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295章 天机老人

时间:2018-02-26作者:缘芳情

    “当初还没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前辈就不辞而别了。”

    “嗨,谢什么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老头子也是顺手帮忙罢了。”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名字?我早就忘了,不过他们都叫我天机老人,你也叫我天机老人吧。”

    他脸上少了那些跟萧长风他们在一起时候的‘顽性’反而多了些许严肃的表情。

    我跟他走在茅山的小道上,两侧的竹林已经有些枯黄。

    他自顾自的向前走着,似乎前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加快脚步,让我自己不至于落后一个老人家。

    十分钟后,来到一处凉亭。

    这里是我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一个身穿白色儒袍,鹤发童颜的道人坐在凉亭中。

    在他身下,是一张八卦图。

    “老伙计,你来了。”

    “是啊。”

    天机老人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

    我就站在亭外,五步左右的距离。

    “我说,你那些徒子徒孙一个个都快变成强盗了,你还有闲心在这里修行?”

    “贫道六十年前就说过,除非降妖谱现世,否则隐居于此,至死方休;长风那孩子的人品也是经过贫道层层考验的,茅山交于他,贫道放心。”

    “降妖谱已经现世,难道你不知道?”

    “哦?”

    这道人紧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仿佛一道可以透彻人心的精光。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向天机老人看去。

    “降妖谱何在?”

    “在这小娃娃手中。”

    这话刚说完,道人起身,我只感觉眼前一花,我的手腕就已经被他抓住。

    眼前又是一花,我人已经出现在了凉亭中。

    他们两个就站在我对面。

    我额头上出现一丝冷汗,这等身手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大侠吧?

    他双眼如刀,透彻我的内心。

    “降妖谱,可否给贫道一观?”

    “当然。”

    我从怀里拿出那块降妖谱的残卷交给了他。

    他揣摩一阵之后又还给了我。

    “你是我茅山弟子?”

    “回前辈,我曾经是,只不过因为一些小矛盾被逐出山门罢了。”

    “说说。”

    “我被一名叫清水的弟子陷害给女弟子下,所以……”

    我一口气说完之后,发现他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我看,一句话也不说。

    一张如同书皮一样的脸上长着一双目露精光的眼睛,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好了,我清楚了!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还你一个公道的,以后茅山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多谢前辈。”

    “你先去吧,我跟老朋友说会儿话。”

    “是。”

    我站在凉亭外十多米的地方无聊的拨弄着竹子。

    但他们两个人坐在那里面说这话,但是两人的脸色都那么的难看。

    甚至还有吵起来的预兆。

    我刚要过去,天机老人站了起来,气呼呼的向我走了过来。

    “我们走吧?”

    “完了吗?”

    “嗯,你那块降妖谱最好还是留在这儿吧?”

    “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得。”

    “不错,孺子可教也。”

    天机老人很欣赏的拍拍我的肩膀。

    回到我的小院,萧长风跟另外两个人都坐在这里。

    他们在等我们回来。

    “你们三个就不要琢磨了,降妖谱我已经交给那老东西了,想要啊,自己去要。”

    天机老人一副无赖的样子。

    三人没办法,但是萧长风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的,毕竟降妖谱最终还是留在了茅山。

    另外两人冲天机老人拱手,然后拂袖离去。

    这一次来不光鸡飞蛋打,还折进去那么多的教徒,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站在山门外,看着他们两人离去,我内心也感慨万千。

    一天前我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没想到现在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小子,我就先走了,有机会到北京来找我玩儿。”

    “好。”

    天机老人走了,还是那种疯疯癫癫的样子。

    一个世外高人难道必须这样?

    还有那句让我去北京找他玩,有机会,难道是指下一次受难的时候?

    “天玄,跟我回去吧。”

    “前辈,既然事情已经消沉,我看我还是回去吧,我一个外人老是住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不是吗?”

    “先进来吧,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哦。”

    ……

    我坐在小院里已经等了半天了,还不见萧长风过来。

    我十分怀疑他是想软禁我。

    “吃饭咯。”

    季如霜端着一个餐盘,上面是我喜欢吃的东西。

    “我一直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

    “你认识孙敏么?”

    “不认识。”

    “那你之前为什么对我那么嫌弃,现在又这么殷勤?”

    “当初嫌弃你也是为了保护你啊,不然清水肯定要绞尽脑汁的杀了你,不过说来也奇怪,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感觉你好熟悉,好像上辈子我们就认识一样。”

    “哦。”

    “怎么了?”

    “没吃,吃饭吃饭。”

    我拿过餐盘上的饭菜往嘴里扒拉着。

    一边吃饭,我一边思考着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她怕我被清水害死,所以就对我万般嫌弃,如果这个结论成立的话,那清水为什么还要指使村婆,让杨琴杀我?

    这其中有什么大文章。

    但如果杨琴喜欢齐舒雅,但是齐舒雅被我那啥了,这样来说的话,她用枪杀我就不足为奇,毕竟一个同志,心理也正常不到哪去。

    想到齐舒雅,我就有些头大,在茅山这小半个月我一通电话都没给她打,估计回去又是大事一桩。

    “诶诶诶,你想什么呢?跟你说话怎么不搭理我?”

    “啊?”

    “你想什么呢?”

    “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而已,怎么了?你说。”

    “我说,上次跟你结婚那个女的,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啊,一切正常,你打听她做什么?”

    “我想跟她谈谈,上一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不过那也是清水对我的试探而已,现在清水不在了,什么都好说了,你还跟她结婚吗?”

    “不,我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切,渣男。”

    “……”

    正说着,萧长风从院外走了进来,他脸上挂着笑容,似乎有什么好事。

    “如霜啊,你先出去,我有些事情要跟天玄说。”

    “是,掌门。”

    季如霜放下刚吃到一半的饭碗起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