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1065章 你喜欢他什么?

时间:2018-08-04作者:鱼不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在党贞已经勾起唇角,率先打了招呼,“元宝,这边。”

    元宝不着痕迹的露出微笑,出声道:“这家店我还真没来过。”

    当然不会来,估计一般人看都看不见,老板笑着跟元宝说晚上好,元宝礼貌回应,坐在了党贞身旁,因为店内没有其他客人,他们都是面朝操作台,像是在酒吧里一样。

    党贞递了手上的点餐簿给他,元宝接过,很随意的说道:“这儿的东西一定很好吃吧?”

    党贞本想说还没吃过,但话到嘴边临时改成,“嗯,你尝尝符不符合你的口味。”

    差一点儿就说漏嘴,果然撒谎是个技术活儿,撒一个就要用十个来圆。

    元宝看着点餐簿上的东西,再抬头的时候,直接跟老板说的日语,老板见状,也马上试探性的用日语回应,元宝笑着说了蛮长的一句话,老板表示惊讶,紧接着两人就旁若无人的用日语交谈了。

    党贞不懂日语,只好从旁喝茶,思考着待会儿怎么跟元宝开口暗示,让他以后把佟昊盯紧一点儿。

    她不知道这会儿老板和元宝已经把话题扯到她身上,老板笑着说:“这是你女朋友吧?”

    元宝微笑着回道:“不是,是朋友。”

    老板道:“这样啊,我看她今天一个人过来定位子,说会请一个朋友过来吃饭,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

    元宝但笑不语,老板说:“我这里地方小,很多人都发现不了,今天看她第一次过来,还以为她是故意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呢。”

    老板这句话的重点在于自嘲,开玩笑,而元宝的重点则是‘第一次’。

    党贞也是第一次过来?那她为什么要在电话里面说谎?

    元宝迅速在心底寻找可能的原因,第一就是不自觉的撒了谎,她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是顺嘴一说,所以当他问到餐厅的时候,她会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那她的本意就不是想请他们吃饭,餐厅只是临时拖出来的借口;如果不是这样,那另外一个原因,她本来是想带佟昊来这儿的?

    再看这家小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面前是个不精通中文的日本老板,的确是个说私密话的好场合。

    元宝往心里去了,怕不是党贞真的对佟昊有什么想法。与此同时,党贞也在烧脑,佟昊到底是喜欢男人多一些还是女人多一些?如果元宝知道被异性抢了自己的恋人,会不会跟普通人觉得被异性抢了恋人一样的五雷轰顶?

    短短时间,两人心底百转千回,当老板开始准备食材的时候,元宝主动侧头对党贞说:“你今天没有打给佟昊吗?”

    党贞瞬间神经紧绷,面上却做出坦然的模样,淡笑着回道:“没有,你说他很忙,我就没有打扰他。”

    元宝说:“我今天给他打了电话,他实在太忙走不开,让我替他说声不好意思。”

    太忙?的确很忙,忙着左拥右抱。

    党贞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是临时想约你们出来,都怕你也没空。”

    元宝道:“我还好。”

    党贞佯装无意的问:“你跟佟昊平时不在一起工作的吗?”

    元宝道:“有需要会碰面,大多数时间不在一起。”

    党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元宝看得心惊肉跳。

    不待党贞接下句,元宝自顾自的说:“其实佟昊这人在哪儿都待不住,在一个地方坐半小时就跟屁股长钉子了似的,他必须要动,你是没看到他在你身边坐久了,特别招人烦。”

    党贞闻言,看着元宝道:“那你还是喜欢他?”

    元宝险些没从椅子上撅下去,如今如坐针毡的人是他,他倒是好心想把佟昊摘出去,可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

    见他脸色忽白忽红,党贞有些迟疑的低声说道:“这个话题不好谈吧?不好意思……”

    元宝已经恢复,唇角轻勾,温声回道:“没什么不好谈的,感情这种事儿,一定要顺其自然,强扭的瓜不甜是吧?”

    他在暗示党贞,别看上佟昊,党贞却越发的心疼的元宝,但又不好直说,只能拐弯抹角的安抚道:“当然要顺其自然,喜欢了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分开,没必要难为自己,不管优不优秀,在喜欢的人眼里,那个人就是最好的,也总能找到最对的。”

    元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党贞这是劝分呢?

    党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的太明显了,正在气氛短暂的陷入僵局之际,操作台后的老板端上来两盘寿司,用中文说:“请慢用。”

    党贞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岔开话题道:“先尝尝。”

    老板还递了两碟寿司的专用醋料过来,元宝一口吃了一个寿司,对老板竖起大拇指,党贞吃了一口之后,却忽然捂住嘴,蘸料碟里面有芥末,她对芥末特别敏感,平时去日料店也是不碰的,这会儿一时大意,现在想咳嗽,但嘴里面一口寿司,只能生憋,憋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元宝发现她的异样,侧头看去,党贞已经下了高脚椅往外跑,好在街边不远处就有垃圾桶,她把嘴里沾了芥末的寿司吐出去,余光瞥见有人递来一张纸,侧头一瞧,是元宝跟出来了,他手里还拿着一瓶水,当着她的面儿拧开。

    党贞连着喝了半瓶水才压下这股呛劲儿,元宝说:“没事儿吧?”

    党贞摇摇头,如实回道:“没事儿,我不能吃芥末,忘了跟老板说。”

    元宝看着她眼眶发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想她这是本来就想哭,借着劲儿跑出来发泄的吧?

    她这么喜欢佟昊吗?

    两人都没穿外套站在路边,夜风一吹,身上一阵激灵,元宝说:“进去吧,别吹感冒了。”

    党贞心底一暖的同时,险些就要和盘托出,可又担心这么直白会伤到元宝,两人并肩往回走,眼看着还有几步就进到店里,党贞忽然出声问:“元宝,你喜欢佟昊什么?”

    元宝感觉平地一声雷,炸的他外焦里嫩。

    如果他现在坦白从宽,告诉党贞其实他跟佟昊都恨不能离对方八百仗远,两人都是铁铮铮的汉子,她会原谅他们从最初的欺骗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