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雅深市市局刑侦支队内。

    因为季凛的猜测, 陆梦婷最终还是没有被带进审讯室,而是坐进了问询室——

    以协助调查,及潜在受害者的身份。

    不过, 这一次, 负责问询的人,不再是队内的小警察,而是只有季凛一个人。

    原因无他,只因经历了之前那场“跳楼”事件, 陆梦婷对季凛的信任度暴增, 但对其余男性警察们, 包括唐初,依然还是怀有警惕的。

    因此, 只好让季凛亲自上阵, 唐初则在玻璃外,戴着耳麦旁听。

    问询室内,不等季凛开始问,陆梦婷倒是先开了口, 她抿了抿唇,轻声问:“你真的相信我吗?我说的话,你都会相信吗?”

    “当然了, ”季凛唇角勾起温和弧度,好似毫不犹豫般,温声反问道, “如果不相信你, 我们又怎么会让你坐在这里?”

    这句话无疑给了陆梦婷极大的勇气, 她又盯着季凛看了两秒钟, 之后, 做了个深呼吸,又攥了攥拳,才终于像是下定决心般,小声开口道:“我…我在牛仔裤口袋里,发现了这个…”

    边说,她一只手边伸进了牛仔裤口袋,从中摸出了一张,叠成信封模样的纸。

    目光触及的那一瞬,季凛眸色微动。

    因为他的风衣口袋里,也同样有一张,被叠成了信封的纸——

    那是他的小闻画家,赠与他的礼物。

    季凛缝过针的那条手臂,下意识般动了一下,修长手指覆上了另一边手腕,在锁链上轻轻摩挲。

    片刻后,季凛才停下动作,转而抬手,从桌上拿起了陆梦婷刚刚放上来的那个纸折信封,却并没有直接打开,而是抬眼看向陆梦婷,极其礼貌地征求她的同意:“不好意思,冒昧问下,我可以打开看吗?”

    像是没想到季凛会这么问,陆梦婷怔了一瞬,才点头道:“当然,本来就是要给你看的…因为这个,不是我写的…”

    得到了陆梦婷的准许,季凛才将手里信封纸慢慢展开,平铺在了问询室的桌上。

    然而,看清纸上内容的刹那,季凛的瞳孔,就骤然一缩。

    这张纸,竟然是一封“遗书”。

    一封以陆梦婷口吻,写出的遗书。

    开篇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异常直白的认罪——

    是我杀死了沈老师。

    显然,陆梦婷自己早已看过了这上面的内容,她急切道:“这真的不是我写的!真的不是我!你们相信我,我…我是真的对不起沈老师,但是我,但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季凛略微偏头,隔着玻璃与唐初对视了一眼。

    多年搭档,唐初瞬间明悟了季凛的意思,季凛是在通过眼神告诉唐初——

    他之前所做的猜测,正在逐渐得到落实。

    季凛将视线重新转回陆梦婷身上,他神色如常,温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张纸的?”

    他虽没有直接说“相信”,但这个问题,就像是默认了,陆梦婷确实只是一个“发现者”,而并不是这封所谓遗书的主人。

    陆梦婷明显被安抚到了,她缓了缓情绪,认真回答道:“就是在我下来之后…被你们救下来之后,我当时,当时在哭,想摸口袋找个餐巾纸,结果就摸到了这个…”

    季凛微微颔首,又忽然问道:“那你有没有发现,口袋里还少了什么东西?”

    陆梦婷茫然反问:“少了什么?”

    季凛垂眸注视着陆梦婷,短暂的一瞬后,他没有回答,而是忽然转口问:“要不要做个小游戏?”

    陆梦婷这下更茫然了,不明白好端端的问询,为什么又突然做起了游戏,她呐呐问:“什么…游戏?”

    季凛又朝玻璃外看了一眼,唐初接收到视线,立刻让阮甜把之前应季凛要求,准备好的东西送了进去。

    那是一个迷你收纳袋。

    季凛接过,礼貌道了声谢,才从收纳袋中取出物品,一一陈列在陆梦婷眼前——

    那是五个不同款式的挂坠。

    其中四个挂坠,都是让阮甜在陆梦婷学校附近的礼品店买的,就是时下流行的款式——

    一个毛绒小企鹅,一个亚克力奶茶杯,一个金属暴力熊,还有一个极简音符。

    而剩余的那个,则是之前从陆梦婷口袋中掉出来,被唐初捡起来的,面具挂坠。

    季凛特意将这个面具挂坠,放在了最中间,陆梦婷能够直视的地方,以方便观察她的反应。

    “好了,”季凛认真注视着陆梦婷,语气依然是极尽温和的,“其实也不算小游戏,就是让你,从这五个挂坠中,选出一个最喜欢的。”

