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1087章 关门打狗

时间:2018-08-11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顾东旭听完韩春萌的描述,整个人头皮仍旧是麻麻的,半晌才余惊未退的模样,轻声道:“你也是好演技……”

    韩春萌心想,岂止是她,出现在手术室里的人,有哪个不是演技逆天的?包括李医生,平时看起来唯唯诺诺的一个人,让他装尸体躺在推车上,说好了外面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看,可千万一定务必要演好,最起码憋气一分钟不能呼吸,免得被有心人看出破绽,结果李医生还真就憋住了。

    到了停尸间,一个大活人跟尸体们放在一起,房间温度很低,还不确定乔家和纪权忠什么时候才能趁乱把他换出来,也是难为他了。

    韩春萌到现在也是懵懵的,像是做了场梦,她终于在梦里面当了回英雄,且不说她跟沈兆易是多年的交情,哪怕当时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个陌生人,但只要是好人,她愿意冒险去救。

    看过了人情冷暖,也习惯了大难临头各自飞,所以才会更加珍惜这种齐心协力的正义,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坏人,但永远不要对善良失去信心,只要一点点微弱的光源,就能照亮整个黑暗。

    这一晚,注定漫长,足够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比如昨夜几点在某某地发生枪击案,警方迅速到场抓获嫌疑人两名,中枪者系警务人员,据传经抢救无效已身亡。

    类似的消息开始在网上不胫而走,如果只是当时事发地点的顾客或者工作人员发出来的,怕是不会在短时间内迅速传播,可这则消息在网上就是炸开了锅,一如当时在饭店吃饭的有成千上万人,大家有组织有纪律的开始刷这个话题,所以不过隔天清晨,此次事件已经被顶到微博热门,中枪死亡者的身份被爆料,确定是经侦科警务人员沈兆易。

    沈兆易的名字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网上,他是警局拿出来做门面的正面形象担当,为了树立警务人员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警方经常会公布沈兆易的一些事迹,加之他形象又好,所以算是半个‘网红’,但大家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他颜值高,更因为在当今社会能有这样纯粹的人,真的太少见了。

    往常出现这种人物,吸引的都是年轻人的瞩目,而沈兆易却有很多阿姨粉儿和叔叔粉儿,大家都说这么好的孩子,一定要自家女儿嫁给他,如此一个优秀阳光的小伙子,突然间就这么没了,可见要在网上掀起多大的波澜。

    短短十几个小时,网上沸沸扬扬,不知是谁传出沈兆易昨晚被送到长宁医院,所以长宁门口一股脑出现了很多媒体和路人,更有甚至,直接带了捧花跟花圈,就差披麻戴孝,说要来送英雄最后一程。

    长宁派出大几十名保安人员,仍旧不够维持现场秩序,附近警局也派人支援,加之乔家的私人保镖,三方组成了警戒线,拦着外面大批的媒体记者和群众。

    有人说:“我们不闹事儿,只想送英雄最后一程,他活着的时候为老百姓卖命,我们不能替他挡枪,现在他走了,我们看一眼都不行吗?”

    长宁方负责人道:“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但如果沈警官在天有灵,他也一定不希望大家劳师动众,而且大家伙都围在门口,正常想看病的患者都进不来,万一耽误了治病也不好。”

    有人道:“那我们派代表,只让几个人上去见一面沈警官可以吧?”

    负责人道:“不好意思,这件事儿我做不了主,沈警官的后事现在由警方和他的朋友们共同打理,怕是目前还不方便。”

    有人道:“沈警官父母都不在了,哥哥在服刑,也不能出来帮他料理后事,虽然跟沈警官素未谋面,可我们都是他的朋友,都说了怕打扰,我们可以派代表上去慰问,怎么就不能见了?”

    负责人还不等回答,又有人说:“怕是有人故意不想让我们见沈警官。”

    “有人昨晚在案发现场看到警方带走的两个嫌疑人,都是乔家人,长宁又是乔家的医院,我们有理由怀疑救治过程中是否出现医生不尽力的情况……”

    这种话有一个带头讲,接二连三,大家越说越过分,有个戴着口罩的人喊道:

    “我们联名请求政府和警方高度重视此案,一定要还沈警官一个公道!”

    “对!我就不信在夜城坏人还能一手遮天!”

    “只要这件事儿没有解决,我们每天都会来!”

    ……

    宋喜是在网上看到的这段视频,听说原视频很长,但发上来很短的时间就被撤了,这些是网友截取的部分,但也能看出其义愤填膺,恨不能现在就坐实了乔家的罪名,从开枪杀人,到不尽力救人,到现在不让人去探望尸体,乔家一手遮天,目无法纪。

    乔治笙拿了杯煮好的热牛奶和煎好的吐司从厨房走出来,盘子杯子放在宋喜面前,他拿走她的手机,出声道:“先吃点儿东西。”

    宋喜说:“我不饿。”

    乔治笙不容置喙的口吻道:“不饿也要吃。”

    宋喜从昨晚到现在,十几个小时,不仅没睡觉,甚至滴水未沾。

    乔治笙把牛奶拿到宋喜唇边,宋喜不为所动,乔治笙道:“别看这些影响心情的,有人故意带节奏。”

    宋喜面色苍白,更衬着眼底布满红血丝,端的憔悴疲惫,双眼出神的看着某处,她低声念叨:“他们最不该质疑的就是医护人员的努力,无论外面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手术室门一关,我们的责任就只有一个,救人。”

    乔治笙知她上了手术台定是尽力而为,昨晚一台手术做下来,到现在她还睡不着觉,不光是担心沈兆易和外面的情况,更多的是太过紧张之后的神经后遗症,她根本闭不上眼睛,一闭眼就回到了昨天的画面,累到极致也只能睁眼扛着。

    有人是柔弱的让人心疼,可宋喜从来都是强大的让人心疼,乔治笙放下牛奶杯,拥宋喜入怀,轻声道:“以前我不信报应,但这次恶人一定会有恶报,我就是他们的报应。”

    宋喜在乔治笙怀里才能短暂的闭上眼睛,眼泪早在昨天就哭干了,她只是很疲惫,低声道:“元宝和佟昊那边怎么样了?”

    乔治笙说:“派了律师过去,就目前的证据来讲,想定罪不容易,打官司走流程,都是很慢的过程,沈兆易大难不死,也会很快好起来。”

    宋喜道:“我希望对方迫不及待的火上浇油,再添一些新证据,他们以为沈兆易死了就是死无对证,空口无凭。”

    乔治笙说:“等着吧,关门打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