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季凛没有立刻做出回答,他的目光依然直直定格在闻冬身上,准确来说,是定格在闻冬挂着锁环,且还在滴血的耳垂上。

    右手再次覆上了左手手腕上缠绕着的金属锁链,一下下摩挲。

    然而,这一次,这个动作好似已经不足够将季凛心中的疯兽牢牢束缚——

    片刻之后,季凛倏然阖了下眸,忽然开口:“抱歉,小闻老师,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是否可以,换你来开车?”

    他嗓音依然温沉,语气却不难听出一种暗含的克制。

    闻冬微微一愣,一时之间没有明白季凛这个突如其来的请求。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迟疑问道:“坐我的车?”

    “开我的可以吗?”季凛温声询问,又沉吟道,“你的车…你的车,我给你叫代驾,直接让代驾开回你的住处,你看可以吗?”

    “行,”闻冬干脆应道,“我等下自己叫代驾就好。”

    难得没在这种问题上继续同闻冬你来我往的客气,明确等到了闻冬的同意,季凛就收回视线,伸手打开了驾驶位的车门,长腿跨出去,下车,快步绕到了闻冬这一侧。

    从外替闻冬拉开了车门,季凛又抬起一只手,手背贴上门框上缘,以免闻冬下车时候会不小心磕碰到头。

    闻冬道了声谢,下车时无意间抬眸的瞬间,他忽然注意到,季凛的手指好像在轻微发颤。

    不过还不等他再细看,季凛就已经自然将手收了回去。

    闻冬只好暂时敛了目光,绕去驾驶位,和季凛调换了位置。

    两人重新坐好,闻冬忍不住偏头,又看了身侧的季凛一眼。

    这才发现,季凛已经将脖颈上那条锋利锁链又再次取了下来,覆在自己另一只没有缠绕锁链的手腕上。

    锁链上还残留些许闻冬的血迹,正好贴合于季凛突出而凌厉的腕骨之上。

    像是白瓷之上的一抹鲜红,醒目至极,仿若一尊极其别致的艺术品。

    季凛垂眸凝视腕骨上那抹鲜红,片刻后,忽然低声开口:“小闻先生,你知道吗?上次我是骗你的。”

    闻冬微微一愣,一时间没回忆起季凛口中的“上次”,指的是哪一次。

    不过不等他再继续回忆,季凛就缓声给出了答案:“我是说,上次你的手指被花瓶碎片划破,在我的车里流出鲜血的那次,我当时说你的香水后调很好闻,是骗你的,其实我是想说,小闻先生,你血的味道,很好闻。”

    没想到季凛会忽然坦白,闻冬微怔一瞬,蓦然笑了,他轻声反问道:“如果我说,其实我当时就猜到了,季先生信不信?”

    季凛微顿一瞬,忽然侧眸看了过来,他唇角缓缓向上挑起,像是回答闻冬的话,又好似只是自言自语:“信,怎么会不信?毕竟,小闻先生,与我是同类…”

    他尾音的喃喃很轻,近乎耳语,之后不等闻冬再做出回应,季凛就忽然抬起了那只手腕,递至唇边,舌尖微探,舔舐掉了腕骨上那抹鲜红。

    微微阖眸,好似品味,季凛低声呢喃:“果然,小闻先生,不止是很好闻,还很美味…”

    他唇角沾染了一丝血迹,与原本偏浅淡的唇色对比鲜明,让他此时的模样,显出两分好似吸血鬼一般的鬼魅。

    注视着季凛的动作与神态,听着他讲出的一句句近乎病态的话语,闻冬好像忽然就明白了,刚刚季凛为什么要同他换位置,要他来开车。

    因为闻冬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此刻胸腔中的心脏跳动异常活跃,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疯狂涌上大脑,手脚是冰冷的,大脑却沸腾得几近爆炸。

    这样的状态,确实很难开车。

    闻冬的目光根本无法从这样的季凛身上移开。

    可季凛已经放下手,又一次开始替自己一圈又一圈,缠绕锁链了。

    这一次,闻冬确认了,他之前并没有看错,季凛的手指是真的在不受控制般颤抖。

    那大概是源于心理上极致的兴奋,所自然投射于躯体的一种反应。

    感知到他的目光,季凛没有抬头,只是微勾了勾唇角,语气依然是温和至极的,说出口的话却愈发病态:“小闻先生,你一直这样看我的话,我是真的很难做到把自己锁好,如果锁不好,大概会影响到你的开车安全…虽然我并不介意,这一秒就同小闻先生共死,但我想小闻先生应该是不想死的,至少现在还不想,毕竟,沈溪的案子还没破,你说对吗?”

