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282章 中计了

时间:2018-02-20作者:缘芳情

    我拔出随身拿着的铁剑,抬脚跑出我身处的这个红线圈。

    一剑刺去,他伸手抓住了剑身。

    然后一拳向我胸口砸了过来。

    我身后当时在部队上那也是排的上号的,怎么可能会被他得手?

    躲开这一拳之后,我抬起左腿虚晃一招。

    他果然中计,抬手去挡,趁这机会,我一个撩阴腿踢在他的裤裆。

    然后一个托马斯回旋踢踹在他的脸上。

    他被我踢退好几步,脚绊在这些红线上,身子忍不住向后面倒了下去。

    黄永威见此机会,直接就骑了上去。

    他手里拿着六甲镇尸符,直接摁在了曹怀英的额头上。

    曹怀英被符纸镇住,但在地上依然打着哆嗦。

    “天玄,把他绑了丢到值班室,明天一把火烧了它。”

    “嗯。”

    “就用那些红线吧,既然已经抓住了,这些也就没用了。”

    我点点头,从地上扯下来一团红线合在一起之后把曹怀英给捆了个结结实实的。

    丢在值班室里,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发出的动静惊醒了霍步天。

    看到房间里多出一个人,他连忙整了整身上的警服。

    当他看清这老头儿脸的时候也是跟我一样,一阵茫然。

    “这是曹连长?”

    “没错,就是他,不过这个是假的。”

    “啊?”

    霍步天看着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曹怀英,心里肯定也有些犯嘀咕。

    他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在我听来,很烦人。

    “霍哥,你能不能别啧啧了,烦人那。”

    “老弟啊,这个曹连长为国为民做了不少好事,难道真的是他?”

    “就是他,我们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他在偷,怎么可能就抓错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黄永威脸色马上一变。

    “不好,还有一个!中计了。”

    “艹。”

    我也爆了句粗口,跟黄永威跑出去的之后,那个坟墓已经被挖开,里面的骨灰盒已经不见了。

    跟他对视一眼,感觉今天白忙活了。

    抓了个傀儡不说,连正主儿的面儿都没见到。

    我跟他脸色都有些难看。

    回到值班室的时候,地上躺着的曹怀英不见了。

    霍步天胸前又三条抓痕,还在往外冒血,止不住那种。

    旁边有一张纸条。

    “想要她活命,就不要多管闲事。”

    黄永威手里攥着这张纸条,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我打了个120,把霍步天送到了医院。

    虽然流了不少血,但也有惊无险。

    估计也是人长得胖,所以血多,不然换个人早就失血过多休克了。

    我坐在病房里,他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在那啃着。

    “唉,兄弟啊,不是我怂,当时那家伙冲进来之后直接就一爪子挠在我胸口了,而且还在我脑袋上踢了一脚。”

    “受苦了。”

    我伸手在他被子上拍了一下。

    这时候,黄永威推门走了进来。

    “天玄,时候差不多了,走不走?”

    “嗯,走。”

    “我在外面等你。”

    他关上门走了出去。

    “你们去哪?”

    “赵然然失踪了,所以我们得去找到她,而且我们怀疑……”

    “是那老王八蛋干的?”

    “应该是,你别管了,好好休息就行。”

    ……

    “这一次,你有多大把握?”

    “我不知道,反正尽力就好。”

    正在二楼收拾东西的黄永威怔了怔,然后回过头拿过了我手中的剑。

    “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我一个人去就好,你去了,反而麻烦。”

    “什么意思?嫌我是累赘?”

    “你虽然有些本事,但是你不会用,所以这次你就不要去了,我到时候救了她,倒也好跑,三个人的话目标太大。”

    “去你大爷的。”

    虽然被我骂了,但他脸上却挂着笑容。

    把剑还给我之后,他笑道:

    “我还以为你是个怂逼。”

    “很多词能形容我,怂逼可不在其中。”

    孙猴子站在一旁,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们,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很不解。

    他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点燃一支烟,背着手走了出去。

    “他怎么了?”

    “可能跟母猴子谈恋爱谈崩了吧。”

    收拾妥当,我跟黄永威两个人驱车前往武家庄。

    这也是碰运气。

    我们谁都不知道赵然然会不会在那里,但现在也只能去碰碰。

    曹怀英、吸骨灰的神秘人、那个神秘的道长、还有那个血洗曹家庄的人。

    “你说你在梦里看到那个血洗曹家庄的人,是谁啊?”

    “我也只是看到半张脸而已,不敢确定。

    “是谁?”

    “孙传庭。”

    吱——

    车子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在路边的垃圾桶上。

    “你说什么?孙传庭?三十年前想要那个东西的是孙传庭?”

    “嗯。”

    “不可能啊,三十年前孙传庭还没出道,他怎么会知道那东西能让人长生?也是,他跟那个曹怀英是一伙儿的。”

    “是假曹怀英。”

    “对,是假的。”

    他说着,发动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路过东升集团的施工工地,他调转方向往工地开了过去。

    我也没问他。

    车子一路开过去之后,他嘱咐我在车上等着。

    他先是找到那个工头好像在问些什么。

    工头点头哈腰的对他很尊敬。

    但是黄永威的眉心却越皱越紧。

    最后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黄永威气呼呼的回到了车上。

    “怎么了?”

    “他们说赵然然已经好几天没来了,看来那个老东西没有骗我们,我心里还有一点侥幸的心理,现在全泡了。”

    “我们做的准备,不就是为了硬刚他一波吗?走吧。”

    “对,干他吗的。”

    武家庄外的石碑上一丝尘土都没有,似乎这块石碑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黄永威站在那里,仔细的打量着这块石碑。

    以他的话说,这块石碑如果没有特殊的含义,不会有人来天天擦,不远处就有动工的场地,这地方处处尘土,唯独石碑没有,本就诡异。

    他的想法很偏,但不得不说这很有道理,事出无常必有妖。

    “你说,这块石碑有没有可能就是那个道长留给他们的东西,来寻找有缘人的?或者说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人长生的方法,而是一个钥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