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395章 不行吗?

时间:2018-01-03作者:鱼不语

    宋喜总会恍惚,乔治笙对她是好的,可每当她再多想那么一丁点儿,他又马上用实际行动表明,她想多了。

    宋喜能怎么办?

    她只能牢牢地坚守在自己的位置,朋友,他们最多也只能止步于朋友了。

    所以万语千言,话到嘴边,宋喜也唯有一句:“谢谢。”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乔治笙开车载宋喜回老宅,路上宋喜特地指定要去商场,给任丽娜和乔艾雯都买了东西,要走的时候,两人经过一家专门卖家居饰品的店,一走一过,宋喜随意一瞥,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乔治笙也停下来,顺着她的视线往玻璃窗内看。

    宋喜指着墙上那只猫头鹰挂钟,勾起唇角问:“你要不要?我送你。”

    乔治笙看到猫头鹰,本能的目光一沉,紧接着低声回道:“你看谁家大过年送钟的?”

    送钟,送终,听起来的确不吉利,宋喜撇了下唇角:“那算了。”

    乔治笙没想到她都不再挣扎一下,就这么走了,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那只猫头鹰挂钟,跟着宋喜一起下楼。

    回到老宅,院子里面的几条大狼狗全都撒开着,看到乔治笙的身影,飞快跑来。

    宋喜还是有些怕,僵站在原地不动,乔治笙说了句:“坐。”

    几条大狗马上原地坐下,抬着头,眼巴巴的看着他。

    宋喜站在乔治笙身旁,几秒后,开口说了句:“你别让它们坐地上了,多凉屁股啊。”

    乔治笙本想怼她两句,可她偏偏一脸认真的样子,又让他觉得好笑。

    一气一笑,两者综合,乔治笙面不改色,再次开口:“回去。”

    几条大狗完全服从指令,刷刷刷的往后院跑。

    宋喜跟着乔治笙往主屋走,心里还在琢磨,要是发财能有这几个条子一半听话也就够了。

    乔治笙拉开房门,宋喜随后进去,屋内的暖气迎面扑来,让人想打寒颤。

    最先迎出来的不是保姆,也不是任丽娜,而是一串熟悉的铃声,宋喜抬眼一瞧,忍不住美眸微挑:“发财?”

    没错,跑过来的半大小狼狗,正是发财本尊。

    现在发财已经长到宋喜膝盖那么高,身上奶毛退了一半,耳朵也竖起来了,它跟小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除了脖子上的铃铛,那是宋喜对它的固执和坚持。

    发财跑到两人身边,一会儿蹭蹭乔治笙的腿,一会儿扒一扒宋喜的靴子。

    宋喜弯腰摸它,抬眼问乔治笙:“发财怎么在这儿?”

    乔治笙换了拖鞋,出声回道:“过节。”

    宋喜很开心,像是在陌生的环境遇到熟悉的人,心里总能多上一分安全感。

    许是听到声音,乔艾雯从客厅方向走来,边走边道:“我就说我哥和宋喜来了吧?狗耳朵比人耳朵好多了。”

    她这话是对任丽娜讲的,任丽娜站在客厅沙发边,看着玄关处,没走过来。

    乔艾雯笑着跟宋喜打招呼,宋喜将手中礼品袋递过去:“元旦快乐。”

    乔艾雯笑眯眯的说:“嗐,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

    宋喜很低的声音道:“我没带凌岳。”

    乔艾雯一听到凌岳俩字就激动,两人凑在一起低声窃语。

    待到宋喜换完鞋,跟乔艾雯一起往里走,看到任丽娜,宋喜还是换上恭敬笑容,出声说:“阿姨,元旦快乐。”

    任丽娜没有笑,也没有拉脸,只略一点头。

    乔艾雯接了她手中购物袋,拉着宋喜去沙发处坐,主动跟她聊天。

    任丽娜不看她,只一个劲儿的给乔治笙递水果,问他冷不冷,中午想吃什么,电视要换哪个台。

    她叨叨叨,影响乔艾雯跟宋喜聊凌岳,乔艾雯起身说:“走,去我房间。”

    宋喜下意识的看了眼乔治笙,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毕竟任丽娜还在。

    乔治笙像是有心理感应,抬起头,出声说:“去吧。”

    宋喜临走前跟任丽娜打招呼:“阿姨,那我先去了。”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任丽娜眉头轻蹙:“你有空多说说她,成天疯疯癫癫,听风就是雨。”

    乔治笙面色淡淡:“小雯又怎么了?”

    任丽娜道:“喜欢上协和心外一个男医生,还是宋喜的什么师兄,就为了沾亲带故,你看她现在,简直把宋喜当亲朋挚友了。”

    乔治笙还是那副表情,只口吻中带着几分不以为然:“宋喜又不是你口中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当朋友没什么不好的。”

    任丽娜闻言,看着乔治笙,眼带狐疑和打量:“今天带宋喜回来,是你的主意,还是小雯的主意?”

    乔治笙说:“有区别吗?”

    任丽娜蹙眉:“那丫头傻,才认识几天就跟人家打成一片。”

    乔治笙面无表情:“我要带她回来的。”

    任丽娜还准备再骂乔艾雯几句,闻言,一时哽住。

    五秒有余,任丽娜忽然沉下声音,不无紧张的问:“治笙,你该不会喜欢上宋喜了吧?”

    乔治笙垂着长长的睫毛,俊美面孔上波澜不惊,低头剥桔子,剥着剥着,他停下来,出声回道:“不行吗?”

    任丽娜闻言,直接慌了,从表动到动作皆是不知所措,半晌才问:“你认真的还是跟我赌气?“

    乔治笙抬眼回道:“小雯说你又在联系给我介绍女朋友,我说过,我跟宋喜还没离婚,哪怕我们不是真夫妻,但最起码是朋友,你不要做让大家都尴尬的事情。”

    任丽娜还是满眼急色:“你跟宋喜的婚约要三年,这才一年不到,还有两年,再两年你都二十九快三十了,难不成就为了友情,你连女朋友都不找了?”

    乔治笙说:“爸多大年纪才有的我?”

    任丽娜眉头陡然一蹙,鲜少的色厉内荏:“你是他唯一的儿子,又不是他唯一的孩子,他大女儿年纪都能做你妈了!”

    乔治笙目光也有些沉,半晌过后,他薄唇开启:“就因为这样,我才不想随便找个女人生孩子。”

    任丽娜这些年鲜少跟乔治笙聊到这些,一来早些年他年纪还小,二来他接管海威之后,明的暗的,一度忙到身体负荷不住,失眠也是这几年才越发严重。

    别开视线,任丽娜眼眶发红,很低的声音嘀咕:“走了个盛浅予,又来个宋喜,你是非要跟这些逼着你的打交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