阿蒙达突然冒出了这两个生硬的词。

    而且他说“朋友”的时候,指的是柳雅他们。说“尊重”的时候指的是那条雪蟒。

    不过柳雅知道,阿蒙达指的其实是雪蟒肚子里那个被一口吞下肚同伴。他的意思是说,即使是死了的同伴,一样需要尊重。

    这下子墨玉有些慌张了,她没有想到阿蒙达的学习能力也很惊人,才一天的功夫,他竟然能够听懂了汉语的意思?

    墨玉心里,一边是怀疑和不确定,一边又怕阿蒙达真的能够听懂而疏远了自己。

    虽然墨玉并不喜欢阿蒙达,也觉得他很烦,不愿意让阿蒙达靠近自己。

    可是不得不说,阿蒙达对她的好是无微不至的,也不求回报,甚至不求自己给他个好脸色,就那样一心一意的对她无限的好。

    可万一因为这次的误会,阿蒙达不再对她好了又怎么办?

    想着以后就失去了一个专心的奴仆,想到自己在这雪山上少了一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对象,墨玉的脑袋就“嗡”的一声。

    “不是的,阿蒙达你误会了。我是说……”墨玉词穷了,心虚了,而且她从未这样低三下四的讨好过阿蒙达,更从来不曾对他有过耐心解释什么。

    面对墨玉这样的态度,阿蒙达的心又冷了几分。他是个响当当的汉子,是最重视朋友情意的男人。

    虽然那个手下不是为他而死,但是他也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并且深深的自责着。。

    如果他再机警一点,如果他能够事先进来检查一下,或许就不会被雪蟒偷袭成功,也就不会失去一个伙伴了。

    所以墨玉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很震惊但也很犹豫。他只是懂得几句半吊子汉语,还是现学现卖,也根本不能确定墨玉的真正意思。

    但墨玉的反应完全是因为她心虚,她想必是真的没有在乎过同伴的死亡吧。

    又或者,那死去的人,甚至包括他阿蒙达在内,在墨玉的眼里都根本不算什么。他们,死了也不值得尊重。

    墨玉只看到了阿蒙达冷下去的眼神,但是她并不知道阿蒙达此时心里所想。

    所以她还以为自己再放低一点姿态,是不是阿蒙达就会立刻笑嘻嘻的来讨好自己了?

    因而,墨玉还挤出了一个笑容,声音虽然僵硬但还是故作柔和的叫着阿蒙达的名字,试图唤起他对自己的好感。

    可越是这样,阿蒙达就越是认定了墨玉对同伴的不在乎。他心痛如绞,干脆转身来到那条雪蟒的尸体前,拔出自己的刀用力的劈砍下去。

    大刀力沉,落刀有恨。阿蒙达的大劈大砍之下,那条雪蟒身上厚实的鳞片被砍的“噼啪”作响,块块碎裂。最坚硬处的鳞片甚至和刀刃相撞,激起点点的火星。

    “阿蒙达,住手。”赵木踉跄着跑出来,一把抓住了阿蒙达的手腕。

    而此时,阿蒙达的持刀的右手虎口已经震裂,有鲜血顺着他的手流到了刀上,又流到了地上。

    “阿蒙达,再砍下去就要伤了你同伴的尸身了。”赵木按下阿蒙达的刀,看了一眼那雪蟒被劈开的腹部,慢慢地跪了下去。

    赵木一跪下,阿蒙达和他的手下就彻底愣住了。

    不止发愣,还有心惊和震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