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253章 建设路365号

时间:2018-02-11作者:缘芳情

    裤子都没提,我直接冲出厕所。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

    齐舒雅的门被关上。

    我有些恼怒,这特么的什么情况?

    要是觊觎我的美色,直接来上我不行吗?至于这么偷窥么?

    我走过去暴力的推开她的房门。

    她只穿着内衣靠在床头看书。

    看到我,她尖叫了起来。

    对面的楼层灯亮了不少。

    我冲过去堵住她的嘴巴,示意她别叫了。

    她点头。

    “齐舒雅,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干嘛?你是想干嘛吧?”

    她双臂环胸,警惕的看着我。

    “你要是想看我,我给你看还不行?你别老偷窥,那让我很反感。”

    “你有病啊,你给我滚。”

    “当我他妈的愿意在这不成?”

    一气之下,我穿上衣服离开她家。

    走到街道上,迎面的风让我打了个哆嗦。

    已经深秋了,天气凉的有点过分。

    阿嚏。

    我打了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我心里越发的不爽。

    这特么看我撒尿,我还不能有点脾气。

    两束车灯晃过,一辆车停在了我旁边。

    “对不起,我语言过激了,回家吧,不然冻感冒了,你这才刚出院没多久。”

    “我也有错。”

    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躺在床上,我把门跟关死。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她穿着职业装来敲门。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洗漱了一下之后,上车跟她一起前往工地。

    正如黄永威所说,站在山路上看村落,那是一个庞大的太极图。

    “你笑什么?”

    “这里是居民楼吗?”

    “是啊,怎么了?风水不好?”

    “我也不懂这些,不过大黄说已经把这里给改成风水宝地了。”

    “那太好了。”

    车子停在施工工地外。

    那彩钢瓦房又多了几排。

    “又来工人了?”

    “嗯。”

    走过去,一个带着安全帽的人小跑过来。、

    我认识他,几个月前来看那石棺的时候,他就是工头。

    “齐总,您来了。”

    “嗯,这里还顺利吗?”

    “顺利,自从上次之后,顺风顺水的,预计一个月之内,就可以把大楼建起来。”

    “不错,有什么事情跟赵总监说,什么事儿都可以商量的。”

    “好嘞。”

    “去忙吧。”

    赶走这工头,齐舒雅冲我挤了挤眼。

    就好像一个作对数学题的孩子在炫耀一般。

    我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尤其是她这双黑黑的眼睛,我昨天晚上明明看到是她。

    可她为什么不承认呢?

    “你怎么了?”

    她推了我一把。

    “没什么。”

    我使劲摇了摇头,我最近是怎么了?

    “要进去看看嘛?”

    “当然啦,我还准备给你当监工呢。”

    我抬脚走向那彩钢瓦房。

    推开我当初住的那间房子,里面弥漫着臭脚丫子、臭袜子味。

    这里毕竟没有充足的水源可以洗漱。

    “你来这里做什么,有股子怪味。”

    她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看看呗,当初我差点死在这。”

    “啊…对不起啊,我当时不知道。”

    “没事儿,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你知道当时你被那只猫给抓到什么地方了吗?”

    “你问我?你不记得?”

    “我……”

    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忘了,当时血都快流光了,那还记得这个。”

    “就在以北的那片树林,好像是什么武家庄的村口。”

    “武家庄?”

    我双眼瞪圆,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那老头老太太纵然已经死了,但是那个小女孩跟那个黑衣人依旧不可小觑。、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没什么,以前去过那里而已,据说那村子里面全部都是鬼。”

    “你可别吓我呀。”

    “呵呵。”

    在这里呆了一天,我也见到了赵然然。

    她灰头土脸的,已经没了那种少奶奶的风范。

    “你小两口怎么来了?”

    她抹了一把头上的尘土。

    “瞎说什么呢。”

    齐舒雅上去掐了她一把,然后招呼我一声让我自己到处转转之后,跟赵然然向一旁走去。

    我也懒得去听她们说什么,就顺着往北那条路走。

    树林里都是一些烂树枝,黄树叶。

    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哥哥,你要去哪?”

    “谁在那?”

    我猛地转身向四周看去,周围出了枯黄的树叶,再无他物。

    “谁在那?”

    我又叫了一声。

    “哥哥,往前走,我再等你。”

    我心里一沉,我被人盯上了。

    刚要转身,她的声音再次传来,“来了就先不要走了,不然会连累别人。”

    我心中一凛,这特么的。

    咬了咬牙,我继续朝北走。

    走了能有二十多分钟,路变得崎岖起来。

    五分钟后,一条小河出现在面前。

    泛着浑水的河面上,站着一个身着红装的小女孩。

    对她,我并不陌生。

    正是在武家庄,想致我跟黄永威于死地的小女孩。

    “哥哥,你果然来了。”

    “你想做什么。”

    “哥哥,有人想要见你,所以我来给你传句话。”

    “想见我,为什么不亲自现身?”

    “他说不能亲自见你,不然大计功亏一篑。”

    “是嘛?那就别见了。”

    我转身,刚要离开,就感觉双脚被什么东西攥住。

    阴阳眼也看不到那是什么东西。

    只是黑黑的一团。

    “哥哥,你最好还是跟我走一趟,免得多生事端。”

    ……

    武家庄外,我看着那一座座毛坯房,心里一万个抗拒。

    似乎那里面有一张张血盆大口想要把我吞下。

    “走吧。”

    “到底是谁在等我?”

    “故人。”

    走进武家庄,还是在她家。

    破旧的房门让我想起在厨房我差点被劈死的场景。

    “这一次,跟上次不同。”

    她似是看出我的想法。

    “但我并没有什么故人是住在武家庄的。”

    “是建设街365号的故人。”

    “什么?”

    我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建设街365号,就是荆州佘老三当初带我住的那套二层小楼。

    她说建设街365号的故人,难道是指佘老三?

    记得当初那宠物店的黑猫就说过佘老三并没有死。

    难道佘老三真的没死,就隐藏在我周围?

    但我确实看到他被勾魂阴差带走。

    如果真的没死,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