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183章 是谁的脸

时间:2018-01-17作者:缘芳情

    她的脸全部被头发挡住,我一点都看不到。

    一件深蓝色,类似于儒袍的东西被她穿在身上。

    她慢慢的向我飘过来。

    这一次,我并不害怕,因为她只是一个含冤而死的阴魂罢了。

    来到我面前之后,她停了下来,弯腰从我手中拿走了那一撮发丝。

    透过月光,我看得到,她惨白的脸上留着几条血痕,但是双眼却被挖走。

    我没说话,她也没说话。

    一人一鬼在月光下就这么僵持了许久。

    我屏着呼吸,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又转过身,慢悠悠的走进了厕所。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

    厕所门被狠狠的关上。

    而这时候,屋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呼——

    我拍着胸口,感觉刚才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壮着胆子,我再次推开厕所的门。

    那个女鬼已经不见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当赵然然敲开齐舒雅的门之后,嘴巴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她扒着脑袋往里面看了看:“舒雅在吗?”

    “她在我房间,昨天晚上我们换房了。”

    “哦,那我去。”

    走的时候,她还冲我竖了竖大拇指。

    等齐舒雅起床之后,我们四个人到餐厅吃了顿早餐。

    这一次,我跟她坐在一起倒也不显得那么拘束。

    席间问我老鼠的事情怎么样,我说老鼠已经被我抓到丢了,不过为了避免再碰到老鼠,她就干脆住我房间,我再换一间房。

    吃过饭后,我们四人打车来到了故宫。

    这里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眼望去全部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你说这也不节假日的,为什么还这么多人。”

    “天朝最不缺的就是人,少bb,买票去。”

    四张票,我们四个人挤到中午才买到手里。

    好不容易挤进去,我们几个人都失去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趣。

    这人也忒多了。

    本来还琢磨着去三大殿里面看看呢,但是门竟然给锁上了,不让进。

    没办法,我们只能老老实实的跑去珍宝馆之类的地方,看看那里面的玉玺还有各种佛像。

    其中,一个镶满黄金跟珍宝的三足杯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看我停留在这,黄永威也凑了过来:

    “哟,还挺识货嘛,怎么着?这东西不错吧?”

    “嗯,挺好看的什么来头?”

    “葡萄美酒夜光杯,知道了吗?”

    “传说是真的?”

    “假的,古人故意扯淡的罢了,不过这个杯子是某朝皇帝用的杯子,所以就放在这了。”

    “你丫真能扯淡。”

    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差不多逛了个遍。

    什么九龙壁,御花园乾清宫的,反正有什么都逛遍了。

    但是在后花园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独立出来一个小院,里面有一口古井。

    这时候,黄永威贼兮兮的凑了过来:

    “想不想去看看那口井?”

    “不想,一口井有什么可看的,不看。”

    “你懂什么?这口老井可是有渊源的,传说在白天的时候,你只能看到井底有许多的碎石和杂草,和普通的废井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有月亮的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再往下看,就会看到不一样的景象。出现在你眼前的是一口有水的井,但是井底倒映的却不是你的脸,突然出现一张陌生的脸,想想都觉得刺激。”

    “有毛病,故宫五点关门你不知道吗?”

    “这个就需要一点障眼法了。”

    “什么障眼法?”

    “这个。”

    他拿出两个折成三角形的符纸。

    “这个叫隐身符,但是并不代表可以真的隐身,而是把气场给隔绝出去,明白我意思不?”

    “不明白。”

    “就是用上这种符纸,我们可以隔绝掉电子眼,所以我们只要躲过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们就可以继续呆在里面。”

    “靠谱?”

    “废话。”

    ……

    四点半多点的时候,故宫的工作人员就开始执行清场工作,所有的游客不管是不是刚进来的,都要被赶出去。

    这个原因其实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各种版本的都有。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人今天就要揭开这层面纱了。

    “然然,你先带着舒雅回酒店,我们两个人有点事儿。”

    “那好吧,你们早点回来,别犯错误。”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我感叹道:“到底还是成熟的女人懂事儿啊。”

    “废话,快点,干活儿了,把符塞在嘴里,别咽下去就行。”

    吞在嘴里之后,我们两个人尽量的避开那些工作人员。

    就算被发现之后,他们也不会跟着我们,到时候我们就会找个角落躲过去。

    五点钟之后,没了人气的故宫显得格外的冷清。

    躲在角落里,我都有些想撒尿的感觉。

    “你说,我们跟后花园是个对角的距离,能过去吗?你这符……”

    “别bb,我说行就肯定行。”

    六点钟左右,是那些警卫的最后一波巡逻,巡逻完了他们就会有一部分下班,另一部分值班。

    好不容易熬到六点钟,我跟这黄永威鬼鬼祟祟的往御花园走去。

    在翻过几个墙头之后,我俩来到这口老井旁边。

    往下看了一眼,发现倒映出来的,就是我的脸啊,哪有像他说的那么渗人。

    不过我也没说啥,到时候他自己看了就明白了。

    谣言都是以讹传讹的。

    坐在墙角的石凳上,我俩联机玩起了荒野行动。

    我之前的老本行就是玩枪,自然6的一批,但是黄永威这小子每次都被干死。

    几局游戏下来,时间已经直逼十一点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小时里,每过半小时就会有一波巡逻队。

    但是十一点之后,就没有了。

    最后的这一个小时,是最难熬的,也是最激动人心的。

    终于,时间停在了十二点。

    黄永威拉着我趴到了井边。

    皎洁的月光照射在井里,虽然能看得到水,但是却看不到他口中那个陌生的脸。

    十二点五分的时候,还是没看到那张陌生的脸。

    “切,你就会听那些谣传扯淡,哪有什么陌生的脸。”

    “不对啊,会有的啊!”

    “滚犊子吧,咱俩刚到这的时候我就看了一眼,那时候我就……”

    说到这,我突然回过神儿了,六点多钟那会儿,我在井里看到的脸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