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神探 第五百零五章 凶手的名字

时间:2018-04-12作者:道门老九

    孙冰心和黄小桃看着我乐了,面对这么巧合的事情,我也是相当无语的,只能摊摊手道:“走吧,瞧瞧又有谁因我而死。”

    万幸的是,实际上没有发生命案,只是两个男人吵架。一方是纹着大花臂的社会大哥,另一方是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社会大哥在争吵途中伸了一下拳头,眼镜男突然把自己的领子塞到对方手中,然后大喊:“杀人啦!杀人啦!”

    我们虽然不是这里的警察,但也不能装作没看见,黄小桃亮出证件,一言不发,社会大哥的态度立马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满脸堆笑道:“哟,原来是警察同志,您给评评理,我点了一盆炒海兔子,这个傻……啊不,这位先生给端走了,非说是他先点的,害我傻等了二十分钟,你说我不能急眼吗?”

    眼镜男也针锋相对地争辩起来,非说炒海兔子是他先点的。

    两人吵得我脑瓜都疼,黄小桃没心情理会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挥挥手道:“走吧!走吧!该干嘛干嘛去,谁吃的把帐结了。”

    社会大哥说了句自认倒霉的话,先走了,我们打算回去继续吃饭,眼镜男却突然凑上来,指着我,表情格外惊喜地说道:“我下午见过你!”

    我和黄小桃呆呆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下午我们只去了公安局,这人谁啊。

    他居然还叫出了我和黄小桃的名字,尤其是对我表现得格外尊敬,好像知道我破案的事情,这让我们更加一头雾水,我直接问道:“您是干嘛的?”

    “哦,不好意思,遇到宋神探太激动了,忘了自我介绍。”说着,眼镜男掏出一张名片,上写着著名影视编剧吴阳,我下意识地一阵搔头,著名?我也没听说过啊。

    孙冰心不知何时凑过来,说道:“他不是局长说的,来这里取材的编剧吗?”

    “哦,是他啊!”黄小桃恍然大悟。

    吴阳双掌合十,笑眯眯地说道:“对对,我这趟来是奔着二十年前的连环杀人案来的,取材还算顺利。哎呀,能在这里巧遇几位公安系统中的传奇人物,实在是吴某三生有幸,没啥说的,今晚的饭我请了!”

    我客气地说不用了,不用了,编剧在我眼中,和记者差不多,都是两条腿的大喇叭。于是我用眼神示意宋星辰,黄小桃给王援朝打手势,示意大家赶紧撤,孙冰心更是比谁都自觉,已经跑去找老板要了餐盒,把没吃饭的菜全部打包。

    可是没成想,吴阳的动作比我们还快,当我们结帐的时候,老板说道:“刚刚那位先生已经结过了。”

    我们回头一看,吴阳正冲我们抱拳微笑,笑起来的时候嘴里镶的铂金烤瓷牙会亮一下。另外和他在一张桌上吃饭的还有一个戴墨镜的胖子,大概是和他一起的导演。

    黄小桃翻了个白眼,说道:“得,肯定被讹上了!大家注意啊,千万别暴露咱们的酒店位置和房号!尤其是……”

    王援朝接茬道:“知道了,我晚上不出去喝酒!”说完,打开银质小酒壶抿了一口。

    回到酒店,我们几个相对常人来说都比较无趣。宋星辰可以一个人冥想半天,王援朝只要有口酒有根烟就行,黄小桃休息的时候就喜欢贴张补水面膜往床上一躺,我要么看书要么来回踱步琢磨一些事情,只有孙冰心像个平常人,喜欢玩玩手机听听歌。

    我、黄小桃、孙冰心正在屋里闲聊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一

    个我们最不愿意听的声音传来:“宋神探,黄队长,打扰了,我是吴编剧!还有张导!”

    黄小桃噌一下坐起来,作了一个非常尴尬的表情,用嘴型问我们谁暴露的。

    我小声说道:“小县城总共就三四家像样的酒店,他打听就打听到了,毕竟是编剧,收集情报肯定比较厉害。”

    黄小桃苦恼地捶着头:“他肯定是来取材的,烦死了!”

    吴阳还在外面喊,总不能装不在吧,我只能硬着头皮打开门。吴阳那张油汪汪的笑脸露了出来,后面跟着自称张导的面无表情的胖子,他象征性地冲我们点了下头,这人脸上的墨镜就好像身体的一部分似的,什么时候都不摘下来。

    “哟,宋神探,休息呢?怎么不看电视啊,北京卫视正在播我参与制作的一部民国战争大剧呢!”

    黄小桃不客气地说道:“孙冰心,把电视打开,声音开大点!”

    吴阳又一脸堆笑:“别别,黄队长真是幽默,我们来是想拜访一下你们,顺便想讨教一些问题。”

    我叹息道:“讨教不敢当,有什么要问的就直说吧。”

    黄小桃补充道:“顶多半小时!”

    吴阳像只大苍蝇一样搓着手,而他身边的张导一直没说话,非常‘自觉’地在沙发上坐下,开始抽烟,我心说搞艺术的人都这么有个性吗?

    果然,吴阳真是来取材的,他虽然看了二十年前的卷宗,可是许多侦破细节、警察日常都不太清楚,人家局长又忙没时间接待他,所以他就在这边一边写一边想法子打听。

    其实吧,吴阳这种敬业精神还是蛮值得钦佩的,比那些闭着眼睛瞎编的编剧不知道好多少倍,我就耐着性子跟他说起来。

    吴阳突然说道:“听说当年有一名警察因公负伤,但是却没有拿到一分钱抚恤金,落到非常凄惨的下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什么?”我顿时一惊。

    吴阳压低声音道:“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会不会是被哪个相关部门扣下来了?”

    孙冰心不耐烦地说:“大编剧,麻烦你说话过过脑子好吧!截留伤残士兵、警察抚恤金是要判刑的,油水又不大,谁会去贪污一名警察的抚恤金,这是人干的事情?”

    吴阳自知无趣,我问起那名警察的名字,叫聂亚龙,确实是参与破案的人员,可是档案上只字未提他负伤的事情,这件事恐怕还得核实一下。

    吴阳又问:“宋神探,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要突然释放嫌疑人呢?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我说道:“你别什么都往隐情上想,哪有……”

    我愣了一下,我想起局里的档案上支字未提嫌疑人的事情,我手上的才是最原始,最详细版本。我的瞳孔陡然变色,盯着吴阳的眼睛,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当时有嫌疑人的?”

    吴阳支支吾吾地承认:“那名负伤的警察说的,我去拜访他了。”

    “他说什么,有没有说嫌疑人叫什么名字?”我一阵激动。

    “姓宋,名字叫……兆林还是兆麟,反正我记得是这么念的。”

    “什么?”我猛地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