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130章 嘴欠

时间:2017-11-13作者:鱼不语

    原本宋喜不愿意影响乔治笙跟霍嘉敏之间的朋友聚餐,想走。眼下霍嘉敏竟是比她走的还快,宋喜心中略一迟疑,刚要开口说话……

    “坐下。”

    头都不抬的乔治笙忽然开了金口,宋喜本能的看了他一眼,恰好乔治笙也抬起头看她,两人目光相对,他面色看不出喜怒的问:“你也有急事儿等着善后吗?”

    宋喜心底难免咯噔一下,因为乔治笙一贯气场强大,面不改色的说话也让人提心吊胆,她稍微一顿便顺势落座,嘴里回着:“我倒没什么事儿,怕打扰你吃饭。”

    乔治笙漂亮的黑色瞳孔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戏谑,唇瓣开启,出声说:“我不护食。”

    宋喜不确定乔治笙这话是跟她开玩笑还是有意挖苦,所以干脆没接茬。

    乔治笙放下筷子,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才道:“谢谢。”

    宋喜正跟心里暗骂,留她下来是要精神折磨吗?这一晃神的功夫,乔治笙话音落下已有两秒,宋喜后知后觉,意外的侧头看了他一眼。

    乔治笙如常冷漠,宋喜都怀疑刚才自己是误听,沉默数秒,她开口说:“不客气,以前霍嘉敏是你朋友,今晚开始,我们也是朋友了。”

    乔治笙头没动,只眼皮一掀,看着宋喜道:“我说你在包房救的那个公主。”

    宋喜美眸微顿,“哦,你说她啊,那更不用谢,我应该做的。”

    乔治笙继续抽了口烟,伴随着唇边的袅袅白雾,他不冷不热的说:“是不是你的职责我不管,总之我记着你的情。”

    说实话,他口吻真听不出感恩,毕竟没有人会冷着一张脸道谢,可宋喜还是莫名其妙的心里麻了一下,就像是……他之前用手搭在她的头顶。

    宋喜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习惯性的用笑容去掩饰尴尬,淡笑着回道:“真没想到你会跟我说谢谢。”

    乔治笙高大颀长的身体靠在椅背上,不至于慵懒,但也略微有些松散不羁,微垂着视线抽烟,他没有看她,只径自道:“在你心里我是黑白不分恩怨不明的人?谁好谁坏,我自己会看,一码归一码,我不会占你便宜。”

    说到此处,宋喜也不知哪根筋没搭对,竟勾着唇角接道:“是啊,你当然不会占我便宜,你还怕我占你便宜呢。”

    她是想到前阵子去岄州,乔治笙揶揄她,说怕被她占便宜。

    次话一出口,宋喜就有些后悔,她怎么能因为乔治笙对她说了一句谢谢,就打蛇随棍上,调侃起他呢?

    如果他翻脸不认人,她都怪不得他,只能怪自己一时冲动。

    果然乔治笙没有接话,一秒,两秒,三秒……宋喜恨不能隐身,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正当她绞尽脑汁想逃离他身边之际,乔治笙意外的主动开口,“你跟她聊的怎么样?”

    乔治笙说话向来没头没尾,全靠宋喜‘心有灵犀’,她迟疑片刻,出声回道:“嘉敏还是决定不要孩子。”

    说完,不待乔治笙回答,她又补了一句:“我尊重她的选择,既然决定分开,没必要藕断丝连,还给自己留后路。”

    乔治笙黑曜石一般的瞳孔瞥向她,声音惯常低沉冷淡的问:“在你眼里,孩子只是一条后路?”

    宋喜直视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答:“从专业领域上来讲,一个五周半的孩子连条生命体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个胚胎。”

    乔治笙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宋喜没有在怕的,毕竟她又没撒谎。

    过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乔治笙开口问:“你让她打掉的?”

    这个锅宋喜可不背,她稍显不悦的口吻回道:“怎么可能?无论我是医生还是朋友,都不可能给她这种建议,但如果这是她深思熟虑过后的选择,我还是那句话,我尊重并且支持她。”

    话罢,宋喜忍不住主动说:“虽然我认识她没有你认识她时间长,但你不是女人,你不知道女人做出这种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我觉的是朋友,就别让朋友为难,支持她就好了,如果非要计较代价,大不了以后有事儿一起扛。”

    宋喜是真心实意这般想,所以也百无禁忌的这样说,这是她第一次跟乔治笙讨论宋元青之外的事儿,在说到‘一起扛’的时候,她身上散发出的夜城大妞气场特别明显,爽快,义气,不婆婆妈妈。

    乔治笙看到她眼中那股不怕事儿的倨傲,明明心里已经觉着她说得对,可嘴上偏偏不饶人的说道:“你也是身后一堆烂事儿的人,应该比谁都清楚,很多时候,很多事儿,注定只能自己扛。”

    他不过是‘惯性’的看她不顺眼,想怼她两句,但这话落到宋喜耳中,是着实的扎心。

    是啊,她自己还一屁股事儿没解决完,如今还要靠着面前这个嘴毒心冷的男人,仰人鼻息,凭什么觉的还有能力替其他人分担?乔治笙心底一定极度嘲讽吧。

    由于没想到乔治笙会突然讽刺,宋喜始料未及,登时羞愤显于脸上,原本白皙的脸颊瞬间胀红。

    乔治笙清楚看到她刚刚来不及躲开的视线中,明显充斥着错愕与无助,紧接着她垂下视线,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发红的脸。

    有那么一刹那的后悔,他自己都觉着自己过了,其实没必要刺激她,但他就是没忍住。

    宋喜垂着视线,因此没看到乔治笙眼底一闪而逝的尴尬。

    将最后一口烟抽完,乔治笙如常的口吻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拦不住,她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如果是懂乔治笙的人,很快就能看出来,其实‘活阎王’这是松口了,正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呢,但宋喜并不列入懂他的人之中,所以她并没有觉着这句话有多么的缓和气氛。

    她想过直接抬脚就走,也想过冷静的抬起头对乔治笙说: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走了。

    但她心知肚明,无论是哪种方式离开,都是在公然驳乔治笙的面子。

    而扪心自问,她现在有这个资本吗?

    很明显,并没有。

    既然没资本,那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宋喜自己都佩服自己,宋元青失势不过数月,她竟能如此‘心平气和’的接受现实,并且向现实妥协。

    原来,委屈只要憋一憋就能咽下的。

    还在找”一笙有喜”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