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264章 崂山

时间:2018-02-16作者:缘芳情

    “这都一个多礼拜了,怎么脸色还这么差。”

    中午在公司吃饭的时候,齐舒雅往我碗里夹了一个鸡腿。

    我直接用手抓着鸡腿啃了一口,然后摇头。

    她叹了口气,对我显然很无语。

    “要不你再休息几天?”

    “不用了,我没事儿。”

    “我感觉自从琴姐那一次之后,你好像变了很多。”

    “吃饭吧。”

    我低着头,快速往嘴里扒拉着饭。

    啪的一声。

    她把筷子拍在桌子上。

    “张天玄,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多事吗?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吗?自从那次之后,你一直冷着一张脸,我是欠你什么吗?”

    “不是,我这……”

    “不用解释,你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知道,不就是在想你那个老情人吗?她都死了不是吗?”

    “够了。”

    我瞪着她,却说不出后面那半句话。

    就像一颗鱼刺卡在喉咙,难以下咽。

    “吃饭吧。”

    我坐下来,却无心吃饭。

    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点,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我喘着粗气,看着越走越远去舒雅,伸手把餐桌上的碗筷摔在了地上。

    “张队,你……”

    “滚滚滚,都给我滚。”

    我一个人跌跌撞撞的来到办公室。

    曹格坐在这里,他看到我之后连忙跑过来扶我。

    “别碰我。”

    我一把推开他,然后趴在了办公室的床上。

    头好晕,就好像一口气喝了一斤52°的白酒一样,难受。

    恍惚中,我听到有救护车的声音。

    我能感觉到我被人抬到车上。

    眼前红光蓝光闪烁个不停。

    唯一可以确定但是,我住院了。

    第二天,我被黄永威给摇醒。

    睁开眼睛,他一脸怒色。

    “天玄,你最近是怎么了?”

    “我?我怎么了?”

    “问我?你自己心里没一点逼数吗?你不喜欢人家齐舒雅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她难堪啊,人家还是黄花大姑娘呢。”

    “我说什么了?”

    我用力的拍着自己的脑袋。

    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你真不记得了?”

    他挑了挑眉毛,质问道。

    我摇头,表示真的记不清楚。

    他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

    最后说了句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

    可能医生们都挺负责吧,他们认为我现在的情况不宜出院。

    好说歹说都要让我再多住几天。

    如果非要出院,那住院费是不会退的。

    没有理会院长那逼歪逼歪的嘴,我跟黄永威直接打车来到机场。

    买了飞青岛的机票,他坐在我旁边,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青岛,你要带我回家?”

    “嗯,你这个情况很不正常,只有带你回山门让我师傅看看,才能定夺,你这已经不是失忆了,我怀疑你体内有着什么东西。”

    “大黄,那天我睡过去之后,我又回到武家庄了,而且他们一个个的都要想杀我。”

    “嗯?说说。”

    我把梦里看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了他,当然,那个屠杀了武家庄整个村子的人,我没有告诉他。

    蒙面黑布下的那张脸,我或许谁都不会告诉谁。

    他低着头,嘴里嘟囔着之前好像听说过这类的事情,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说的。

    而这时候,广播里也传来登机的声音。

    几个小时的航程,我们终于来到青岛。

    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我心里不安起来。

    就像是一个偷了东西的贼,害怕看到那警徽一般。

    “不用怕。”

    黄永威拍了拍我肩膀,递给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崂山区以崂山命名,可见崂山的影响力多大。”

    黄永威在一旁给我介绍崂山各种各种牛逼。

    乘车来到山下,黄永威看都不看,直接阔气的甩出一张毛爷爷拉着我就跑。

    司机大哥也在后面追。

    司机大哥眼睛红红的,或许他们两个关系不错。

    但是我认为司机大哥手里那张绿色的一元纸币更能说明问题。

    一口气跑到半山腰,甩掉了司机大哥。

    黄永威一脸得意,嘀咕着又省了二十块钱。

    相较于茅山,崂山就做的更加隐蔽。

    在山上七拐八拐的,他带着我来到一扇不起眼的大门前。

    这里更像是一个无人朝拜的庙宇。

    推开门,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终于来到这崂山大派之中。

    它似乎是隐藏在深山中,但又不太像。

    “永威师兄,你回来了。”

    “永威师兄……”

    一路上,全部都是跟他打招呼的道士。

    可给他膨胀坏了。

    “你现在没事儿吧?还能坚持吗?”

    “我没事儿,就是睡觉的时候,我就会出现在那武家庄,然后每天都会重复那一个梦;不睡觉应该没事。”

    “这就奇了怪了,我先给你找间屋子让你住下?明天再去找我师傅可以吧?”

    “你说了算,毕竟这是你家。”

    “家?这只是我上学的地方。”

    他领着我来到一个宽广的院子。

    这里面有花草树木,还有假山,流水。

    尽管我不懂风水,也知道这地方不错。

    “这是我屋子,你住这里,我旁边这个。”

    “不一样么?”

    “我屋子里面有祖师镇压,就算你体内真有什么邪祟,也翻腾不起来。”

    “谢了兄弟。”

    “跟我客气什么。”

    夜里,两点六分的时候。

    我心口的部位传来一阵阵绞痛。

    我双手用力捶打着胸口,依然没办法缓解那种疼痛。

    我闷哼一声,从床上跳起来之后,我用头使劲的装着床铺。

    大概能有十分钟,胸口的那种痛感散去。

    我躺在床上,胸前被我抓的血琳琳的。

    被子也被我蹬到床下。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股倦意袭来,我再次昏了过去。

    还是那个地点,还是那个梦。

    我先身入火海,然后就是武家庄。

    曹怀英的冤魂,那伙儿黑衣人的屠杀。

    我双手紧紧抓着一个东西,想醒过来,却怎么都没办法。

    ……

    伴随着一声鸡鸣,我脸上痛苦之色慢慢褪去。

    身下的床单跟被子已经被汗水打湿。

    我拉开门,黄永威也刚好出门。

    他看到我这样子,脸色一变,然后跑了过来。

    “走,我带你去见我师傅。”

    崂山一间偏房里,我见到了他师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