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11章 第十一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那副面具其实没什么太过特别的,就是一张小丑的脸。

    没错,就是蝙蝠侠里的那个小丑——苍白的皮肤,鲜红的嘴唇,诡异的笑容。

    唯一的区别,是那个小丑是绿色头发,而面具上的这个,是黑色头发,并且,在眼眶周围,还画上了一副眼镜。

    一种诡异与正常的结合体,愈发显得不伦不类。

    在闻冬的噩梦中,化妆舞会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是挑选者,还是受选者,都是戴着面具的,不过绝大多数戴着的,都是种种不同的动物模样,而有且只有一个人,会佩戴这个奇怪的小丑面具。

    “小闻先生,”季凛的温沉嗓音蓦然响起,将闻冬从那诡谲的画面中拖离,“你是…想到什么了吗?”

    闻冬猝然回过神,才惊觉他们的车早已驶出了小区,行驶在马路上。

    下意识将手机息了屏幕,闻冬偏头看向车窗外,路边一棵棵行道树飞掠而过,拉成一串虚幻的残影,在雨夜中莫名显出两分幽深。

    半晌,闻冬抿了抿唇,语气很轻,却很坚定:“没有,我没见过这个挂坠,沈溪没戴过,也从来没提过。”

    季凛没有立刻接话,车内一时间安静下来,显得有两分静寂。

    直到一个红灯,车暂时停下来,季凛才略微偏了偏头,看了闻冬一眼,并没有对闻冬的话产生任何质疑,只是温声道:“劳烦你再往后划一张,刚刚给你看的,是我着重拍的那个面具挂坠,后面那张,则是沈溪生前,脚上戴着的脚链全貌。”

    闻冬一怔,重新按亮了屏幕。

    不过他刚刚锁了次屏,现在需要指纹或者密码才能再次解锁。

    正要张口问,就听季凛淡声报出了四个数字:“0528。”

    刹那间,仿佛有零星光点在闻冬脑海中炸开,但短促异常,即刻便归于沉寂。

    闻冬没能捕捉到那瞬息不知所谓的熟悉感,便也不再多想,垂眸将数字一一输入季凛的手机,重新解锁,向后又划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中,就是季凛刚刚说到的那个脚链,脚链本身其实是年轻男人普遍喜欢的款式——纯黑色皮制的,不过上面现在,多了一个小丑面具的挂坠。

    只看了一眼,闻冬就微微张大了眼睛,他忍不住喃喃出声:“怎么会这样…”

    绿灯,车子行驶起来,季凛目视前方,好像认真注意着外面的路况,嘴里却问道:“小闻先生是见过这个脚链吗?”

    “没错,”闻冬偏过头,看着季凛轮廓清晰的侧脸,肯定道,“这个脚链就是我陪他一起买的,我很确定,原本这个脚链上,是没有任何挂坠的。”

    无疑,闻冬的这句话,将案件情况指向了一个最不乐观的方向。

    不知季凛在想什么,他原本松松搭在方向盘上的小臂骤然发力,隐约能够看见包裹在衬衣布料下的流畅线条,车子猛然向左过弯,驶入一条小路。

    闻冬整个人都因惯性向车门倒去。

    待车身重新平稳下来,季凛才歉然开口:“抱歉,临时决定,想抄个近路。”

    闻冬一手撑在车门扶手上,脸色肉眼可见又苍白了两分,神情却依然淡定如常,没有因为刚刚车子的过分摆动而显出丝毫慌乱,只是点了点头,简略道:“你自便。”

    季凛眉峰略微挑了挑,像是惊讶闻冬面对突发状况而具有的良好应对能力,片刻后,他才又道了次歉:“抱歉,不知道你晕车,收纳盒里有薄荷糖,需要的话,小闻先生可以直接自己拿。”

    闻冬略微一顿,应了声“没关系”,便也不再同季凛客气,而是探手打开收纳盒,从中取出一颗薄荷糖,剥开放入了嘴里。

    清凉的薄荷味道,总算冲淡了嘴里之前一直弥漫的血腥气,让晕车的感觉也消退了不少。

    不久后,车子终于驶入一处高档小区。

    闻冬这才注意到,季凛其实住得离市局很近,他平时上下班大概都能步行。

    直到车子进入地下车库,季凛才开口问道:“好些了吗?”

