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 第九百一十章 将人交出来

时间:2018-02-12作者:洛青青

    幽冥天鬼的身躯不断地颤抖,原本准备离去的它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迈出一步,扑通一声,它跪了下来,匍匐在地上,五体投地,全身不敢动弹一下。︾,冥神诏书,代表的便是冥神,冥界子民莫敢不从。

    “传说中,冥神颁布的诏书总共只有九卷,亿万年来,留存下来的冥神诏书屈指可数,即使冥界中的那些鬼神与尸神都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东西,区区一个姜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莫晴歌有些艰难的说道,望着那冥神诏书,她心中无法控制的升起一股恐慌。冥神诏书的出现,对诸天万界来说都是不得了的惊天大事,出现在本源世界,那意味着什么?

    冥神,乃是传说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冥界的唯一至高神,统御冥界无尽岁月,冥界上下,封为神灵。有史记载以来,冥神便是最古老的存在之一。然而,早在无尽岁月之前,冥神便是一个传说,一个诸天万界都只能仰望的传说。

    远古时期,冥神曾今颁布过九卷诏书,每一卷冥神诏书都是一则天道,一个天地无上法则的凝聚,对于冥界之人来说,冥神诏书便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姜魑不可能有冥神诏书这样的东西,所有人都清楚得很。可是,冥神诏书不是姜魑的,那又是谁的?

    什么人,为了这次圣祭,不惜把冥神诏书都请了出来?

    “父亲!”

    古城中,祭坛前,鬼幽少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泪流满面,眼中尽是悲伤之色。

    他乃是幽王姜魑的亲子,鬼幽的第一少主,年轻一辈中最具有天赋的人。但此时,他眼中却尽是绝望。因为他知道,当父亲请出冥神诏书的时候,那便是魂飞魄散,命丧黄泉之时,不到最后时刻,父亲绝对不会请出冥神诏书。

    “哭什么,为了圣祭,任何东西都可以牺牲。何况,冥神诏书代表着冥神,冥神召唤。本王荣幸之至,死而无憾。”

    黑洞中,缓缓走出一道虚幻的身影,那身影很暗淡,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散。然而,他却处于黑洞的中心。

    隐约能看出,那身影便是姜魑,此时姜魑做跪拜状,双手高举。他手心之上,则是悬浮的冥神诏书。

    “绝对不能让他完成圣祭。”

    萧鸿羽低喝一声,手指猛地往前一点,一股无上伟力爆发而出。与此同时。天穹之上的天宫虚影猛地一震,同一时间释放出一股绝强的力量,狠狠地往那姜魑撞去。

    谁知,萧鸿羽全力一击。且催动了天宫的力量,居然还未到姜魑面前,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仿佛虚空中有一张无形的巨嘴。将他的力量给吞噬掉了一般。

    噗嗤!

    萧鸿羽身躯猛地一颤,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精气神瞬间衰败到了极点,原本中年人模样,神采奕奕,丰神俊朗的萧鸿羽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几十岁,脸上出现了皱纹,一头长发也花白了大半,像是直接从中年跳跃到了老年。

    天穹之上,那几乎笼罩了半个空间的天宫虚影蓦然破碎,悄然溃散,天宫投影图与天宫的连续,居然直接被掐断,再也联系不上天宫本体倾世宠妻最新章节。

    而一切,全都发生在无声无息之间,一点征兆都没有。

    “大宫主……!”

    “大宫主,你怎么了……”

    萧鸿羽受伤,一众天华宫的元老面色大变,一个个神色慌张,他们眼中,大宫主便是天神一般无敌的存在,现在天神一般的大宫主都受伤了,那怎么可能!

    “大宫主,直到如今,再如何也无力回天。”

    莫晴歌摇摇头,轻声道:“冥神诏书乃是天道法则所化,它所在的地方,便是一方天地法则的主宰,整个天地都由它掌控。除非有参悟出天道的前辈出手干预,否则一切都是徒劳。”

    她轻叹了一声,冥神诏书面前,他们再如何努力都是白费力气。

    “天鬼大人,晚辈修为低下,即使燃烧生命请出冥神诏书,那也坚持不了多久,一人无力完成圣祭,只有请天鬼大人相助一把了。”

    姜魑没有理会天华宫众人,目光幽幽的望向幽冥天鬼,虽然冥神诏书面前,他可以轻而易举灭掉所有天华宫的人。但天华宫所有人加一起,也不如圣祭的万分之一重要。

    “你什么意思?”幽冥天鬼惊怒的望着姜魑。

    “晚辈姜魑,可以为了冥界大业牺牲掉性命,天鬼大人乃是冥界精英,想必在冥界大业面前,不会有什么私心吧?冥神在上,让你我一起回归冥神的怀抱吧。”

