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30章 第三十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闻冬开车回到雅深音乐学院之后,  再次去了音乐之家。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去沈溪琴房的,也不是为了再发现什么,只是单纯找了一间空置的琴房,  想要弹一下之前唐初给他的那张琴谱——

    那张韩扬的手写琴谱。

    没有前情提要,  闻冬不知道这是以什么为主题所创作的曲调,  但无论主题是什么,  音乐本身都非常能体现一个人的内心。

    闻冬将琴房的门反锁,  没有抽出那张琴谱,  而是连着整个透明物证袋随手放置在了琴架上,修长手指搭上琴键,  动作熟练而优美,按下了第一个音。

    这段旋律并不长,  很显然不是一首完整的曲目,  只是一节片段。

    两分钟后,闻冬就将它完整弹了一遍,不由微微挑了下眉。

    不得不说韩扬在钢琴方面是非常有天赋的,  这段旋律整体难度不算很高,  但在不少细节方面的小技巧运用非常精妙,  使得整个片段弹起来完成度极高。

    不过闻冬惊讶的并不是这个,  他惊讶的是…

    西装口袋里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闻冬急忙抽出来看,  发现是盛夏打来的电话。

    划了接听,  闻冬眉眼柔和下来,  温声开口:“喂,  夏宝?”

    “冬冬哥哥…”盛夏温软却不难听出虚弱的嗓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出来,  “你…你在,  学校吗?”

    “对,  我在学校,”闻冬温柔应声,他看了眼屏幕右上角的时间,又关切道,“今天怎么没睡午觉?”

    “睡…睡了,”盛夏软声回答,“做梦,醒了,冬冬哥哥,你…你好着吗?”

    闻冬明白了,盛夏这大概是又梦到他了,并且还不是什么好梦。

    笑了一下,闻冬没有问盛夏梦到了什么,只是认真回答:“我好着,很安全,夏宝放心。”

    停顿一下,他又转口关心道:“做梦醒了有没有痉挛?护工叔叔在的吗?”

    盛夏大概是不愿让闻冬担心,却也不能说谎,因此安静了半晌,才避重就轻道:“痉挛…一下下,就好了,叔叔一直,在的。”

    闻冬知他心思,也不再多问,干脆将话题转开道:“给你弹段钢琴听好不好?”

    边说,闻冬就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了琴盖上,转而将韩扬手写的那段旋律又弹了一遍。

    最后一个音落下,闻冬才关掉免提,重新将手机举到耳边,笑问:“好听吗?”

    “好听,是好听的,”盛夏语气迟疑道,“但…但是,冬冬哥哥,这是,你自己,作的曲吗?听起来,不太开心,像是…像是,溺水的人,抱住了,唯一的,浮木,很大的,绝望,也很大的,希翼…”

    这句话太长,盛夏说得很吃力,到最后近乎只剩下气音,闻冬听见手机那头护工的声音,应该是又给盛夏戴上了鼻氧管。

    盛夏向来心思细腻,极其擅长从音乐亦或画作之中品出创作者的情感,这也是闻冬刚刚想要弹给他听的原因。

    果然,盛夏和他所想基本一致。

    令闻冬惊讶的是,韩扬创作出的旋律中所蕴含的情感,和他本人表现出来的阳光开朗性格反差很大。

    -

    同一时间,雅深市市局刑侦支队,审讯室内。

    一头及腰长发,眉目清秀的女生端坐在审讯桌前,姿态沉静而舒展,缓声开了口:“是我杀死沈溪的,没错,我原本也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好老师,但是他…他竟然和我弟弟是那种关系!”

    说到最后半句的时候,韩安原本沉静的语调陡然变得高昂起来。

    “那种关系?”坐在她对面的季凛神情不变,嗓音是他一贯的温沉,“韩安,还请你直接回答一下,那种关系具体是指什么关系?你知道的,你情我愿的同性-恋情和单方面的强迫关系,这二者之间差别很大。”

    “那又怎么样?”韩安抬眸直直回视季凛的眼睛,语气尖锐道,“就算不是强迫,那也是沈溪先勾引我弟弟的!我弟弟他…他以前最厌恶同性-恋!他变成现在这样,还不都是沈溪的错?!”

    “我的天,”单侧玻璃外监听的唐初忍不住咂嘴感叹,“这究竟是什么奇葩想法?怎么了沈溪是魅魔吗?韩扬自己没那想法,还能被沈溪催眠了不成?”

    审讯室内,季凛就像完全听不到唐初的吐槽,他眉梢微微一挑,忽然问道:“是吗?难道不是韩扬先主动接近沈溪的吗?”

    这个问题一出,审讯室内的韩安和单侧玻璃外的唐初都是一愣。

    唐初认真回忆他们已知的信息,确实不包括季凛刚刚提到的这一点,但韩安表情却蓦然变了。

    极其短暂的一瞬间,韩安脸上露出被正戳心底一般的慌乱,她下意识垂下了头,避开了季凛的目光。

    不过仅仅是一瞬之后,她就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立刻又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再抬起头,看向季凛的时候就恢复了先前的理直气壮,一字一顿道:“怎么可能?我说了,我弟弟他以前非常厌恶同性-恋!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就是在污蔑他!”

    对比韩安的过度激动,季凛依然淡定自若,他甚至还微微勾了下唇角,温声道:“不好意思,不要激动,我只是觉得韩扬并不属于轻易能够被蛊惑诱导的性格,从而做出了刚刚的猜测,所以也就是说,你杀害沈溪,是因为觉得他将韩扬带上了一条歧途,是吗?”

    不知是对韩扬的变向夸赞取悦到了韩安,还是“歧途”两个字很合韩安心意,韩安情绪肉眼可见地平复下来,她点了点头,淡声回答:“是的。”

    像是就这样相信了韩安的动机,季凛微微颔首,继而道:“好的,那接下来我们来聊一聊,你为什么要选择在4月14日这天,杀掉沈溪?”

    -

    闻冬还在练琴。

    准确来说,是练韩扬手写的那一小段旋律。

    不知前情,但理论上来说,韩扬作为沈溪名下的学生,应该没少以作业或者练习或者小测的方式,向沈溪提交过自己创作的旋律片段,但沈溪只留下了这一张琴谱。

    毫无疑问,这段旋律对沈溪和韩扬而言,应该都是具有某种特殊意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