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138章 又见人偶

时间:2017-12-19作者:缘芳情

    十多米的距离,我就这么被丢了回来。

    “天玄快走。”

    伴随着这声音,我看到黄永威把身上那根擂管塞进了女尸的嘴巴里。

    在爆炸声响起的那一刻,我看到黄永威钻进了那青铜棺里。

    轰隆隆——

    这主墓室开始塌陷,石块从上面掉了下来。

    我刚要重新进去找黄永威,就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向下坠去。

    伴随着一声巨响,我落在了一堆很硬的东西上面,身上多处被刺破。

    黑暗中,我拿手摸了一下,摸到一个骷髅。

    我此时神经有些麻木,可以说已经不知道害怕了。

    木然的从这大坑里面爬上去,我才发现,这就是我跟大胡子分开的时候通往b区的通道。

    我从主墓室,掉进了这尸坑?

    坐在尸坑的旁边,我坐了很久才慢慢缓过来。

    耳边一直都在回想那句话:百年古墓,闯入者死,四人入,一人生。

    我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报仇雪恨。

    是那个老太婆引我们进来的,就算要死,我也要拉她下地狱。

    我是白无常的契人,就算我死了,他应该也会想办法送我还阳吧。

    顺着来时的路,我径直向前走去,周围无边的黑暗现在给不了我任何的恐惧。

    走到那个丁字路口,我特地看了一下,a区。

    也就是说,刚才那个主墓室,并不是a区,而a区,应该是另外一个神秘的地方。

    a区的通道,有些像医院里的住院楼一样,一个个的房间在通道两侧。

    房间的门是一扇破旧的铁门,房间里还有一张张铁床,旁边是一个木桶。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床是用来做什么的。

    往前走了一段,前面竟然有了一丝丝微弱的灯光。

    处在黑暗中不怕的我,看到灯光之后,我竟然有些害怕起来。

    这时候,我身后刮过一阵阴风。

    我回过头,两个身穿白大褂的日本医生出现在我身后。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两条胳膊就被他们给架了起来。

    无论我怎么挣扎,他们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

    而这时候,我的耳边也传来一声声人们的惨叫声。

    a区的通道也出现微黄的灯光,我也能看到每个房间里的场景。

    一个个的同胞被这群狗日的给粗暴的摁在床上,手中的手术刀不断的划过皮肉,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往外狂涌。

    拐了两个弯,我被带进一个类似于审讯室的地方。

    那个在阴宅正殿里出现过的老太婆就坐在桌子后面。

    我被摁在椅子上,双手被铁链捆在椅子上。

    靠背上的铁刺已经让我的后背变得面目全非。

    “あなたは陰陽師?”

    “老子听不懂鸟语。”

    我一生气,一口浓痰吐了过去。

    老太婆看起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竟然拿出一个两个电极夹在这铁质的椅子上。

    只是一下,我就感觉脑袋有些麻木!

    我更多的是迷惑,我已经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在梦里。

    “你是阴阳师?”

    “我是你妈比我是,有种放开我单挑。”

    咔——

    我身后那两个日本医生竟然真的打开了我双手上的铁链。

    起身的时候,我拿中指在椅子靠背的铁刺上摁了一下。

    趁着两人不注意,我单手并作剑指,狠狠摁在一名日本医生的额头上。

    瞬间,这日本医生就好像自燃了一样,被我点这么一下就变成了一滩黑粉。

    跑出这个房间,我见路就拐弯,我现在头脑被电的有些发昏,根本分不清方向。

    “跑吧,跑吧。”

    那种阴森森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

    不知跑了多久,我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上。

    靠在墙角,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从我进入这狗屁地方到现在最起码也有十个小时了。

    十个小时滴水未进,我也只是靠着那股求生的欲望才撑下来的。

    现在黄永威也凶多吉少,我手中一张符纸也没有,出去的几率根本不足百分之五。

    突然,我看到一个浑身通红的婴儿从另一条通道爬了过来。

    虽然已经坐好受死的准备,但是一看那婴儿,我也不敢多做动作,憋着呼吸偏到一边,试图给它绕道。

    在它经过我脚边时,我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气透过我的小腿往我身上涌去,全身瞬间变得冰凉冰凉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那个鬼婴似乎没有看到我一样,从我的身边走过,慢慢向我来时的路爬去。

    在鬼婴走后,我站起来,往他爬过来的地方走去。

    可能……

    求生的欲望在什么情况下都有。

    尽管知道我这情况九成九是要撂在这的,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就凭那句:四人入,一人生。

    一瘸一拐的在转了几个弯之后,我无力的摔在了地上。

    眼前一片黑暗,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看到两个日本的医生再次把我架了起来。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微微睁开双眼。

    土质的天花板上挂着一个昏黄的灯泡。

    我被绑在一张铁床上,四肢都被禁锢,就连脖子,都一样。

    周围,是一个铁盘,上面放着做手术用的道具。

    还特么有一把杀猪用的那种长刀,锯子。

    残破的铁门被推开,三个戴着白口罩的日本医生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人手里还端着一个正方形的木盘子。

    当我看到木盘子上的那个东西之后,一股恐惧感直接笼罩了我。

    一股从头到脚的寒意让我打了个哆嗦。

    那木盘子上的是一个人偶,就是那次佘老三住院的时候被人掳走,然后我跟张真人进入结界救他的时候,我看到的那个人偶。

    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

    另外两个日本医生来到我旁边,手里还拿着一根黑色的笔,在我身上勾勾画画。

    那人偶的眼珠动了动:“私は彼の心、とてもおいしい、私は速く回復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良い母親。”

    那两名日本医生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种剜心的刀子,眼中的恶毒毫不掩饰。

    看到那把刀,我有些无奈的意味吧!

    这把刀子我见了三次,每次都是要剜我的心的,想想挺可笑的。

    躺在铁床上,看着离我的心脏越来越近的刀,我慢慢闭上了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