    直至听见季凛最后一句话,闻冬才感觉到自己终于找回了两分清醒意志,他闭了闭眼,又做了个深呼吸,心跳渐渐趋于平静,血液也慢慢回流至四肢。

    片刻后,闻冬便又恢复了与往常无异的状态,他从手边储物格中抽出一张餐巾纸,擦拭掉了耳垂上的血迹,便发动车子打开导航,向市局开去。

    雅深音乐学院到市局并不算远,开车大约只需要二十分钟。

    这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车内充斥的只有导航的机械女声。

    闻冬专注开车,季凛则专注于——缠绕锁链…

    他好像从未缠绕得这么慢过,又缠绕得这么紧,就像是心中无形的疯兽过于凶猛,需要用很大的力量,才能够堪堪与它对峙,将它束缚。

    不过,等车子在市局门口停下时,季凛确实又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然模样,他风衣衣袖遮掩住了两边如镣铐一样的锁链,只余颈侧还有一抹淡红血迹,像在昭示所发生过的疯狂。

    下车,两人并肩进入市局大楼,乘电梯直达刑侦支队的楼层,同正围在一起吃晚饭的小警察们简单打了招呼,季凛径直将闻冬带去了他的个人办公室。

    坐在季凛办公室内的单人沙发上,眼见季凛反锁上了门,闻冬才回过神来,眉梢微挑,疑惑道:“我们不去找唐警官吗?”

    “稍等一下,”季凛一边温声回应,一边走到办公桌前,从下方储物柜中取出了一包消毒湿巾和一盒酒精棉片,“你的耳垂,需要处理一下,当心发炎。”

    闻冬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当时是真的疯念上头,根本就没考虑过这种问题。

    季凛抽出一张消毒湿巾,慢条斯理将自己的一根根修长手指都一一擦净,随后,才打开了酒精棉片,从中抽取中两片,走到了闻冬身边。

    他站在闻冬面前,俯下身来,一只手将闻冬耳垂上的金属锁环取了下来,动作轻而缓,像是百般珍重,之后,用其中一张酒精棉片,认真将锁环后的尖勾反复擦拭了两遍,又单手拇指与食指捏着另一张干净的酒精棉片,覆上了闻冬的耳垂。

    明明酒精棉片是冰凉的,但大概是因为它太薄了,薄到根本阻挡不住,季凛指腹上的温度传递至闻冬的耳垂。

    闻冬的耳朵,其实很敏感。

    季凛指腹覆上来的瞬间,闻冬就本能反应般耳尖微颤,只不过掩在了发丝下,才没有被季凛发现。

    冰凉与温热共存的奇妙触感,瞬间在闻冬耳垂上绽开一股酥麻感,这股酥麻感又好似电流,即刻便直通心底。

    轻缓擦拭好,季凛轻摇了摇手中锁环,征求意见般低声询问:“小闻先生,这个,还要不要戴上去?”

    闻冬极其难以忍受这种被掌控的感觉,于是到嘴边的一句“当然要戴”又被他生生吞下,一顿之后,闻冬仰起头,直直望进季凛的眼睛,挑起一边眉梢,轻笑反问道:“季先生,你希望我戴上去吗?”

    对视两秒,季凛认输般轻叹一声,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用行动做出了回应——

    他动作愈发认真而珍重,将擦拭干净的金属锁环,重新戴上了闻冬的耳垂,像是为闻冬打下了一处标记。

    尖勾在耳垂后方巧妙旋成一个弯,避免了锁环掉落的风险。

    刚刚戴好,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唐初的大嗓门传进来:“季老师,听说你跟小闻先生都回来了?那怎么不来找我?”

    季凛直起身,走过去开了门,和唐初打了声招呼,又语气自然道:“我们正准备去找你。”

    唐初刚刚张口,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他一脸不解道:“不是,你这门是不是刚反锁了?就你们两个在里面,你反锁门干什么…”

    季凛面色如常,淡淡答了句“顺便”,正要转移话题,可唐初视线落在他的颈侧,注意力又立刻被引走了,他震惊道:“我说季老师,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出去一趟再回来,就又多出来一处血迹!”

    早上是小臂,现在又成了颈侧。

    唐初是真的非常不理解。

    迟疑一秒,唐初恍然大悟般一拍手,自以为自己看破了真相,大声道:“我知道了!你早上说的,逗猫,你特意把血抹这,还是为了逗那只猫对不对!”

    季凛唇角挑了起来,他偏头看了眼坐在单人沙发里装透明人的闻冬,抬手轻轻触上自己颈侧闻冬留给他的那道血痕,意味深长般缓声道:“不是,这不是我的血,是那只猫的。”

    闻猫:“?”你再给我说一遍?

    季凛深谙人与人之间相处见好就收的道理,因此不等唐初再提出任何疑问,他就语气沉缓提起了正事:“小闻先生今天过来,不止是为了签加入计划的协议,他说在学校有了发现。”

    一提起案子,唐初立刻把什么猫不猫的都抛在了脑后,正色问道:“什么发现?快说说看!”

    闻冬从沙发上站起来,简明回答道:“一个女生。”

    唐初呐呐道:“女生?”

    季凛也偏头看向他,等他下文。

    “对,”闻冬条理清晰,简单解释道,“我今天上午去了一趟音乐之家,没有进沈溪的琴房,我是在楼梯间口,看到了沈溪琴房门口警戒线外,站着一个女生,当时她是正对沈溪的琴房站着的,我不知道她在那里已经站了多久,不过从我看到她开始,大概只过了半分钟,她就又转身向前走,进了钱书的办公室。”

    闻冬对于今天又上午下午分别出现了两次的特殊能力,已经不感到太过意外,他暂时也没空去思考这种突然的改变,只是明确知道,闻到那个女生身上的情绪,和陆梦婷的释然情绪是一种味道这种理由,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因此,想要让季凛,唐初,以及警队其他人重视这个女生,就得给出一个听起来有逻辑可言的理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