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神探 第五百三九章 化学阉割

时间:2018-04-29作者:道门老九

    当时我爷爷已经把嫌疑人缩小到五个人,唐子辛也在其中,他害怕极了,甚至屯好了汽油打算等警察找上门的时候同归于尽!

    这时,一个自称黄泉买骨人的人找上他,称可以帮他洗脱一切罪名,条件是他必须服从他们的安排,唐子辛已经是走投无路,便答应下来。

    黄泉买骨人并没有露脸,而是通过两名代理人来行动,他们洗罪的手法十分高超,一方面毁掉证据一方面捏造一个合适的替罪羊,那个人就是马三友。

    马三友因为需要一大笔钱给母亲治病才答应的,一开始他以为是替人坐牢,黄泉买骨人的手下花言巧语地说服他,只需要蹲三年就行了。

    但是上了这条贼船之后,马三友便再也回不了头!在他们捏造的关键证据下,警察和周围的人都把他当作真凶,而且越看越像,各种真假难辨的流言也在小县城中不胫而走。

    唐子辛以为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这时代理人让他做一笔交易,释放手上的一个女孩。那女孩本来就在唐子辛的计划外,他杀也杀不得,只能囚禁,放了也无所谓。

    那天回来的时候,唐子辛十分高兴,对两名代理人说道:“两位大哥,我唐子辛何德何能得到你们的帮助?你们帮我摆脱条子,对我简直有再造之恩,没啥说的,以后你们叫我做什么都行。”

    代理人中的一个阴森森地道:“是吗?从此别再碰女人,你能办到吗?”

    唐子辛一阵惊诧,一辈子不碰女人是不可能的,他保证以后不犯案了。没想到这时,那人扬手撒了一把粉末,他的意识立即断线了。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手术台上,几个戴着面罩的医生冷漠地看着他,他身上遮着一块布,唯有那玩意血淋淋地露在外面。

    唐子辛吓得尖叫,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

    原来他们给他作了化学阉割,并且切断了他的输精管,海绵体,虽然外形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可是他没有任何办法硬起来并使用它。

    他成了一个太监!

    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我爷爷停止调查,而黄泉买骨人承诺让此人永远不再犯罪。

    这件事让唐子辛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内心的伤痛渐渐冷却下来。他不再有雄性激素的刺激,可以专心地工作,成为了一名心理咨询师,过上了一种看似宁静、稳定的生活。

    可是他的内心仍然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躁动,看着网上谈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他感到一种自豪与兴奋!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小县里突然出现一起和他当年手法类似的案件,毫无疑问,这是有人在对他进行拙劣地模仿,而且更可笑的是,那个凶手竟然不到三天就落网了。

    这是对他自尊心的挑衅和侮辱,二十年了,也许黄泉买骨人不会来管他,他打算以隆重的方式向世人宣告自己回来了,于是准备好了作案工具。

    那天晚上他回自己曾经居住的街道办一些事情,突然看见一个女生走在路上,一种久违的悸动在他心里跳动起来。

    他从手杖里掏出五步**香放在身上,走过去和女生搭讪,然后把她诱骗进校园里面,见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他知道是老天爷在给他机会,于是用尼龙绳死死地勒住女生的脖子。

    那种快感像毒品一样袭便他全身,形容不出的美妙、愉悦。杀死女生之后,他好像一下子年轻过来,忍不住在她滑腻的身体上使劲地亲吻、噬咬,然后像以前一样,把所有自己碰过的皮肤仔细地切割掉。

    除此之外,他还要占有她,否则是不完整的、缺全的,于是他用事先准备的大棒、安全套以及润滑油完全了这个步骤。

    回家之后,他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我们在现场调查的时候,他混在人堆里过来看了一眼,看见警察和二十年前一样蠢笨,使他的自信心膨胀起来。

    他立即想到了第二个目标,在他的患者里面,有个叫王物喜的男人,表面上是一个干部,可是却痴迷于s-m调教,因为苦恼而向他求助。

    在交谈中,王物喜透露出他们星期天会在某酒店玩这个‘游戏’,唐子辛事先克隆了他的手机号,那一天编了个理由把王物喜骗出来,然后用克隆的手机号把女人骗到天台。

    一切都进展得非常顺利,这一次,唐子辛在尸体里放了一朵玫瑰,向他最喜欢的照片“最美的自杀”致敬!

    王物喜是个胆子极小的人,发现s-m玩伴死了之后,怕惹祸上身第一时间来找唐子辛,本来唐子辛是不打算杀他的,毕竟他一直蒙在鼓里。

    可是当两人在会谈室里的时候,一通来自警察的电话打到王物喜手机上,唐子辛慌了,他抄起烟灰缸把王物喜砸死,然后趁着天黑把他的尸体抛到河里。

    那之后,唐子辛害怕得不得了,他知道自己一定露出马脚了,想来想去他决定嫁祸马巧军。

    然而谎话只是越描越黑,嫁祸骗过了一帮人,却没有骗过所有人,那天晚上与我见面之后,他的内心已经是一片乱麻,最后他决定自杀。

    讲完之后,唐子辛抬起头,他的脸上既有汗水又有泪水,他惨然一笑:“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隐隐有种感觉,我可能会栽到你手中,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那种冲动比毒瘾还强。”

    我抱着双手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什么叫作咎由自取,你这就叫作咎由自取。”

    “最后,请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让我知道我败给了谁!”唐子辛道。

    我淡淡一笑:“我姓宋,当年那位差点抓到你的人也姓宋,你明白了吧?”

    唐子辛瞪圆双眼,双手高举,癫狂地大笑出来:“这是天意啊,真是天意难违!”

    我已经不想再看见他了,作了一个手势,立即有两名警察进来把他带走。

    离开审训室之后,外面站了一堆人,包括胖警官,大家用复杂的神情看着我,胖警官尊敬的冲我敬礼道:“宋顾问,是我们弄错了,这场审训已经说服了我们!”

    我摇头笑道:“没什么,谁都有弄错的时候。”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在想着我爷爷,我默默地说,爷爷,你是清白的,你的死是被组织设计陷害的,你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阴间神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