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12章 第十二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与唐初的过度亢奋截然相反,季凛的语气是他一贯的温沉:“好,我现在过去。”

    “哎你别跑现场了,”唐初忙道,“回局里就行,我们现在也准备回了。”

    季凛温声应下,挂断电话,侧头看向闻冬。

    闻冬坦然回视。

    安静对视两秒钟,季凛笑了一下,率先开口:“抱歉,看来今晚不能让你好好欣赏我的珍藏了,唐副队说知道凶器是什么了,我现在要去趟市局,小闻先生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起。”

    闻冬敏锐察觉到了季凛的用词,他说的是,“去趟市局”,一个没有归属感的说法。

    并未挑破,闻冬扬了扬眉,“喔”了一声,语气淡淡道:“我还以为,我现在在季先生眼里,应该是和嫌疑人同地位的。”

    言外之意便是,刚刚怀疑试探的人是你,现在又毫不介意让我一起去听线索的人,怎么还是你?

    “哪里的话,”季凛笑容不变,神色坦然,“我说过了,我只是欣赏小闻先生的卓越能力罢了。”

    闻冬不置可否,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又偏头,看了一眼那一排排列整齐的仿真头骨。

    退出房间,季凛重新关上门的瞬间,闻冬忽然问了一句:“都是一个人?”

    这话乍一听去有两分没头没尾,季凛动作微顿,不动声色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人的皮相会随年龄有很大变化,”闻冬自然道,“但骨相的变化却并不大,你房间里的这一排,还有办公室的那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同一个人的不同年龄阶段,或许,一颗代表一年?”

    季凛垂眸盯着闻冬看了两秒,依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着问:“小闻先生难道不觉得,以真人为原型做这种仿真头骨,是件很怪异,很惊悚的事情吗?”

    闻冬瞬间露出诧异神色,“怎么会?”

    见季凛依然只是看着自己,并不说话,微顿一下,闻冬真诚道:“我觉得很浪漫。”

    季凛极少会怀疑自己,但在闻冬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季凛极罕见地,对自己产生了一瞬质疑,质疑是不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从闻冬那双剔透的眼眸中,看出两分莫名的神往?

    神往…

    如果他并没有判断错误,如果闻冬是真的这样认为…

    季凛蓦然阖了下眸,仿佛是在通过这个动作,将某种汹涌澎湃的疯念,重新压回不见天日的深渊。

    闻冬这次并没有注意到季凛极短暂的异常,因为他的思绪已经转向了案子上,转口问道:“季先生,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凶器很不同寻常?”

    “对,”这次季凛直言道,“基本能确定不是普通刀具,小闻先生,是又想到什么了吗?”

    闻冬抿了抿唇,像是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摇头道:“没什么,我还是想先去看一看凶器究竟是什么。”

    季凛点头应了声“好”,两人一同往玄关处走。

    路过季凛另一间卧室的时候,因为开着门,闻冬下意识做了个回避的动作。

    如果说家是一个足够私密的地方,那么卧室,毫无疑问,就是私密中的私密。

    “抱歉,”注意到他的动作,季凛探手将卧室门关上了,才歉然道,“小闻先生应该能理解的,独居养成的坏习惯。”

    因为家中长期只有自己一个人,因此并不会随手关上卧室门。

    不过,闻冬并不觉得,季凛是这种明知道家里要来人,还会忘记关卧室门的人。

    不知是不是前面才被怀疑试探过的缘故,闻冬现在总觉得季凛的每句话,每个行为,都好像另有目的。

    脚步略微一滞,闻冬并不想揣测季凛的用意,干脆坦诚道:“不好意思,我不是独居。”

    季凛眉梢微挑,饶有兴趣般“哦?”了一声。

    闻冬走到玄关,一边弯腰换鞋,一边道:“我和我弟弟一起住,不过他近期不在家。”

    季凛“唔”了一声,笑了笑,“我之前一直以为,小闻先生是独生子。”

    闻冬没有接话,显然,并不想继续深入这个话题。

    季凛便也不再多谈,转而拉开玄关处的衣柜,从中取出一件墨蓝色的风衣外套,递给闻冬,有礼道:“外面冷,小闻先生不嫌弃的话,暂时穿一下我的外套?”

