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笙有喜 第286章 给他好好治治

时间:2017-11-21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多年来徘徊在失眠与浅眠之间,平日里很少有睡意,就算好不容易睡着了,也很容易被惊醒。前几日他没睡好,心情也跟着焦躁,今夜兴许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也或许是捋顺了宋喜的逆毛,心情舒畅,他靠在窗边翻书,没多久竟然隐隐觉着有些困意。

    放下书,他下床准备抽根烟睡觉,平日里也就在沙发处抽了,今晚鬼使神差的走到了窗户边,对着窗外吐烟。

    他这屋开着床头灯,灯光是暖黄色的,可是楼下草坪却映照出一片白光,稍微抬头往上看,果然是三楼亮着灯,宋喜的房间。

    这么晚了,她点灯熬油的干嘛呢?

    乔治笙一根烟抽完,又在窗边站了一会儿,楼上始终亮着大灯。

    他难得有困意,不敢拖太久,转身回到床边,关灯闭上眼。

    第二天早上,侧躺的乔治笙缓缓睁开眼,眼底不说完全清明,但也谈不上睡意朦胧,他是听到声音,从门口处传来的,又过了一两分钟,楼下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四十分整。

    掀开被子下床,乔治笙走到门口,无一例外的发现了门口处的东西,走近一看,是一张a4大小的纸,上面一行行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弯腰拾起的时候才发现,那不仅仅是一张,而是几张a4纸,左上角被粘在了一起。

    垂着视线往纸上看,治疗长期睡眠障碍的有效办法,分门别类,每一大类里面又仔细罗列出细项,细项里面又有具体的实施方案,乔治笙在茫茫字海中,第一眼就看到针刺,电针,拔罐,穴位埋线等刺目字眼。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他无语的,无语的是,他竟然看到食疗一类。别告诉他,她想帮他用食疗改善?别失眠没治好,回头再得了厌食症。

    乔治笙一边鄙视,一边又有些小心软,看得出来,她做了很多功课,三张半的a4纸,少说也要有万八千字,全是手写。

    他心底不知道第几次发出疑问,她不是心外科吗?

    宋喜的的确确是心外科,很多人都以为医生就会包治百病,每当这种时刻,宋喜都想反问一句,学语言的就一定会说全世界的语言吗?

    她这是一晚上没睡觉,通宵达旦整理出来的,身边的人都说她是天才,只不过没看到她在背地里付出多少努力罢了。

    不用走很远的路打车上班,宋喜已经特别开心,自己开车去了医院,车子往地下停车场开的时候,保安本要收费,结果认出她,开口打招呼,“宋医生,今天自己开车来上班?”

    宋喜笑着点头,保安问她怎么摇到的号,宋喜说她也等了很久。

    找了车位把车停好,宋喜在上楼途中接到乔治笙的电话,他开口问道:“你是故意整我吗?”

    宋喜稍微一顿,紧接着猜到他心中所想,平静的说:“治任何病无外乎药物和非药物治疗,你不喜欢喝中药,我个人也不建议你吃西药,所以只能选择非药物的物理治疗。”

    说完,她又本能补了句:“你别怕,针灸是针穴位,不会有多疼,相当于被蚊子叮了一下,至于拔罐和艾灸,也都是正常忍耐范围之内,女人都受得了…”

    宋喜原本还想加一句,更何况是个大男人,但是话到嘴边,她想到乔治笙喝药的样子……貌似他在这方面真的不行。

    眼球微转,她立马改口:“我会尽量下手轻一些,如果你受不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乔治笙声音不辨喜怒的问:“食疗吗?”

    宋喜认真回复:“你喜欢食疗?其实食疗是我个人比较建议的方式,病从口入,也要从口上治,而且吃东西不怕有疼痛感。”

    乔治笙语气很平的问:“谁来做?”

    宋喜想都不想,“当然是找人做。”

    她又不会做饭,更何况是药膳,不会吃死人,但会难吃死人。

    乔治笙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口吻,出声回道:“我的病是**,你还专门找个人给我做饭,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有病?”

    宋喜闻言,着实为难了一下,他那意思,是让她做?

    两人均是沉默,乔治笙故意不说话,等着宋喜说,大概过了五六秒的样子,宋喜有些迟疑,试探性的回道:“那我做的东西不好吃。”

    这回乔治笙口吻特别清晰,带着明显的不满,说道:“你不会学吗?”

    宋喜被怼了一下,不过今天态度十分良好,不到两秒就说:“知道了,我学。”

    乔治笙起初意外她的乖巧,不过马上就想到原因,为了宋元青,她什么头不能低?

    抓住了她的七寸,乔治笙继而道:“先试试食疗,等你做的东西什么时候可以吃,什么时候再拿给我。”

    宋喜现在还指望他呢,不敢跟他讨价还价,依旧老老实实的应下。

    等到乔治笙挂了电话,宋喜人已经在心外门口,想了想,她一转身,进了电梯直奔中医部。

    不给他吃中药,但入口的东西还是要有药膳,宋喜又去叨扰秦雪松,秦雪松听了她的来意,眼皮一掀,透过花镜打量着宋喜的脸,“你到底在给谁治病?”

    宋喜说:“一个朋友。”

    秦雪松说:“一个男朋友…”

    宋喜纠正,“男性朋友。”

    秦雪松说:“你来我这儿要方子,我说让你在这边煎药,你非要把药带走,这回又来要食谱方子……你跟你那位男性朋友,是不是住在一起?”

    宋喜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赶忙摇头否认,“没有,老师你别多想,我们就是朋友。”

    秦雪松说:“普通朋友会麻烦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往我这儿跑?”

    宋喜笑的已经有些心虚,硬着头皮回道:“也不是普通朋友……其实不普通。”

    秦雪松目光意味深长,低头在纸上写字,边写边道:“你那个大姑娘似的男朋友不想来医院,改天找个时间,我在外面给他看看,他要是实在害羞,你就给他拉个帘子,我可以悬丝把脉。”

    这话五分打趣五分真,说的宋喜莫名的红了脸。

    秦雪松合上钢笔,一抬手,递给她一张写满字的药膳方,“拿去哄男朋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