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终生路 第084章 三个月后

时间:2017-12-03作者:缘芳情

    “你可真他吗会作死。”

    佘老三突然又跑了回来,拉住我就往门外推。

    而他自己则留在了屋里。

    这是他第二次用这种方式救我,第一次是在珊瑚村。

    “快他妈的走,我手机在楼下,给我师姐打电话,让他来救我们。”

    “好。”

    我在墨迹下去也只会送双杀,所以我拔腿就往楼下跑。

    刚来到楼下,还来不及掏东西,一个重物就从楼上掉了下来。

    佘老三满口血沫的躺在地上,呼吸越来越微弱。

    他微微张着嘴,在说着什么。

    我凑近之后,听到他说的话。

    他说快送他去医院。

    ……

    这可能是我第二次送他去医院。

    他身上的骨头断了五六成,连医生都说能活下来是个奇迹。

    在病床上昏睡了三天他才悠悠醒过来。

    给他倒了杯水喝下去之后,他眼睛里才算有点神采。

    指了指他的衣服,他冲我不断点着头。

    把衣服拿给他之后,他又指着口袋。

    掏出来,里面是一个大拇指粗细的药瓶子,里面是一种黑色的液体,还散发着恶臭。

    他脸上带着笑容,冲我点头。

    “这是什么?”

    他点头。

    “这是药?”

    他点头。

    “你特么能说句话不?”

    他还是点头,但是眼中也出现一丝怒色。

    妈卖批。

    我也懒得跟他说话,把东西塞进他上衣口袋里,我坐在旁边玩起了游戏。

    为了不让我爸妈担心,我还转么给他请了保姆来伺候他的吃喝拉撒。

    就这样,他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

    三个月内,小区里也再没有发生过命案。

    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令人恐惧的东西再次出现了。

    佘老三所住的医院里突然有好几个医生暴毙而亡。

    急急忙忙赶到这里之后,佘老三双手推着轮椅正准备往外走呢。

    撞了个满怀,佘老三差点没摔在地上。

    “你火急火燎的干啥?”

    “我来找你啊,听说这医院死人了?”

    “死个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比如手术失败啥的。”

    “好像跟我以前上班的地方有点关系。”

    大楼后院,三具蒙着白布的尸体被摆放在这里,法医也在这里,但是脸色并不是很轻松。

    站在楼上,我看到那尸体露出的手。

    那伤口。

    是梳子造成的!!

    “是梳子。”

    “又是她,看来她已经追到这里来了,我们得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被她弄死吗?就你这身子骨还准备呢?”

    “那有什么办法?我师姐已经被关了三个月的禁闭了,估计是我师傅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提及他师傅,我脸色就有些不对劲儿。

    “诶诶诶,得,我不提我师傅还不行吗?”

    “不是,我想说,谢谢,那天如果不是你把我推到门外的话,我可能已经死了。”

    “跟我客气啥,我还利用过你不是?不过你小子为什么这么招鬼待见?你想过没有?”

    “你知道?”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你肯定有什么东西是鬼最喜欢的。”

    “我的血?”

    “不是,如果是血的话,那天你已经被吸干了。”

    烦躁的抓了抓脑袋,我再次回到窗户边向楼下看去。

    突然,那三具尸体中,有一具尸体猛地睁开了眼睛。

    紧紧的盯着我,似乎,嘴角还勾勒起一丝邪笑。

    猛地向后退了两步,险些撞在佘老三身上。

    “你干嘛?”

    “楼下的尸体好像活了。”

    “扯淡,死的还能活了?那家伙现在也不可能出来害人,上次我虽然没打过她,但还是让她付出了点代价,这才仅仅四个月的时间,可不是她杀几个人就能补回来的。”

    “那也是三条人命啊。”

    “你错了,那只是三条寿元将近的人命,就算那女鬼不杀,他们也撑不过几天,我在这里住了四个月,我认得他们。”

    “你怎么就断定他们活不过?”

    “我们阴阳先生不只是驱邪抓鬼,看相也是略知一二,他们印堂发黑,手掌宽大却时常不听使唤,这在阴阳圈子里面,叫勾魂,意思就是阴差已经告诉他们死的时间了,他们在害怕。”

    “荒唐。”

    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那么厉害?”

    “你是聋子吗?她说她三百年前就是那么死的,三百年前的鬼,如果不是怨念太重,现在都做了阴司了;说起阴司,我就想到鬼血了,我上衣口袋里那瓶黑色的东西,就是鬼血。”

    “什么?你从哪弄来的。”

    我惊呼一声,连忙走到他衣柜里掏出了那一小瓶的黑色液体。

    “阴司的血我不能弄得到,但是这女鬼少说也是三百年修为的鬼,所以我就弄了点她的血,希望能有用吧。”

    “谢谢。”

    我感觉眼眶有些湿润,生死关头,他竟然会为了我的一条胳膊,甘愿冒险取血。

    “不用这样,那条胳膊本来丢不掉,但你为了我不死去挡孙传庭的拐杖,所以是我欠你的。”

    我有些激动的点点头,跟他打声招呼之后下楼买饭去了。

    医院的后院门口,运往火葬场的运尸车还没有走,好像是车子出什么毛病了,正在等另一辆车。

    绕过运尸车,我在旁边的小摊位买了两屉小笼包吃了起来。

    也就十来分钟吧,我就解决了面前的包子。

    给佘老三买了两张鸡蛋灌饼,我便朝医院的位置走去。

    正巧这时候,一辆运尸车慢慢的开进了后院。

    扑鼻的尸臭味差点没让我吐出来。

    路过大门口的时候,正巧看到医院的人在搬尸体,就多看了两眼。

    我也不是没搬过,但还是好奇。

    就在这家医院死的那三个人被拉出车厢的时候,其中一具尸体的眼睛突然睁开。

    依旧是那诡异的笑容,让我愣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愣在这里,我竟然忘了离开。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笑容,却让我怎么都忘不掉。

    但仔细看的话,他还是闭着眼睛,完全不复刚才的样子。

    目送着运尸车缓缓的离开,我也总算能舒口气。

    刚才着实可怕。

    就在我刚松口气的时候,运尸车突然冒出来一双手扒在了车顶。

    紧接着,一颗人头从里面冒了出来。

    他诡笑着,冲我不断挥着手,那口形似是在说:

    拜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