    闻冬微愣片刻,便伸手将外套接了过来,穿在身上,诚恳道:“多谢。”

    闻冬净身高178cm,绝对不算矮,但季凛看起来,却还要比他再高出近10cm,身形也不似他这么单薄,因此季凛的风衣外套,此时此刻,穿在闻冬身上,就显得很是空荡。

    愈发衬得闻冬单薄而纤细,有种别样美感。

    季凛看了两秒,像是很愉悦一般,欣然道:“很好看,很衬你。”

    闻冬笑了,“季先生这一句话,是连着自己的衣服一起夸了。”

    出门,两人原路返回了地下车库。

    闻冬迟疑道:“我们…不是走路过去吗?”

    季凛住的这个小区离市局确实很近,走路大概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

    “不了,”季凛替闻冬拉开车门,语气自然道,“不忍让小闻先生再吹冷风。”

    闻冬便从善如流,坐进了副驾。

    早已过了高峰期,这么短的距离,连着从地下车库出去的时间一起算上,到达市局门口,也不过刚刚过去五分钟。

    季凛依然是先替闻冬解开安全带,之后自己开门下车,撑开伞,再绕到闻冬这侧,替闻冬拉开车门,等他下来之后,伞沿自然向他倾斜,近乎将闻冬整个人都笼在了伞下。

    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毫不在意自己半个肩膀都露在外边,任由雨水打湿。

    一路直达刑侦支队的公共区域,迎面就撞上了捧着杯热咖啡的阮甜。

    没想到季凛会突然回来,身边还跟着一个闻冬…

    阮甜脑袋里的小灯泡,啪一下就亮了——

    季老师今天晚上特意请了假,说晚上有事,没有留在局里加班,现在已经快夜里十一点,两人竟然还在一起,更不要提,不要提闻冬身上这件外套,明显宽大很多,且是季老师常穿的款式…

    这中间的时间内,两人做了什么,简直不言而喻好吗!

    阮甜自己把自己想红了脸,还因为想得太激动,一不留神,热咖啡直接脱了手,掉落下去洒了一地。

    闻冬反应及时,下意识向后撤了一步,等站定才发现,季凛竟然没退,他不但没退,反而上前半步,挡在了闻冬身前,还顺手掀开了一侧风衣,将闻冬密不透风般护了起来。

    风衣的里侧,能清晰看到溅落上来的咖啡渍。

    可他却好似浑不在意,直接将外套脱了下来,随手挂在臂弯,回头看向闻冬,关切道:“还好吗?有没有被溅到?”

    季凛刚刚的动作完全出乎了闻冬的预料,闻冬又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摇了摇头,“我没事,没有被溅到。”

    得到肯定答复,季凛应了声“没事就好”,才回身重新看向阮甜。

    阮甜已经在心里骂了自己一百遍了,她苦着张包子脸,一个劲儿道歉:“季老师对不起,小闻先生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托某人的福,现在市局上下对闻冬的称呼,都变成了“小闻先生”。

    阮甜边说,两只手边无措地摸着口袋,想要找张餐巾纸或是湿巾,给季凛擦一擦衣服。

    ”没关系,”季凛伸出手,在阮甜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一触即收,温声道,“不用道歉,我这件风衣本来也打算送去干洗了,咖啡还喝吗?”

    阮甜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季凛笑了一下,像是察觉到什么,抬眼往电梯间的方向看了一眼,意有所指道:“我想今晚是不用喝咖啡了,给你点杯牛奶?”

    说着,他竟就真的摸出了手机要下单。

    阮甜愣了愣,抬头茫然望着季凛,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唐初的大嗓门就从电梯间传了过来:“都醒醒了弟兄们!有重大发现重大发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瞬间被吸了过去。

    除了闻冬。

    闻冬看着季凛的侧影,闻着他随意搭在臂弯的那件风衣外套上,隐约飘散出的干净洗衣液味道,想的却完全是另一件事——

    闻冬自认见过不少知书达礼的人,一直也觉得自己在待人接物方面,足够礼貌体面,但他却鲜少见过真的能时刻都做到季凛这一程度的人,包括他自己,也同样不能。

    闻冬想,季凛的绅士不像是一种表面的礼仪习惯,倒更像是刻在他人格里的一部分。

    就好像,好像这个人从来都不会有类似暴躁,烦闷之类的情绪一样...

    这个念头涌上脑海的刹那,闻冬自己先被惊了一下。

    毕竟是人就有情绪,怎么可能有人没有?

    “来来来...开会了开会了!”唐初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就停在闻冬面前,惊讶道,“小闻先生?”

    闻冬倏然回神,朝唐初笑了一下,同他打招呼:“唐警官好,抱歉打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