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 第九百五十九章 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时间:2018-02-12作者:洛青青

    这道威压无比的强大,刚刚降临下来的那一瞬间,除了苏清清,陈楠他们都是感觉呼吸一滞。

    不过,众人之前早就商量好了,打算看看饕尊者和餮尊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此刻,这餮尊者刚刚一出现,众人立刻一副全力抵抗,还是被这道气势压制的脸色发白的模样。

    他们可都是伪装高手。

    到了至尊境界,身体的每一处都能够掌握入微,就算是伪造出吐血,走火入魔的情景,也是非常容易,现在这点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还真的是天位强者?”陈楠眉头一皱,这个结果他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他原本以为餮尊者和饕尊者的实力,应该不过都是大星位王者。

    “恭迎餮尊者出关。”那些人族和妖族一脸羡慕的看着餮尊者。

    “恭喜师兄,功力更进一层。”

    饕尊者上前一拱手,无比激动,还不忘回首示意陈楠他们上前来。

    这时候,餮尊者的身躯才急速变小,恢复到正常人大小。

    他刚刚身上那股气势也急速的荡然无存,丝毫感受不到天位强者的威压。

    陈楠心里暗暗想笑,这餮尊者来势汹汹,但是装比的技术实在是下乘,这还没搭上话呢,气势就收了,比起来云中子,上官傲之流,实在是差的太远,别人还没近距离感受到你的强大,怎么会心悦诚服呢?

    餮尊者看到陈楠眉头先是微微一皱,瞬息之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欢快的笑意,抓住陈楠的双手欢快的晃动起来,“老夫平生最喜欢结交的就是少年天才,老弟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这等境界,着实不容易啊,莫非是名门之后?”

    “前辈实力如此强大,实在是让我辈敬仰之情有如滔滔黄河之水。”陈楠哈哈一笑。

    “师兄,爱惜人才,师弟我明白,可是咱们这刚刚认识,咱们坐下来边吃边聊,你说是不是?”

    饕尊者此话一处,餮尊者立刻应声。

    “师弟说的在理,走,我前段时间正好有些藏私,拿出来和众位道友一起分享。”

    说话间,他朝虚空之中一抓,一株充满了仙灵气息的灵草出现在了众人眼中:“这是上古灵草混天草,服用灵液晋阶天位的概率大大增加。”

    陈楠看着这灵草,倒是有些意外,这混天草他曾经也听说过,乃是上古强者炼丹时候的一枚重要灵草,的确有增加晋阶天位的几率,当然这种几率当然是很小了。

    这餮尊者手里居然有这种灵草,还愿意拿出来,也算是舍得本了。

    不过,陈楠也发现了一个细节,自从自己来到这上古洞府之后,一直都是这饕尊者装大方,一切事宜似乎都是他在安排,其他人包括三角眼都是执行。

    现在餮尊者一出来,也是如此,如果是常理,大家平等交友,这种聚会理论上也会拿出一些自己的珍藏,可是看那些人族和妖族一个个面有菜色,显然手里没什么好货。

    不过,餮尊者出关,又有宴席,陈楠虽然对餮尊者的做派很不爽,可是,对吃的却很有兴趣。

    尤其是这些灵食,可以直接转化为精气,也是感悟天地的法门之一。

    接下来一个时辰的时间,又是一番畅饮,又是一番大快朵颐,那些人族和妖族修士,这次也是吃了个尽兴。

    大家酒足饭饱,三角眼又想找陈楠聊天,被餮尊者一个眼神制止了。

    等到众人散去,已经是三更天。

    陈楠他们回到住处,苏蝶衣首先憋不住了。

    “陈楠,我看这伙人有很大问题,不如直接挑明了说,要是他们敢翻脸,就全给杀了。”

    她从来不懂得虚与委蛇,虽然吃的不错,可也是憋坏了。

    “急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他们究竟是想干嘛呢,再说了,有人管吃管喝,大家正好休息几天,不也挺好的吗?苏大小姐,你喊打喊杀的脾气可得改改了。”

    陈楠朝苏蝶衣看去,批评道。

    他实在是对苏蝶衣金色面具下的容貌很感兴趣,不过,有贼心没贼胆,每次最多就是看几眼,那金色面具好像是金蝶族的圣物,只怕是比奉天符诏还难算计。

    苏蝶衣哼了一声没说话。

    “那餮尊者早不出关,晚不出关,正好咱们来出关,而且,他闭关的地方,不在他那个天级修炼室,我看有问题。”赵寒想了想开口说道。

    “他们这里处处都透漏出来诡异,就算是那餮尊者的天位境界,我感觉都有一些不对头。”

    听到赵寒的话,苏清清也点了点头,“他的气势和威压,还有其他都足够,但是,身上却没有云中子他们身上那股出尘的气质,一旦修炼到天位,翱翔天地之中,通天彻地,不应该是这样。”

    “师妹你觉得呢?”陈楠问叶依依。

    “师兄哥哥要是打算动手的时候,我帮忙就好了,这上古洞府不错,倒是适合我们修整一番。”

    叶依依话刚说完,黑毛鸡就急不可耐的冲上来,“陈楠,鸡爷倒是有个妙计,保证能知道他们玩的什么猫腻。”

    黑毛鸡自告奋勇,陈楠笑了笑,黑毛鸡已经先忍不住了:“我们今晚宴席上,那饕尊者和餮尊者看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显然是心疼他们的灵食和玉液琼浆了,而且,宴席过后,他们故意当着我们的面,给那些人族和妖族每个都赠予了几颗王品灵石,说是奖励,这很显然就是做给我们看的。”

    “有句话叫做,越没有越显摆,这饕餮两大尊者我看就是这种人。”

    黑毛鸡信誓旦旦。

    “这个我也有这种感觉,那咱们?”陈楠看向黑毛鸡。

    “苏小妞不是有奉天符诏吗?这天道宝物只要不碰到大批天位强者,就不会被发现,何况那餮尊者看着像个水货,咱们藏在奉天符诏之中去听墙角,应该会有所收获的。”

    黑毛鸡得意洋洋,苏蝶衣一听,却是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死鸡,陈楠,你们还是别做梦了,老娘才不会把奉天符诏借给你们使用,你们就好好的做春秋大梦。”

    “那没办法了。”陈楠似乎早有预料。

    朝着黑毛鸡一摆手,直接入定修炼去了,鸡爷一只鸡一脸懵比。

    陈楠他们刚刚假寐,苏蝶衣身形就慢慢变淡,渐渐消失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