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805章 退缩,挑拨

时间:2018-05-09作者:鱼不语

    田历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我出差刚回夜城,去餐厅看你,他们说你这两天没过去。”

    戴安娜回道:“没事儿,累了,想休息几天。”

    田历毫不掩饰的担心口吻:“你可吓死我了。”

    戴安娜淡笑,“你也太不禁吓了。”

    田历道:“我以为什么事儿能让劳模旷工,还以为出什么大事儿了。”

    戴安娜说:“没有,别担心,你出差刚回来,好好休息一下吧。”

    田历道:“我给你带了东西,你这几天不去餐厅,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送家里去。”

    如果常景乐不在,戴安娜会推脱,但他在,她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说了反话,“明天你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田历回道:“有空,那我明天等你电话。”

    两人旁若无人的聊着天,对坐常景乐机械的往嘴里送蛋糕,榛子蛋糕是不怎么甜,但也不至于吃出酸味儿,他心底针扎一样的难受,总感觉一块儿巨大的榛子蛋糕摆在这里,他不能吃,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来抢。

    待到戴安娜电话挂断,常景乐几乎不受控制的抬眼问了句:“他在追你?”

    戴安娜看向常景乐,心底跳漏了一拍,却要强装镇定的回道:“没有,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常景乐说:“太明显了。”还用看?

    戴安娜心跳越来越快,她都不敢轻易张嘴,怕心脏一不小心自己蹦出来。

    低头吃饭,她佯装很随意的说:“你们别总给人加戏,人家一婚还没开始呢,干嘛追我一个离过婚的?疯了吧。”

    常景乐心底接道:是疯了,鬼才在乎你是不是离过婚。

    正想着,戴安娜那头已经自顾自的说:“谈恋爱和结婚都随缘吧,虽然幸福的婚姻大同小异,不幸的婚姻千差万别,但我也多少见识了爱情从有到无的丑恶面,伤了,就这么单着也挺好,最起码除了自己,别人气不到我。”

    常景乐说:“一辈子这么长,你还能一直单着,老了怎么办?”

    戴安娜抬起头,眼底含笑的回道:“我都找到人给我养老了,小喜的孩子,总不能不养我这个干妈吧?等以后大萌萌结婚生孩子,我有的是儿子女儿。”

    常景乐唇角轻勾,脸上在笑,心底却说不出的难过,准确的说,是心疼。

    “如果遇到合适的,还会再往下走一步吗?”他问。

    戴安娜重新低下头,轻轻拨着碗里的饭,认真的回道:“你说再往下走一步,是谈恋爱还是结婚?要是谈恋爱的话,只有两个结果,要么结婚,要么分,这两种我也都经历过。”

    “你没结过婚,不知道结个婚有多麻烦,当然我以前也不知道,我想结就结,没管我爸妈是不是反对,总想着我自己喜欢就行,那时候我还不不跳黄河心不死的以为,我就要幸福一辈子,让我爸妈看看,当初他们的想法是错的,现在看来……现实当真是啪啪打脸啊。”

    戴安娜唇角带着自嘲的笑,常景乐道:“不是你的问题,谁还没遇到几个人渣?”

    戴安娜回道:“我是撞了南墙才明白,没有会害自己儿女的父母,他们说的话可能不会百分百全对,但他们的担心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我在想是不是有时候当局者迷,只有事外人才看得清楚。”

    常景乐道:“父母想的是我们少走弯路,恨不能一条大路通罗马,但我们是人又不是机器,不是定个方向就能一直往下走的,我是没结过婚,但我知道婚一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结,不然后半辈子好几十年,想想都觉得活够了。”

    戴安娜看向常景乐,淡笑着道:“突然想起你那句,人生苦短,但是甜长。”

    常景乐也笑了,“是啊,没什么过不去的,有坎儿填平了继续走。”

    戴安娜拿起旁边水杯,举起来道:“以水代酒,感谢生活中还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

    常景乐手边是饮料,举起来道:“只要你愿意,一辈子都是。”

    他不确定能否跟她当一辈子的朋友,但只要她需要,他一定会在她身边。

    ……

    谭凯他爸是株海市长谭闫泊的事儿,乔治笙并没有跟宋喜说,免得她又跟着着急上火,佟昊跟他说了,谭凯在夜城也敢有恃无恐,是仗着谭盛两家关系好,乔治笙听后心中毫无波澜,因为他的原则不会因为对方是任何人而有所改变。

    据说谭闫泊已经低调抵达夜城,谭凯也在抢救了十几个小时之后,堪堪保住了一条命,不过五十几个小时过去,迟迟未醒,医生判断,不排除成为植物人的风险。

    这一下谭闫泊彻底怒了,哪怕明知是谭凯先动了乔治笙的人,他也无法咽下这口窝囊气,但这里是夜城,不是他的势力范围,所以他毫不掩饰的向盛峥嵘大吐苦水,想让盛峥嵘出面收拾乔家。

    盛峥嵘现如今的确跟乔家交恶,但他又不是傻子,干嘛为谭家出头去得罪乔治笙?更何况事情捅开了,谭家并不占理,可话不能这样讲,毕竟谭闫泊是方耀宗的门生,现在职位也不低,盛家在株海的一些东西,也还要靠谭家帮忙。

    一时间很多人都陷入两难的境地,这种时刻就更加凸显了乔治笙的决绝和无所顾忌,他不是没有牵挂,也不是不计较得失,只不过这些东西在底线和原则面前,根本不值得考量。

    他就这样坦荡坦然的站在这里,对方有本事就来找他,这种近乎挑衅的报复,简直让对方恨得咬牙切齿。

    盛峥嵘当着谭闫泊的面儿,当然要说乔家做的过分,但对于如何解决,他并没有马上给予回复,谭闫泊悲愤交加,每日守在谭凯病床边,一腔怒火随时化成毒鳄将人撕咬分尸。

    盛浅予提着保温壶来探望,东西自然不是给昏迷不醒的谭凯吃,而是给谭闫泊,说是自己亲手做的,让他别太着急,家里人已经在想办法。

    谭闫泊哪里吃得下东西,火急火燎,但盛家给足了面子,他又不能跟盛家发火。

    盛浅予望着病床上的谭凯,微不可闻的叹气,似是很无意的说了句:“监控录像里的画面能说明什么?宋喜是自己主动进去的,谁也没看到谭凯做了什么,如今好好一个人就这么躺在这里,明明前些天我们还坐在一起吃饭,他说喜欢上一个女医生,女医生脾气很差,他好好追还被人打了一顿……我以为这事儿就算过了,谁想到宋喜这么狠,这是逼着乔治笙要谭凯的命。”

    此话一出,谭闫泊看向盛浅予,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发直,出声问:“你的意思是,那个女医生故意的?”

    盛浅予说:“我猜的,其实我从前跟乔治笙有些交情,他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但自从跟宋喜在一起之后,被她挑拨的乔家跟我们家关系也很差,不然总不会在夜城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