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17章 第十七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季凛话音落下,电梯正好到达一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唐初率先走了出去。

    闻冬抬步,走出电梯间的瞬间,他忽然偏头看向季凛,唇角绽放出一个堪称昳丽的笑,语气却依然是淡定自若的:“好,应季先生所需,等沈溪这案子结束,就试试看。”

    唐初正转身招呼二人,可还没来及开口,就听见了闻冬这么句好像没头没尾的话。

    唐初愣了愣,下意识追问了一句:“等案子结束了怎么样,试什么?”

    “没什么,”季凛侧头看向唐初,语气温和而自然,“只是刚刚在同小闻老师商量,等案子结束,是否能让他给我画幅画。”

    唐初“哦”了一声,没听出任何不对。

    闻冬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他扬手指了下停在市局门口的宝蓝色giulia, 温声对唐初道:“唐警官,我自己开车过去就好,我们在学校正门门口碰头。”

    唐初急忙点头,“好的好的,没问题!”

    闻冬又将目光转向了季凛,注视两秒,他笑了一下,随后不紧不慢,抛出八个字:“到时记得,锁链自带。”

    尾音落,闻冬已经收回视线,大步走向了自己的车。

    留给季凛一个背影,看起来潇洒自如。

    “锁链?”唐初呐呐重复了一遍,迷茫道,“什么锁链?”

    季凛没有立刻回答,他视线依然落在闻冬的背影上,忽然抬手,轻轻捏了一下喉结。

    直到看着闻冬坐进车里,季凛才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唐初,语气自然道:“没什么,就是到时画画要用到的一个美术道具。”

    话落,没再给唐初追问的机会,季凛轻巧转开话题:“唐副队,开我的车还是你的?”

    “我的我的,”唐初立刻把什么锁链拋到了脑后,挥了挥手,招呼季凛跟他走,玩笑道,“如果让阮甜那丫头看见劳动他偶像给我当司机,她又得跟我唧唧歪歪了。”

    季凛笑了一下,没同唐初客气,拉开了唐副支队长的副驾门。

    唐初性格本就跳脱,开着车嘴也不闲着。

    他同季凛先是聊了两句案子,聊着聊着,话题就又转回到了闻冬身上。

    红灯,唐初“嘶”了一声,忽然转头看了季凛一眼,迟疑道:“季老师,你说那小闻先生,是不是…是不是看上你了?”

    季凛自然垂放在身上的手指微微一动,他不答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唐直男慢了半拍的雷达迟迟起了感应,他一拍方向盘,毫不犹豫道:“他专程跑我们局里一趟,就为了给你还个外套?我不相信,借口,这绝对是借口!他肯定就是想借还外套的由头来见你!”

    季凛唇角勾了一下,若有所思般问:“你真这么觉得?”

    “当然了,”唐初答得不假思索,又疑惑道,“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

    “不,”季凛干脆回了一个字,随后,他侧头看向窗外,看路边行道树的虚影一掠而过,意味深长道,“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他还外套确实是借口,只是,真正目的并不是见我,毕竟,如果只是单纯想见我的话,他完全可以约我出去,为什么偏要直接找来市局?”

    唐初对季凛这种语气太熟悉了。

    因为每次季凛分析案情,或者分析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语气。

    温和的,循循善诱的,引人深思的。

    可现在,他们在聊的是闻冬…

    唐初隐约感觉到了一瞬怪异,但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让他自然顺着季凛的话思考了下去。

    片刻后,车子到达雅深音乐学院正门外,闻冬的蓝色giulia已经等在那处了,唐初一脚刹车,脑袋里灵光乍现,悟了:“我靠!季老师,你的意思是…小闻先生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打探案子?”

    季凛不置可否,只是在下车关车门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他比你所以为的,还要高明得多。”

    唐初微愣,没来及再深思季凛的话,闻冬已经下车朝他们走来。

    “抱歉,”季凛看向闻冬,语气礼貌而歉然,“小闻老师,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闻冬也回得很是客气,“我也刚到不久。”

    唐初向学校的门卫出示了证件,三人一同进入了雅深音乐学院的校园内。

    快到午饭时间,门口学生进进出出,很是热闹。

    他们三个人本就都身高腿长,又帅得各有千秋,走在校园里回头率奇高,小姑娘们含羞带怯的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不过闻冬和季凛都像是毫无所觉般,神色自若。

    唐初忙着给阮甜打电话:“我们到了,你在哪儿?陆梦婷跟你在一起吗?”

    “我在…”阮甜声音从手机听筒中传出来,“我在操场,北操场,正门进来右拐直走到底就行,她跟我在一起。”

    “行,”唐初简洁应道,“等着,两分钟。”

    此时的操场上人并不多,正直中午,阳光太烈,该去吃饭的都去吃饭了,没什么人会顶着烈日运动。

    阮甜和陆梦婷坐在操场边难得的背阴处。

    陆梦婷确实生得很好看,一头黑长直,柔顺垂到了腰际,五官秀丽,很有古典韵味,身形纤细而挺拔,穿最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也依然显得出众。

    只不过,正如阮甜所说,她的脸色很不好看,有种大病初愈般的苍白,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很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