    姜魑抬眸望了幽冥天鬼一眼,也不管它同不同意,一条幽暗的锁链已经从黑洞中钻出,微微一扬便把跪在地上的幽冥天鬼困住,冥神诏书面前,即使是幽冥天鬼也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你……”幽冥天鬼惊恐无比的望着姜魑,眼中充斥着惊惧与恐慌,冥神诏书的力量,它受影响的绝对不只是分身,很可能它身在冥界的本体也会魂飞魄散。

    姜魑说的轻松,但下场却是彻底死亡,它乃是堪比鬼帝的幽冥天鬼,做梦都没有想到,最终会成为冥神诏书的祭品。

    “你们是不是一开始便有这个计划?该死,紫霄那个混蛋,居然敢欺骗我。”

    此时,幽冥天鬼终于明白过来,它所知道的一切,全都是一个骗局,计划中的一环,居然直接把它算计了进去,从始至终它都是一个牺牲品。

    那个什么祭坛,什么几百体质特殊的女子作为祭品,恐怕全部都是假的,甚至天华宫都被这个计划给算计了进去。姜魑燃烧生命请出冥神诏书都不能完成的圣祭,凭借几百个体质特殊的女人救人完成?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从始至终,那个祭坛都是假的,而它才是真正的祭品。

    “紫霄那个混蛋,本座与他势不两立,与他不死不休……”

    幽冥天鬼疯狂的嘶吼了起来,那个以高价报酬骗它到这里的人,显然一开始就没有安好心。

    “天鬼大人,我是祭品,你也是祭品,为了冥界大业,我们的牺牲都是荣耀,不久的将来,冥界的史书中,必然会有着我们的名字高达之曙光。”

    姜魑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狂热,似是最疯狂的信徒。他一挥手,幽冥天鬼的身躯便飞了起来,与他一般落在黑洞中,然后一点点的融化,一点点的淡化,似乎正在被黑洞吸收。

    “不……”

    幽冥天鬼眼中尽是惊恐,不断的挣扎,却无济于事。它能感受到,这次跨界祭献,绝对不只是祭献它的分身,即使远在冥界的本体,也将会被祭献掉,对它来说,意味着彻底死亡。

    黑洞的力量不可抗拒,再如何挣扎都没有用。而天华宫众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法阻止。

    “你告诉我,此次圣祭到底是什么?即使死,我也想死个明白。紫霄那个混蛋绝对不可能有冥神诏书,肯定还有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死亡的最后关头,幽冥天鬼反而平静了下来,它很想知道,因为什么,居然需要牺牲它的生命来祭献。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伟大的无幽大帝马上就会降临。”

    姜魑的目光越来越狂热,说到无幽大帝四个字的时候,眼中的狂热达到了巅峰,他似乎不是在说一个人,而是在说一个神明。

    “无幽大帝……!”

    幽冥天鬼愕然了一下,随即眼中闪过一抹释然,苦笑道:“原来如此,难怪,难怪……既然大帝叫我死,那我不得不死。”

    说完最后一句话,幽冥天鬼便放弃了挣扎,彻底融入了黑洞中。

    天华宫众人面面相觑,为了一个祭祀仪式,居然需要牺牲一头堪比鬼帝的幽冥天鬼,所有人的面色都难看了下来,问题已经向越来越严重的方向发展。

    “怎么办?是否立刻把消息通报到灵界中?”莫晴歌面色凝重的道,冥神诏书现世,这绝对不是小事,何况此事还牵扯到了冥界那个最神秘的大帝无幽大帝。

    “天宫投影图与天宫的联系被冥神诏书切断,我们无法传回消息。”萧鸿羽摇摇头,冥神诏书笼罩下,他们想从这个裂缝空间中逃出去都千难万难。

    莫问心中苦笑连连,想不到随便参加一次任务,便遇上了这么大的事情。

    “还不够。”

    融合了幽冥天鬼之后,姜魑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望向祭坛,祭坛第九层,囚禁着一个女子。

    姜魑一招手,那个囚禁在绿光团中的女子便飞了过来,落在他了手中。不是别人,正是许倩芊。

    “鬼母之灵,我以冥神诏书与无尽阴魂成全与你,希望你能凭借鬼母之力架构两界通道,完成最后的圣祭。”

    姜魑望着沉睡中的许倩芊,脸上的神情越来越端庄肃穆,他伸手一拍,许倩芊的身体瞬间碎裂,化为虚无。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身体碎裂之后的许倩芊,似乎又长出了一具身体。或者说,她的灵魂,居然与寻常人的身体一模一样。

    “鬼母之灵,本源世界中居然能找到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萧鸿羽惊呼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