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面具型人格 第10章 第十章

时间:2022-05-20作者:夂槿

    晚上九点的市局刑侦支队,依然灯光大亮,人声喧嚣。

    烟味与泡面味混杂,仿若置身于绿皮火车的车厢内。

    “苍天呐,大地呐!”一名小警察从电脑中抬起头,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忍不住哀叹道,“谁能想到,这才仅仅过了一天,我们就辜负了人民群众对我们的殷殷期盼,又他妈开始加班了…”

    “啧啧啧,”唐初从他身后路过,没夹烟的那只手在小警察后脑勺上拍了一把,“瞧瞧你这话说的,不加班是你们自己的期盼,人民群众可从没这么说过。”

    “唐sir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小警察摸着后脑勺道,“我们不加班,说明没案子,没案子,就说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可不就是人民群众的期盼了?”

    “就你长了张嘴,”唐初笑骂了一声,又大声动员道,“歇歇就行了,都赶紧干活!”

    人群中顿时听取哀嚎声一片。

    唐初盯住离他最近的小女警阮甜,抽了口烟,“啧”了一声,“哎我说小阮,别人嚎一嚎也就算了,你嚎什么,嗯?你之前不是自己亲口说的吗,你们加班没关系,只要不让你偶像季老师跟着熬就行,我今天可是到点就放他回家了!”

    ”唐sir,”阮甜翻了个大白眼,夸张道,“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什么叫你到点放季老师回家了?那是人季老师自己跟你提的,说晚上有事,你才让他走的好吗!”

    唐初一噎,从口袋中摸出个不知哪来的薄荷糖丢阮甜桌上,息事宁人,“熊孩子…不跟你计较。”

    阮甜“切”了一声,满脸嫌弃地剥了糖纸。

    “来来来,”唐初敛了玩笑神色,走到公共办公区域的正中央,屈指敲了敲白板,正色道,“我再跟大家重复一遍我们目前的排查目标,根据今天下午季老师给出的初步侧写,我们得知凶手有很大可能,是一个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

    说到这里,唐初顿了顿,才继续道:“一个20-30岁之间的年轻人,暂时不能判断性别,因为根据尸检显示,受害者体内有安眠药成分残留,身体表面不存在挣扎痕迹,因此推断受害者是先服下了过量但不致死的安眠药,陷入昏睡后才被杀害的,且不存在尸体的转移,这种手段对凶手的力量要求低,也就是说,即便是普通年轻女性,也完全可以做得到,因此暂时难以推断性别。”

    停顿一下,见大家都点头表示理解,唐初才接着念季凛发给他的电子文档:“另外,我们重点排查和受害者有过情感交集的人,尤其是和他同校的,学生以及符合年龄区间的老师,可能存在的特点如下:容易取得他人信任,绝对的目的导向者,理性大于感性,沉稳冷静,可能是完美主义或者有洁癖。”

    说到这里,唐初又屈指敲了两下白板,加重语气道:“我们把重点放在情感关系方面,是因为季老师说了,凶手对死者的情感非常复杂,通俗来说,就是又爱又恨…”

    “又爱又恨…”阮甜小声重复了一遍,说出大家心声,“还复杂得不行了,季老师从哪儿看出来的啊…”

    唐初一顿,一个抛物线将手中烟头精准丢进烟灰缸里,才一拍手微笑道:“问得好,我也想知道从哪儿看出来的。”

    阮甜:“……”

    “干什么?”唐初瞪着阮甜看了两秒,低头就拨通了季凛的电话,季凛那边不知是在做什么,过了半晌才接通,唐初开门见山道,“季老师,你给大家解释一下,究竟是从哪儿看出凶手对死者又爱又恨的?”

    唐初开了免提,季凛那边听起来好像在室外,风雨声不绝,伴着这样的声音,季凛的嗓音从唐初的手机听筒中传出来,莫名显出两分空灵意味:“恨这个应该无需我多说,如果没有仇恨,也就不会有这次的案件了,至于爱的话...”

    说到这里,季凛略微停顿,才严谨道:“我好像没有说过爱这个字眼,我只是说,凶手对...对沈溪的感情很复杂,不完全是仇恨。诚然,先下安眠药,再动手这个方式,从客观来讲,也有可能是凶手对自己的力量感不自信,为求稳妥而做的,但同时,我们不可否认这个方式是相对温和的,我个人认为,这是在能确保达到杀死对方的目的之下,选择出来的,对受害者而言最不痛苦的一种方法了。另外...”

    不知那边季凛在做什么,他再次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另外,凶手在沈溪死后,认真清理现场,以及给沈溪身上披外套的行为,都能够反映出凶手可能对沈溪依然存有正向感情,他可能有过后悔,或者是自我谴责,以及一种渴望掩盖自己杀了沈溪这一事实,而想要粉饰太平的自我安慰。”

    “但是...”

    有小警察忍不住提出疑问,可他才开了个头,季凛就像洞悉了他要问什么一样,语气温和却不容置喙:“需要注意的是,这不同于我们常规接触的,激情杀人过后感到后悔,非常显然,从已知线索来看,这完全是一起有计划有预谋的,非常完备的作案,和激情杀人完全相反,这种预谋作案里凶手应该很少后悔,毕竟他已经计划蛰伏了很久,这就是这起案件的矛盾点,凶手现在给我的感觉,非常割裂,就像是...像是他的理智非常清楚,他有一个不得不执行这项杀人计划的理由,但他的情感却并不想如此,不过最后,他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季凛的语气越到后面,显得越发迷离。

    唐初对他这个状态已经很熟悉了,季凛每次一分析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分析到最后就会是这种语气,就像是,像是他兀自陷入了另一个暗黑世界中一样。

    那个世界里没有季凛自己,只有一个个迥异却又存有共性的凶手。

    唐初抬眼看向一众小警察们,大声问:“都听明白了吗!”

    季凛回神,听着那边传出的一声声回应,做了收尾:“暂时对凶手的分析就是这么多,后续还需要更多信息来做进一步的侧写,另外,唐副队,希望能尽快确定凶器,我个人认为,这个不同寻常的凶器,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口。”

    “知道了,”唐初立刻回应道,“我正准备带人再去复斟一遍现场。”

    “有发现随时给我打电话,”季凛温声道,“还有,加班辛苦,我给大家定了宵夜,应该快到了。”

    手机听筒中传出一片欢呼,季凛唇角微勾,终于挂断电话,偏头看向了身侧的闻冬。

    唐初的电话打来得很是时候,季凛开车等在闻冬家楼下,刚刚见闻冬从单元楼中走出来,没有带伞,便下车快步走过去接他,刚走两步,手机就响了。

    一手撑伞一手讲电话很不方便,更不用说如果走回车边,还需要开车门收伞的一系列动作,季凛便只好让闻冬等他一下,暂时在单元门前的屋檐下打完电话。

    闻冬依然穿着白天的那件黑色丝绸衬衣,衣袖很长,大概是因为冷,闻冬两只手都缩进了袖口里,本就浅淡的嘴唇,此时此刻,也显得愈发没有血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