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598章 爱是见缝插针

时间:2018-03-04作者:鱼不语

    ,!

    师徒三人中午一起吃饭,随后又开车把江宗恒送回家,临走之前,江宗恒还严肃着脸开玩笑:“走吧走吧,都去谈恋爱。”

    凌岳不说话,宋喜皮着道:“都听您的。”

    两人一起下楼往小区外走,凌岳要去找乔艾雯,宋喜给乔治笙打了个电话,他叫她去海威。

    宋喜问:“你今天不是很忙吗?”

    乔治笙说:“你现在过来,我还有一小时的空挡。”

    宋喜忍不住扬起唇角,出声说:“等我,速速赶到。”

    说完,她又问:“你要什么吗?我给你带过来。”

    乔治笙低沉着声音,只说了两个字:“要你。”

    他并不肉麻,宋喜却浑身酥麻,美美的挂断电话,然后迅速赶往海威。

    楼上跟下面人打了招呼,宋喜刚到,前台已经微笑着点头,带她去乘专属电梯,宋喜一路来到顶层,电梯门一开,乔治笙一助亲自接她,把她送到办公室门口。

    宋喜进门的时候,乔治笙正在开语音会议,她放轻脚步,走到沙发处,茶几上摆了很多精致的小点心,乔治笙不是少女心的人,一看就是给她准备的。

    会议全英文交流,宋喜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乔治笙讲英语,她知道他英语很好,先前来这儿的时候,就见过他看全英的文件。

    最后乔治笙说:“今天就到这儿吧。”

    他挂断连线,宋喜坐在沙发上拍手:“特别好。”

    乔治笙说:“过来。”

    宋喜说:“你来,我还没吃够呢。”

    乔治笙说:“我有东西要看,拿过来吃。”

    没辙,宋喜只好端着糕点盘走向办公桌,乔治笙面前摆着好几份文件跟合同,就一把椅子,他坐着,她只好站在他身旁,乔治笙单手拉她,叫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宋喜是第一次在乔治笙办公室里坐他大腿,虽然这个动作在家中出现的很是频繁,但这儿毕竟是办公的地方,触目又都是低调的黑色,总给人一种正式甚至是禁欲的感觉,所以,宋喜心跳有点儿快,脸颊也有些发烫。

    乔治笙抱着她,垂目看着桌上文件,宋喜插了一块儿奶油,递到他唇边,乔治笙张开薄唇,含了进去。

    “好吃吗?”宋喜问。

    “嗯。”

    宋喜看着乔治笙,真应了那句,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她忽然有些花痴,看着看着就受不了了,凑上前,在他脸颊处亲了一口。

    她嘴上涂着樱桃色的唇蜜,亲之前忘记了,这会儿看见他脸颊处赫然多了一个粉红色的吻痕,宋喜勾起唇角,咯咯笑着。

    乔治笙一目十行的看着,拿起钢笔,利落的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放下钢笔,他终于眼皮一掀,抬眼看向宋喜,宋喜刚刚往嘴里送了一口奶油,唇瓣还没等合上,乔治笙忽然抬手扣着她的后脖颈,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张嘴含住。

    两人舌尖相碰,尽是香草奶油的味道,她口中是,他口中也是。

    宋喜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叉子,坐在乔治笙腿上,被他吻得浑身发软无力,不知何时,她不着痕迹的放下所有东西,伸手环着他的脖颈。

    前几天她‘亲戚’才走,让乔治笙憋了五天,他差点儿没疯了,所以这两日更是沾火就着,一触即发。

    宋喜被抵在他胸口和办公桌之间,有限的空间,却激发出无限的渴望,她心底想着,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办才好,总不能在这儿……忽然间,身体腾空,是乔治笙抱着她起身。

    他房间中一整面都是玻璃的,阳光兜头洒入,满室无一处角落可以隐藏,她好怕乔治笙抱着她去沙发,这样她是打死都不肯的。

    迈着长腿,乔治笙抱着她来到一面纯黑色只有装饰画的墙前,薄唇开启,他声音已经暗哑:“按一下狗链中间。”

    宋喜面前是一副油画,里面不知是英国的第几任国王,穿着一身狩猎装,拿着皮鞭,脚下趴着一只猎犬,猎犬通体黑色,戴着一根咖色的项圈,细一看,项圈中间的宝石,竟然是稍微凸起的。

    宋喜抬手按了下,面前的墙壁自动分开,乔治笙抱着她往里走,原来这里面还有一处隐藏的休息室。

    两人进来,身后的墙壁再次合上,宋喜被乔治笙压在大床上,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去脱她的打底裤,宋喜觉着他今天有些急,以为是迫不及待,或者晚一点儿有事情,在赶时间,结果乔治笙的唇滑到她耳边,低沉着道:“别把内裤弄湿了,没的换。”

    宋喜脑袋顿时轰的一声,像是放了烟花,刹那间的万紫千红,最后只剩下一片耀眼的白芒。

    休息室的窗户被厚重的黑丝绒窗帘挡住,暗无天日,宋喜被最大限度的撑开,明明已经用力抱紧他,可还是有种随时都会被甩出去的错觉,虽然这里没人能看见,可毕竟不是家,这种不安全感,让宋喜的心时刻提着,可也是这份不安全感,激发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像是大庭广众之下,偷偷摸摸的做了件坏事儿,危险,刺激。

    她忍着不肯喊出声,乔治笙将她逼急了,她也才很小的呜咽一声,呼吸沉重,他沉声道:“别怕,不会有人听见。”

    宋喜很是不好意思,总有种喊了就会被人发现的错觉。

    办公室外面,元宝来找乔治笙,助理看见他,笑着打招呼,出声提醒:“宋小姐在里面。”

    元宝面不改色的点头,走到办公室门口,破天荒的敲了敲门,门内没人应,元宝稍一迟疑,若不是他手头上有个东西要亲手交给乔治笙,他真不进去了。

    推开房门,他还没看到什么,已经出声提醒:“笙哥。”

    怪了,还没人应。

    元宝迈步往里走,拐过死角往右一看,办公桌处没人,沙发上也没人,不过宋喜的包放在沙发处,茶几上的点心有人吃过,他走到办公桌前,文件打开没合上,旁边还放着盘子和叉子。

    元宝几乎能一比一的还原之前乔治笙和宋喜坐在这里的场景,放下手头东西,他掉头往外走,都快走到门口,忽然从墙壁后面,传来一声不大的女人声音,元宝脚步只顿了一秒,赶紧一溜烟儿走出去,非礼勿听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