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760章 我怕连朋友都做不了

时间:2018-04-25作者:鱼不语

    ..一笙有喜

    顾东旭同样扭头看着韩春萌,这一刻两人眼底的愤怒和挑衅就像是一把见血封喉的利刃,对视四五秒的样子,顾东旭挣开戴安娜的手,转身往前走,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就走。

    戴安娜不可能去追顾东旭,身后还有个韩春萌呢,等到顾东旭走后,她迈步走到韩春萌面前,本以为韩春萌的脾气,顾东旭前脚一走,她后脚一定会哭,但韩春萌却意外的深呼吸之后,平静的说:“走了,回家。”

    戴安娜陪她一起坐在后座,整个回程的路上,韩春萌安静的不得了,一个字都没说。

    等到车子驶入地下车库,两人乘电梯上楼的时候,韩春萌说:“我今晚上你那儿蹭一宿。”

    戴安娜道:“不是我说你啊,车上还有代驾呢,你这么说东旭他妈,他面子挂不住也正常,再喝点儿酒,脾气控制不住,别往心里去,明天就好了。”

    韩春萌面无表情的说:“我没生气。”

    戴安娜斜了她一眼,韩春萌理智道:“那毕竟是他妈,谁这么说我妈,我也不乐意。”

    戴安娜道:“你知道就好。”

    韩春萌说:“我只是渐渐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了……”

    话音落下,她仰起头,想让浮上眼眶的眼泪倒空回去。

    戴安娜看着心疼,伸手揽着她的肩膀,轻声劝道:“别胡思乱想,喝多和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不要想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电梯直接来到戴安娜家,电梯门打开,两人站在门外换鞋,戴安娜打开门,出声道:“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叫你起来。”

    韩春萌往前走了两步,忽然道:“你说我俩是不是快要走到头了?”

    戴安娜道:“瞎说什么?”

    韩春萌鼻子一酸,努力忍着眼泪,蹙着眉头道:“我真的有种感觉,我俩走不长。”

    戴安娜说:“怎么走不长?你俩认识多少年了,这还不叫长,什么叫长?”

    韩春萌说:“以前当朋友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患得患失,每次看到他交新女朋友,我是很生气,但我心里又很清楚,他们一定长不了,果然,没一个长远的,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眼泪模糊了视线,声音也开始哽咽,但韩春萌却捏着拳头,没有放声大哭。

    戴安娜把她拉到客厅沙发处坐下,抽了纸巾帮她擦眼泪,轻蹙着眉头说:“你跟那些人能一样吗?你跟东旭从十几岁就认识,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他对你什么样,你心里有数,是,我也知道他妈是什么样的人,但她是东旭的妈,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只要你跟东旭好好的,你们两个感情没问题,其他的都不是事儿。”

    韩春萌眼皮一掀,眼底已经一片通红,她看着戴安娜道:“你不用安慰我,如果你是我,你受得了乔舒欣吗?”

    戴安娜一时语塞,她跟韩春萌是多年的好姐妹,劝慰是应该的,但让她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又不是好姐妹该做的事儿。

    半晌,戴安娜撇了下嘴,轻蹙着眉头道:“说实话我受不了,但如果我爱他,我会努力争取。”

    韩春萌垂下视线说:“我已经在努力改变了,但我达不到顾家选儿媳妇的标准,我爸妈不是大公司的董事长,我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我一面告诉自己努力再努力,一面又心疼我爸妈,凭什么因为我跟东旭谈恋爱,他们就要被乔舒欣看不起?过年我爸妈来夜城待了一阵儿,乔舒欣特别不高兴,我能猜到她心里想什么,一定觉得我占她儿子便宜也就算了,现在我们全家都要来一起占。”

    “我爸妈没明说,但背着我偷偷提前订票回了冬城,后来我妈总会旁敲侧击的问我,跟东旭在一起开不开心,他家里人对我怎么样,我能怎么说?时间久了,我都觉得我在占东旭的便宜。”

    戴安娜道:“你占他什么便宜了?你黄花大姑娘跟的他,平时家里什么事儿都是你做,他跟养大爷似的,能找到你是他的福气,他偷着乐去吧。”

    随后不解气又补了一句:“我要是男的,还有他什么事儿?落不到他手里。”

    韩春萌掉着眼泪,却很理智的说:“我最近常常在想,是不是我们认识太久,太习惯有彼此在身边,所以我们误以为这是爱情,但好的爱情不是该让彼此觉得幸福有未来吗,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之后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吵架,我不开心,他也不幸福,我也看不见我们的未来。”

    大家住楼上楼下,韩春萌又是个藏不住事儿的,跟顾东旭有个风吹草动,马上就会跟她说,她以为不过是正常情侣之间的小打小闹,却不料韩春萌说,她不开心,觉得很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越是好的朋友越不会贸然劝对方下决定,戴安娜也是沉默良久,随后轻声道:“我赞同你说的话,好的爱情可以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最起码要让人觉得开心,能看见未来,如果你们都觉得很累,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跟东旭认真聊过吗?”

    韩春萌说:“每次我觉得不开心,我们吵两句很快就和好了,我也以为没多大问题,但问题一直都摆在这里,只不过一时累了,不想较真儿,等到下次矛盾再激发,再吵,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我也不知道东旭还能忍多久,我只是觉得……”

    眉头一蹙,韩春萌因为提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眼眶发烫,声音哽咽,半晌后才道:“我不想吵到最后大家一点儿旧情都没有,想到对方只剩下那张丑陋的脸,我害怕十几年的交情,最后做不成情侣,做不成朋友,只能当陌生人。”

    从哽咽到抽泣,韩春萌终于忍不住失控大哭。

    戴安娜心里也难受,拿了纸巾递过去,却不知从何擦起,两人一聊天就忘了时间,直到手机响起,戴安娜一看,是田历打过来的,问她到家了没有。

    戴安娜说:“到了,我忘了发消息。”

    田历问:“这么晚还没休息?”

    戴安娜道:“陪朋友聊会儿天,马上就睡了。”

    田历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晚安。”

    戴安娜挂断电话,韩春萌说:“你去睡觉吧,我也去睡了。”

    戴安娜嘱咐了几句,等回到房里洗完澡躺在床上,已经凌晨三点半,她太阳穴突突直跳,却怎么都睡不着,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刷朋友圈儿,看到常景乐一小时前发了条动态,图片是一个人伸手捂住嘴巴,配字很长。

    我们都迁就嘴巴,我们都憋着真话,我们总让爱先发芽。

    我们会接受惩罚,有一个变成哑巴,越退让越不会表达。

    所有的安静都是人造的冷清,所有的杂音在安慰后平静,我不需要证明,我不需要声音。

    我就像一个哑巴一样,你翻译不了我的声响,怕腻烦过量,我举止要限量。

    你可以当我哑巴一样,你不会看见我的抵抗,请别怕我受伤,我自己会原唱。

    戴安娜本就睡不着觉,看到这段熟悉的话,彻底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先前她让常景乐唱《哑巴》,他唱的是另一版本,她以为他不懂才是正常的,可他这会儿发了这段她心目中的歌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