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226章 破冰

时间:2017-11-13作者:鱼不语

    车内很安静,乔治笙也不说话,就只有宋喜一个人难耐的笑声。要说人也是奇怪,越是不让笑,就越是想笑,此时乔治笙放纵她笑,宋喜笑着笑着,莫名的觉着后脊梁发冷,头皮发麻,余光瞥向乔治笙,只见他抽出一根烟叼在唇边,微垂着视线用打火机点燃,整个动作……看起来又帅又散发着危险气息。

    宋喜赶紧收起笑容,又略显尴尬的咳了一声,随即一本正经的发动车子。

    乔治笙抽了一口烟,漂亮的黑色瞳孔随意往她这边一斜,口吻不辨喜怒的问:“怎么不笑了?”

    宋喜绷着背脊,目不斜视的回道:“笑够了。”

    乔治笙问:“你说够就够?”

    那种熟悉的侵略感和危机感再次笼罩周身,宋喜暗道自己没喝酒还非要耍酒疯,乔治笙这种人,怎么能惹他?

    一边懊悔,脑子一边在飞速旋转,想来想去,她还是没做声。

    乔治笙心底没有不高兴,只是…想吓唬她而已。

    故意拉着一张脸,他沉声道:“你聋了?”

    宋喜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忽然‘嘘’了一声:“我在开车。”

    乔治笙:

    她是把她自己当智障,还是把他当智障,竟然企图用这种烂借口混过去?

    宋喜余光瞥见乔治笙仍旧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心底忐忑,她赶紧再次开口说道:“谁还没个外号?他们叫你乔和尚,你叫我宋聋子好了。”

    宋聋子……一瞬间乔治笙突然别开脸,侧头看向窗外,这样的动作幅度不小,着实把宋喜吓了一跳,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还以为这个外号难道又戳到他的痛点了?关键他也不聋啊,他只是偶尔像哑巴而已。

    副驾车窗玻璃上映照出乔治笙那张被上帝眷宠的俊美面孔,此时他的内心极其波澜,特别想笑,但他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绝对不能给她好脸色看。

    推己及人,乔治笙这会儿才明白要憋笑有多难,也就是他自控能力超强,但依旧忍的脾肺生疼。

    因为一句‘宋聋子’,乔治笙再也没开口跟她讲话,宋喜心底不知该喜该忧,偶尔走神之际,她觉着自己最近该挤点儿时间出来,去报一门心理学的课,每天与虎相伴,却不知道老虎心里面想什么,着实不踏实。

    她车技很好,这点乔治笙早已亲眼目睹,坐在副驾上,他闭目养神,虽然睡不着,但总能休息一下。

    心情很平和,他正放松着,忽然宋喜猛地一个急转弯,原本应该直道走的,她变向去了右侧。

    乔治笙睁开眼,面上波澜不惊,但双目却在三秒内将街面上的情况打量了一个遍,不见什么异样,他终于侧头看向驾驶席处的宋喜,倒是她,面色明显的紧张。

    薄唇开启,乔治笙问:“怎么了?”

    宋喜胸口微微起伏,过了几秒才道:“刚刚看到东旭的车了。”车上还有韩春萌,如果她再慢那么一点儿,两辆车就要驶一个对脸。

    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乔治笙闻言,心底刹那间闪过一抹异样,似是不快,“你就这么害怕顾东旭知道我们的关系?”

    宋喜想都不想的回道:“当然了。”

    乔治笙眼底浮上轻嘲,“怕什么?”

    宋喜有些纳闷儿的说:“我们有过协议的,不能被外人知道,今天是我开车,撞见算你的还算我的?”

    乔治笙说:“明确来讲,顾东旭也不能算外人,毕竟他身体里也流着一部分乔家的血。”

    宋喜更糊涂了,乔治笙是什么意思?

    隔了数秒,乔治笙径自道:“你觉着顾东旭若是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会怎么想?”

    宋喜心底哈了一声,暗道就顾东旭对乔治笙的看法,那铁定觉着他逼良为娼了,还能怎么想?

    “东旭还是很敬重你的,毕竟你是长辈嘛,他也跟我说了,我生日那天之所以能去见我爸,还是你帮的忙,谢谢你。”

    乔治笙没想到宋喜话锋一转还表扬上他了,停顿片刻,他开口不咸不淡的说道:“你不用帮顾东旭说好话,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久。”

    宋喜眼底滑过心虚和尴尬,但嘴上又得违心的说道:“男人嘛,死鸭子嘴硬,心里想的跟嘴上说的是两套。”

    乔治笙对号入座,严重怀疑她这套说辞到底是评价顾东旭,还是说给他听的?

    宋喜跟乔治笙聊天的时候,依旧会绞尽脑汁,也会觉着紧绷,但两人都没发现,他们现在基本已经可以正常对话了,不像从前,没两句就戛然而止,要么就干脆翻脸。

    车子一路开回翠城山,宋喜见乔治笙没有闭眼休息,干脆一个利落的小漂移,把车子侧靠停好。

    下车之后,她打开后车门,把两个背包小心翼翼的拎出来,怕吵到可乐跟七喜睡觉。

    进了玄关,两人各自在门口换鞋,然后一前一后往楼上走,待到上了二楼,乔治笙是直接转左往主卧方向走,宋喜想了想,还是绝对大度的跟他说一声:“晚安。”

    她也没指望乔治笙能回话,说完就往三楼方向去,只有乔治笙自己才知道,他竟然本能的在心底‘嗯’了一声。

    没错,心底。

    出门几个小时,两人回房后各自洗澡准备睡觉,宋喜是很少失眠,睡得着是意料之中,难得的是乔治笙,他鲜少躺下不久就睡着了,而且睡得格外踏实,再睁眼,已是天亮,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乔治笙自己都觉着不可思议。

    脑海中浮现出宋喜一边开车一边说:“你叫我宋聋子好了。”

    乔治笙终是唇角勾起,眼底也像是雪山融化了一片,又冷又暖和。

    想了不到半分钟,乔治笙猛然意识到,这样的节奏不对,怎么能睁眼就想宋喜呢?

    收起笑容,他强迫自己把她从脑海中赶走,也不承认自己是在想她,顶多也就是觉着宋聋子很搞笑罢了。

    洗了个澡,乔治笙下楼去厨房拿水,路径饭厅,看到桌上放着一个白颜色的砂锅,锅旁边还有一张字条样式的东西。

    走近拿起一看,字条上面熟悉的字体,寥寥数语:谢谢你昨天的红酒。

    乔治笙打开砂锅盖子,里面是半锅柿子炝锅的疙瘩汤,有青菜,有鸡蛋,还有火腿。

    还在找”一笙有喜”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