    因为季凛的刻意摆放,也因为这个面具挂坠最不同寻常,因此陆梦婷的目光,最初确实是被它吸引了。

    但是,她的目光在上面,只停留了非常短暂的一瞬,便移开了,她还下意识撇了撇嘴,小声发表意见:“这个好丑…”

    之后,陆梦婷便没再看这个面具挂坠一眼,在其余四个中做起了选择。

    她最先排除掉了暴力熊,又排除掉了奶茶杯,最后在毛绒小企鹅和极简音符间犹豫不决,忍不住抬头问季凛:“只能选一个是吗?”

    季凛笑了一下,故意点头道:“是的,只能选一个。”

    陆梦婷脸上为难神色愈发明显,又犹豫两秒,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非常符合自己音乐生身份的那一个,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极简音符,给出自己的答案:“只能选一个的话,就选这个。”

    季凛神色不变,一一将其余四个挂坠重新收回收纳袋里,才把极简音符的那个,推到了陆梦婷手边,淡声道:“送你了,就当作是,你愿意配合我们的小礼物。”

    从陆梦婷挑选挂坠的过程来看,季凛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也就是说,以季凛的判断,陆梦婷是真的不认识这个面具挂坠,她甚至不知道,这个挂坠,曾经在她的口袋里存在过。

    再进一步来讲,这个面具挂坠,和这封所谓遗书,应该都是有人趁陆梦婷不注意,放进她口袋里的。

    而那个躲在暗处的人,也许就是,杀害沈溪的真正凶手。

    陆梦婷没想到会忽然收到小礼物,她怔了一下,可还不等她说出什么拒绝的客气话,季凛就将一张白纸和一支笔,推到了她面前,又温声开口:“劳驾在上面签个名。”

    陆梦婷不知这又是什么意思,一头雾水,只好乖乖照做,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刚刚停笔,就听季凛又不紧不慢道:“我接下来提出的要求,可能对你而言,不是很好接受,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尽可能配合我们,毕竟,你也一定很想知道,究竟是谁杀害了沈溪,又是谁,在你口袋里放下这封所谓遗书的,对不对?”

    陆梦婷点了点头,认真道:“什么要求?我都会配合的。”

    得了这句保证,季凛才用自己的签字笔,轻轻点了点陆梦婷面前的纸,低声道:“再在这张纸上写一句话,就写——是我杀死了沈老师。”

    果然,听到季凛的要求,陆梦婷神情就变了,她忍不住问:“为什么要写这句话?你们…你们还是不相信我,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季凛摇了下头,他的嗓音永远温沉,语气也永远淡然,轻易就能安抚到听话的人,“让你写这句话,不是因为不相信你,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们相信你,相信你是被人陷害的,才会要你这么做。毕竟…”

    略一停顿,季凛手中签字笔转了个圈,继续道:“毕竟,你知道的,警方破案,不能只靠主观的“相信”,而是要靠客观的证据,只有用你的笔迹,和你交给我们的,这封遗书上的笔迹,做专业比对,才能真正证明,那并不是你写的,这样,你能理解了吗?”

    听了季凛的认真解释,陆梦婷情绪平缓多了,她点了点头,低头握笔写了一个字,但又顿住了,犹豫一瞬,她还是没忍住,求救般问道:“我理解了,但…一定要是这句话吗?换一句话,不行吗…”

    “不行,”这次季凛回答得很干脆,语气依然温和,却又隐约带出两分不容置喙的味道,“我知道,让你写下这句话,对你而言,确实很残忍,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确实是最具有代表性的。”

    因为笔迹本身,同样能够泄露一个人的情绪。

    陆梦婷不再多问,她强忍心中情绪,还是一笔一画,将“是我杀死了沈老师”,这句话写了下来。

    放下笔,陆梦婷飞快眨了下眼睛,敛去了眼底泛起的水汽。

    唐初开门走进来,伸手从桌上拿起陆梦婷刚刚写字的纸,还有陆梦婷提供的那封“遗书”,怕又刺激到她,唐初抽了纸就退回门边,扬声道:“我让小阮送去找笔迹鉴定专家做分析,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边说,他就已经退出去,并顺带重新关好了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