    闻冬咽下舌尖最后残留的薄荷糖薄片,点头道:“好多了。”

    季凛终于将话题重新转回了正题上,他低声问:“你确定照片中的这条脚链,和你陪他去买的,是同一条吗?”

    闻冬犹豫一瞬,再次点开照片,不断放大,直到确认了自己想要看到的标志,才严谨道:“不能确定是同一条,但至少确定是同一个品牌的,据我所知,这个品牌并不做带挂坠款式的脚链。”

    到达了季凛的专属停车位,他将车停下,先探身过来,动作自然替闻冬解开了安全带,才将视线投注到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此时此刻,照片被放大到极限,脚链上能够清晰看到一个圆中圆的标志。

    闻冬动作迅速,在自己手机上点了两下,就将屏幕转向季凛,示意他看:“这是这个品牌的官网,它所有在售的,以及出售过的脚链款式都会在官网上看到,并不算多,一共只有36款,确实没有带挂坠的。”

    季凛接过闻冬的手机,自己下滑快速浏览了一遍,便将手机还给闻冬,抬眼,看进闻冬的眼睛,终于说出了那个最不乐观的指向:“那么,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个挂坠…”

    闻冬神情少有地严肃,他接上季凛的话头,沉声道:“这个挂坠,是凶手特意挂上去的。”

    四目相对间,闻冬有一瞬觉得,季凛的眸底好像很沉,像是蓄积风暴的海面。

    不过那仅仅是刹那,下一秒,季凛就敛了眸子,又恢复了与平常无异的温和,他先一步开门下车,转而快步走到闻冬这边,绅士有礼地替闻冬拉开了副驾的车门。

    闻冬抬脚下车,道了声谢。

    季凛关门,按下锁车的按钮,才朝闻冬做了个“请”的手势,“小闻先生,跟我来。”

    闻冬与季凛并肩,略微落后他小半步,跟随他一起进入了电梯间。

    这是幢高层,季凛按下了29楼,是顶层。

    电梯内,季凛没有说话,闻冬便也沉默不语,一心都在刚刚得出的结论上。

    直到“叮”的一声,到达29楼,电梯门缓缓打开,季凛一手拦在电梯门一侧,等闻冬先走出去了,才抬步跟上,徐徐开口道:“小闻先生,有个有些冒昧的问题,我从你上车时候就想问了。”

    闻冬脚步微顿,他大概已经猜到了季凛想问什么,但还是不动声色道:“什么?”

    “我非常冒昧地问一下,”季凛停在最右侧的一扇防盗门前,指纹开锁,将门拉开,才侧身到一旁,垂眸看着闻冬,缓缓道,“小闻先生,请问你是对面具这个意象,有什么不好的记忆吗?”

    外面忽然一阵轰响,打了今夜的第一声惊雷。

    雷声的余韵中,闻冬摇了摇头,只简短吐出两个字:“没有。”

    像是对他这个回答毫不意外,季凛神色如常,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邀请闻冬进家。

    季凛从鞋柜中取出一双淡蓝色的男士拖鞋,放在闻冬面前,简洁道:“新的,没人穿过。”

    闻冬说了声“谢谢”,弯腰换上拖鞋,大小正合适。

    季凛将闻冬带入了客厅,请他坐在沙发上,转身去厨房倒水。

    闻冬没有打量别人房间的习惯,但坐在这里,还是不可避免大致能够看到季凛这套房子的全貌。

    因为这套房子并不算很大,格局方正简单,就是最常规的两室一厅,一间卧室关着门,另一间开着,隐约露出里面一角的衣柜。

    房间整体非常空荡,和季凛在市局的办公室同一个风格——简约的黑白配色,除去必要家具外,看不到任何多余的装饰物。

    并没有丝毫像他这个人表面所显露出的温情感。

    相反,冰冷异常。

    季凛端着两个水杯走了回来,将其中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递给闻冬,有礼道:“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饮料能招待你,只有咖啡和茶,但我想都不太适合夜晚,就只给你倒了一杯温水。”

    闻冬将水杯接过,应了一声“温水就好”,便双手捧着喝了一口,水温适中,缓缓流入胃里,很舒服。

    他才刚刚将水杯放在茶几上,就听季凛又开了口:“小闻先生,你刚刚说,对面具这个意象并没有不好的记忆,我想了想,有一点没想明白,不知你是否,可以再给我解释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