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1011章 别人家的老公

时间:2018-09-19作者:鱼不语

    党贞刚进家门手机就响了,是党毅打来的,她划开接通键,手机中传来党毅的声音:“刚刚光顾着聊天,忘了跟你说,下个月乔家会给孩子办满月宴,到时候你替咱们家出面祝贺一下吧。”说罢,不待党贞应声,他径自补了一句:“你的新朋友元宝和佟昊,都是乔家人,以后你们可以多走动走动,能再交几个朋友也是好事儿。”

    党贞是从不替党家出面做任何事的,她也不喜欢那种只敬罗衫不敬人的‘交友规则’,但若是朋友家里的事儿……

    ‘嗯’了一声,党贞说:“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党毅很是开心,就连在下面等了四十分钟的司机都忍不住道:“二小姐好像挺高兴的样子。”

    党毅满眼宠溺,出声道:“她高兴就好啊。”

    司机说:“什么家国大事儿也不如二小姐的事儿重要。”

    党毅沉默片刻后才道:“我的沅沅这么好,我想不到谁能配得上她。”

    司机跟了党毅几十年,早就是半个党家人,所以开口接道:“说句掏心子的话,二小姐年纪也不小了,就算不马上结婚,也到了该找男朋友的时候,虽然大小姐年长,可阿占都二十几岁了,您不想早点儿抱二小姐这边的大外孙吗?”

    秦占只比党贞小七岁,两人一起出入,哪里看得出是长辈和晚辈。

    党毅幻想一下党贞的孩子,先是开心,随后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心底想着,给党贞找男朋友的事儿,也是时候提上议事日程了。

    宋喜没有出院,长宁这边各种环境设施都很好,关键韩春萌和凌岳‘守家在地’的,想看她一眼也方便,所以宋喜直接拍板儿,就在这儿坐月子了。

    顾东旭调侃道:“见过为孩子考虑,为家里考虑,再不济为自己考虑的,没见过坐个月子是替朋友考虑的。”

    宋喜说:“你是嫉妒我没去你家公司里坐月子?”说罢,她忽然蹙了下眉头,“欸,挡着眼睛了……”

    韩春萌:“啊?”

    丫不知在哪个批发市场淘了一条刘姥姥进大观园时戴的发带,非

    (,请翻页)

    要给宋喜绑在头上,说古代人坐月子都用这个。

    宋喜一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五好青年,不知为何非要复这个古,可能就是欺负她在床上躺着身体不便吧。

    韩春萌捅咕了半天,戴好之后招呼众人看,戴安娜抱着帛京,闻言转过头看了一眼,险些没笑弯了腰,常景乐抱着乔乔,弯着桃花眼道:“啧,那颗红宝石很有画龙点睛之意嘛。”

    韩春萌说:“你很有审美,只有你懂我。”

    满屋子笑声,宋喜都被笑毛了,嚷着让顾东旭拿镜子给她看,当镜子照到脸上时,别人都以为宋喜会嫌丑,谁料她抿抿唇,出声说:“果然还得人长得漂亮,趁着我头顶这颗红宝石都像是真货。”

    韩春萌说:“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要是喜欢,让你老公给你换块儿真的。”

    说曹操曹操到,病房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打头进来的人是乔治笙,身后还跟着乔艾雯,元宝和佟昊,乔艾雯跟他们三个在楼下碰到,一起上来的。

    这边最好的vip病房有四十几个平方,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像是个小公寓,一帮人分散开来各居一隅,逗孩子的逗孩子,逗闷子的逗闷子,乔艾雯把汤拎到宋喜身旁,出声说:“嫂子,妈晚一点儿过来,今天小杰幼儿园有亲子活动,我哥派妈全权代表出席了。”

    宋喜说:“最近辛苦妈了,两头跑。”

    乔艾雯道:“她才不辛苦呢,我昨晚跟她一起出门,她嘴角都咧到耳根子了,我都怕她高兴的找不到北。”

    宋喜说:“你跟凌岳也赶紧加把劲儿啊。”

    乔艾雯倒了一碗汤,乔治笙接过来要喂宋喜,宋喜抬起手示意可以自己来,乔治笙躲了一下,硬要喂。

    宋喜也是脸皮被他磨厚了,宝宝出生前他就细心体贴,宝宝出生后他更是跳过无微不至,直接升华为腻歪,只当她是四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明明有护工,他连洗脸的毛巾都给她准备好,牙膏也会挤上。

    乔艾雯见状,忍不住撇嘴‘啧啧’两声:“看完我哥对你的样子,忽然觉得老凌对我也就那样

    (,请翻页)

    儿。”

    宋喜道:“我师兄对你很好了,你还想让他怎么样?”

    乔艾雯说:“他都不让我进手术室看着他工作。”

    宋喜明知她是开玩笑,可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说:“不许你用爱情麻痹医疗工作者的职业素养。”

    乔艾雯说:“嫂子,你戴这玩意儿翻白眼儿,特别慎得慌。”

    宋喜这才想到头上还戴着东西,假装嫌弃的伸手拆掉,对乔治笙说:“你怎么不提醒我?”

    乔治笙说:“我觉得好看。”

    乔艾雯一脸假笑,“告辞。”

    不远处佟昊抱着乔乔,正低头对她道:“来,叫干爹。”

    元宝说:“叫干妈。”

    佟昊顺势道:“看,这是你宝干妈。”

    元宝说:“孩子自有分寸。”

    “等你精神头再好点儿,两边的亲戚都想过来看看你。”乔治笙把吹了下汤勺,把勺子递到宋喜唇边。

    宋喜喝下,随后下巴一抬,示意满屋子闹腾腾的状态,出声回道:“我的精神头已经被他们锻炼出来了,亲戚想过来看,你也别太拦着,来就来吧。”

    乔治笙说:“来看可以,顶多十分钟。”

    宋喜眸子微挑,“还有时间限制,会不会太苛刻了?”

    乔治笙说:“十分钟我都不愿意给。”

    这是实话,眼下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闹腾的人,都是轰都轰不走的,而且宋喜喜欢看他们闹腾,其余人过来,她还得费力应酬,他心疼。

    宋喜喝了一碗汤,乔治笙猝不及防的回头道:“都走吧。”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

    关键其余人也都见怪不怪,把两个小宝宝放下,跟宋喜打完招呼后鱼贯离开。

    很快病房就安静了,宋喜忍俊不禁,“大起大落啊。”

    乔治笙坐在床边,温柔的道:“我有礼物给你。”

    宋喜眼睛晶亮,“在哪儿?”

    乔治笙从裤袋中掏出手机,宋喜马上狐疑着说:“干嘛送我手机?”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