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 第九百三十一章 你现在在公司吗

时间:2018-02-12作者:洛青青

    陈楠随狂宇一同离开了酒楼。

    两人往天才城正中心而去,走了大概有二十里地左右,来到了溢一处古宅之中。

    “族长就在里面。”

    狂宇指了指前方的一座古宅,边说便往里走去。

    陈楠紧随其后,来到了古宅之中,宅中的布局极为简陋,看上去并不像是一族之长所住的地方,里面一名白发老者正负手而立,背对着门口。

    狂宇在门口停下了脚步,指了指里面说道:“你进去吧。”

    随后,他转身离开了此地。

    陈楠抬头,看向前方的这名老者,抱拳道:“晚辈陈楠,拜见狂老前辈。”

    狂震天点了点头,片刻后转过身来面对陈楠,这张脸上充满了沧桑之感,但却没有半丝皱纹,除了那白发银须之外,就与普通的中年人无异。

    然而陈楠还正打量着,狂震天突然一闪身,出现在了他的近前。

    他抬起手来,一指点在陈楠额头上。

    顿时一道白光闪烁,神光没入了陈楠额头,于此同时,陈楠只感觉无穷的信息涌入意识海中,脑子里面仿佛多了一些类似记忆的东西。

    陈楠仔细一想,那是一段关于功法传承的信息,里面的一招一式,都非常清楚。

    陈楠连忙上前一步,说道:“多谢狂老前辈传授神功。”

    “这些功法,原本就属于你。”狂震天摇了摇头,说道:“我狂族武功从不外泄,而这些,并非我狂族的功法。”

    陈楠疑惑道:“老前辈所说的,原本就属于我,是什么意思?”

    狂震天沉默了片刻后,摇头道:“既已传授给你,你无需再多问了。”

    对方已如此说了,陈楠也只好打住,转移了话题问道:“晚辈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想请教狂老前辈,还望狂老前辈能帮我解答。”

    “好奇我狂族为何带你这般好?”狂震天看着他。

    陈楠点了点头:“请老前辈解惑。”

    “告诉你也无妨,玄天机和玄天罡,是我师兄。如此算下来,你也算是我师侄了。”狂震天说道。

    陈楠以前听毒狼说过,他师父就是自己的师叔,名叫玄天罡,只是一直都不曾见过。

    想到此处,陈楠又问道:“那戒色大师呢?他似乎也管我师父叫师兄。”

    “他就是玄天罡,这厮好色如命,因与朱雀神女打赌比试,输了就得戒色当和尚。”说到此处,狂震天似是会想起了往事,不由露出了笑意。

    陈楠皱眉道:“居然能把他打败,这朱雀神女是何人?”

    “她上古一战中殒落在武界,但按照时间算来,如今该觉醒了,你从武界来,莫非没见过她?”

    上古时期的高手中,陈楠见过的女人就只有一个——红衣女变态。

    “不会就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变态吧?”陈楠问道。

    狂震天听到这称呼眉头一皱,而后不由乐了:“要让她听到如此称呼,以她那臭脾气非拿火烧死你不可。”

    陈楠脖子一缩,果然是那个变态娘们。

    难怪上次她跟戒色和尚干架时,大和尚用出打神鞭才致胜的,原来还早在上古时期,大和尚就不是她对手。

    直到现在陈楠才知道,那个红衣女变态的名号,原来叫朱雀神女。

    这时陈楠脑子里又冒出来一个问题:“老前辈……不,师叔,我还有一事请教,你们的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祖,他到底是何人?我怎么从来没听师父提起过。”

    狂震天看着陈楠,片刻后摇头道:“他是一个传奇,他的修为,是整个修炼史上的神话。”

    “我听师父说,有一名强者可与魔道至尊相抗衡,甚至有可能压制他,难道这个人就是师祖?”陈楠问道。

    狂震天既没肯定,也没否认。

    他抬手往空中一划,虚空撕裂,一名中年男子掉落出来,摔在地上。

    狂震天看了眼陈楠:“还认识此人吗?”

    陈楠哪里会不认得,这中年人,就是之前在酒楼刺杀他的那个杀手,自己当时追出去没追到,没想到落在了狂族的手里。

    狂震天扫了眼中年人,道:“说吧,把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再说一遍。”

    中年人早已经被狂震天之前的手段吓破胆了,哪里还敢怠慢,连忙看向陈楠说道:“我只是一个杀手,是乾元圣地要买你的命。”

    陈楠点头,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

    在这天才城中,跟自己仇恨最深的,就数这乾元圣地了,毕竟自己杀了他们两名弟子,扫尽了他们的颜面。

    “敢在天才城中行刺杀之事,实在该死。”

    狂震天说话间,目光扫向这中年男子,顿时只见炽烈的白光一闪,中年人就此消失,甚至连碎渣都没留下丝毫。

    陈楠心中惊骇不已,这狂震天的修为,恐怕跟师傅玄天机相比,也不遑多让。

    只是,上古一战之后,所有高手都去了人间,守护四极世界的门户,这狂震天修为如此高深,怎么还留在道界?

    老人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说道:“我年纪相比两位师兄要小,上古大战后,才仙域境的修为,再加上族长战死,我身为少族长,不宜离开狂族,所以留在了道界。”

    “原来如此。”陈楠明白过来。

    他心里正盘算着,要不要跟这位师叔提一下神船的事,毕竟是师叔啊,他应该多少会给点面子吧?

    然而没等他开口,狂震天手掌上白光一闪,一艘缩小版的战船,出现在他掌心。

    “我早已打听清楚,你参加这天才大会,无非是为了得到这艘战船,去往极西之地。以你如今的修为,能否夺得第一暂且不说,可这救人如救火,不宜耽搁太久,如今我将此船赠你,速去极西之地吧。”

    狂震天说话间,将战船朝陈楠伸来。

    狂族神船,向来只赠旷世天才,今日陈楠擂台上一战,狂震天才暗处看的清楚,的确配得上天才之名。

    陈楠别提有多激动了。

    夺不夺得第一,他真的无所谓,他所在乎的就是这艘神船。

    如今神船到手了,管他天才大会还是蠢才大会,都与自己没关系了,快速赶到极西之地,取到上古寒泉之水才最重要。

    陈楠接过战船,狂震天说道:“此船与修道者的法宝一般,滴血认主,而后以意念控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