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13章 第十三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闻冬是自己醒来的,因为充斥在鼻尖的草木香气,愈来愈浓。

    浓到甚至入了梦中。

    大概是因为先前看了那个面具挂坠的照片,闻冬睡着后不久,竟就又续上了之前那场噩梦。

    梦里,他没有方向,不知疲倦般一路逃跑,却怎么逃也逃不出汹涌的面具潮流,那一张张戴着面具的脸,扭曲变形成光怪陆离的画面,有如实质的恶臭味道,更是让闻冬频频作呕…

    但忽然之间,就在闻冬感觉自己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坚持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忽然在汹涌堆积的面具脸间,寻到了一处狭窄的空隙。

    那空隙看起来很窄,却明亮异常,透出来的一缕光,亮到甚至盖过了周遭所有的混乱无序。

    梦里的闻冬略微一怔,之后便不再犹豫,如本能一般,向那道发着光的缝隙狂奔而去。

    进入缝隙的刹那,周遭所有诡谲画面,竟都在瞬间消失不见了,鼻尖极度难闻的气息也骤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干净而温柔的草木香。

    梦里的闻冬脚步渐渐缓了下来,慢慢向前走。

    走得越远,眼前的视野竟然就越开阔,鼻尖的草木气息也就越浓郁。

    他就像深深着了魔般,脚步不停,一直向前走去。

    等回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郁郁葱葱,云雾缭绕的山林间。

    空灵而悠远。

    隐约间,他听到其中某棵大树后面,有人在讲话。

    只能听见人声,却听不清内容。

    梦中闻冬不自觉向那边走去,想要一探究竟。

    闻冬的意识在将醒未醒的边缘,半梦半醒间,他以为自己走近了,会看到季凛,毕竟这浓郁的草木气息,就像独属于季凛的标志。

    但出乎意料的,等闻冬走近了,竟发现大树后边站着的,并不是季凛。

    而是一个大男孩,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身形有种介于未成年的单薄,与成年人的健硕之间的美感。

    但闻冬看不到他的脸。

    因为他竟然也戴着一副面具,是只麋鹿的模样。

    闻冬就是在这一刻,骤然醒过来的。

    罕见地茫然了两秒,闻冬的大脑才重新开始运转起来,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在季凛的车里。

    他深吸了口气,确认了此时此刻,充斥在鼻尖的草木香并不是在做梦。

    闻冬将手里握着的手机按亮,看了眼时间。

    果然,已经零点过了。

    新的一天,他的奇怪能力又突然出现了。

    闻冬坐直了,侧头看向驾驶位上的季凛。

    季凛正低头看手机,像是并没有发现他已经醒了。

    闻冬掩唇,轻声咳嗽了一声,以作提醒。

    听见声音,季凛偏过头来,眉梢微挑,露出一个略显惊讶的神情,“醒了?”

    闻冬点了点头,歉然道:“抱歉,竟然睡熟了,其实…你可以叫醒我的。”

    按照现在的时间估计,季凛的车停在这里,已经至少过去半小时了。

    “没关系,”季凛唇角就又挑起了温和弧度,“我晚上本来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了,看小闻先生睡得很好,着实不忍扰你好梦。”

    提到“梦”这个字眼,闻冬就又回忆起了刚刚的梦境,他有一瞬冲动,想要问一问季凛,关于面具,他是不是还知道什么,又知道多少。

    因为那桩旧案,是在十三年前告破的,而季凛看起来大概还不到三十岁,这么说来的话,那桩大案告破的时候,季凛应该还没成年才对,无论怎么说,他肯定都是没有参与进这案子的破获工作的。

    可闻冬感觉得出来,季凛对于那个面具挂坠的在意程度,似乎并不比自己低多少。

    这着实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过还没等闻冬犹豫好要不要开口,又怎么开口才合适,他的注意力就忽然被引去了别处——

    闻冬看见,季凛的右手手腕上,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一条紧紧缠绕的银色金属锁链。

    季凛的衬衣永远穿得一丝不苟,袖口的纽扣自然也一直是扣好的,因此,这条锁链几近缠绕到了他的掌根处,严丝合缝。

    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禁忌般的性-感。

    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落点,季凛唇角弧度不变,开口解释道:“刚刚闲来无聊,随手从储物格里翻出来的,就随便缠了缠,打发时间。”

    他的语气无比自然,就仿佛是在说闲来无聊,看了本书打发时间一样。

    闻冬有一瞬隐约觉得哪里古怪,但萦绕在鼻尖的草木气息没有任何变化,加之季凛缠着锁链的手,此时此刻,就这样直观冲击在闻冬眼前,让闻冬不禁将那一瞬的古怪抛之脑后,真心实意道:“很好看。”

    像尊完美艺术品。

    不过这后半句,闻冬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

    “是吗?”季凛垂眸注视着闻冬,眼底掠过一瞬极幽微的光,他嗓音沉缓,仿若蛊惑,“那小闻先生,要不要也试试看?”

    闻冬一怔,下意识抬眸看了季凛一眼。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惊讶,季凛笑了一下,缠着那只锁链的手微动,转口道:“吓到你了?我开玩笑的…”

    可他最后一个字音还未落定,闻冬就忽然伸出了左手。

    闻冬的右手探过来,将左边的衣袖向上拽了拽,露出一截莹白纤细的手腕,腕骨突出而显得瘦削。

    那截手腕被递到了季凛眼前,闻冬淡定自若,轻声反问道:“不试试吗?”

    宛若漂亮猎物的纵身一跃,将自己送到凶兽的嘴边。

    无知而无畏。

    季凛目光微垂,定在闻冬那截白得晃眼的手腕上,片刻后,他没有说话,而是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抬起左手,将右手手腕上的锁链,不紧不慢,解了下来。

    之后,覆在了闻冬的左手手腕上。

    还沾染着季凛体温的金属,覆盖上来的刹那,闻冬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电流,顺着他的手腕在瞬间流向四肢百骸,又直通心底。

    刹那之间,精准击中了闻冬内心深处,某个极其隐秘的点。

    是近乎能够让灵魂为之颤栗的程度。

    季凛一圈圈给闻冬缠绕锁链的动作慢条斯理,像在包装一件最精美绝伦的礼物。

    闻冬能够清晰感觉到,随着季凛的动作,自己脉搏的跳动,一下更比一下迅速,而又猛烈。

    他想,如果能够闻到自己的情绪,那自己现在,一定是某种烈酒味道的。

    极度兴奋,而又充满了极隐秘的欲-望。

    可惜,鼻尖充斥满的,依然是季凛极具标志性的草木香。

    最后一截锁链彻底缠绕完毕,季凛又垂眸凝视了两秒钟,仿若欣赏。

    车内并不明亮的顶灯照在他凌厉喉结上,投射出的阴影略微一动。

    片刻后,季凛终于抬眸,对上了闻冬的目光。

    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的刹那,仿佛有一簇看不见的火光,骤然在密闭的空间内升腾而起,又极快地四散开来。

    季凛极其罕见地,有一瞬恍神,因为他一时间竟难以分辨,锁链锁住的猎物,究竟是闻冬,还是他自己。

    短暂的碰撞。

    闻冬先一步收回了手,过长的衣袖重新垂下来,掩住了那截缠绕着锁链的手腕。

    同时也盖过了所有难以言明的氛围。

    季凛牵起唇角,温声道:“不早了,小闻先生该上楼休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