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你是我的荣耀 30.第二十九章

时间:2021-02-28作者:顾漫

    www..,最快更新你是我的荣耀 !

    第二天一早,于途正式回研究所上班,先去了一趟张教授的办公室。张教授对他的回归早就心里有数,表情显得很波澜不惊,还带着点爱答不理。

    他坐在桌后翻着一份可研报告,“我跟你怎么说都不听,老胡一个电话西安也去了,也肯回来了?我是你老师还是他是你老师?”

    老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但于途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沉声解释说:“跟胡所没有关系,在西安……我自己想清楚了。”

    “真的想清楚了?”张教授合上正在翻阅的报告,捏了捏眉心,收起了刚刚的一番故作,“老胡让你从西安回来就直接上班,你没答应,难道不是因为还有疑虑?”

    他叹气说,“你不要把我上次说的话放心上,后来我也仔细想了,你们现在面对的环境跟我们那会又不一样,我们那会是难,但是哪行哪业不难呢,大家都一样,反而上下一心,心里没有落差。现在不一样了,年轻人的生活成本高了,行业之间的差别大了,人心怎么能不变,变才是人之常情。上次我说的话脱离了实际和人情,这点我要向你道歉。”

    于途有些触动,“老师……”

    张教授挥手打断他的话,“所以我会理解你的一切选择,不管怎么选你都是我的学生。但是如果人回来了,心里却还有怀疑和犹豫,反而什么都做不好。”

    他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想清楚了?”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话,可是面对老师如此慎重的询问,于途却莫名地想到了工作之外的东西……

    他避开了正面回答,沉声说:“我会全力以赴。”

    张教授欣慰地点点头,“那就好,我们航天的队伍越来越年轻,去年北京那边有35岁就当上总师的,我希望你也向这个方向努力。”

    说到这里,张教授想起来问,“关在怎么忽然病了?要不要紧?”

    于途顿了一下说:“他说是没什么关系,叮嘱我让同事们别去看他。”

    “这人就这脾气。”张教授放下心来,“那他的工作你们多担一点,去忙吧。”

    于途点头,正要出门,老头又喊住他。

    “上次那个女明星,其实还是不错的,说话也有点道理……”老头咳了一下,表情有点不自在,不过他迅速地摆出一副严师如父的姿态,“你自己的终身大事也要考虑了,我看她不错,你要积极一点……行了,去吧。”

    于途却没有动,他沉默了一会,抬头看向自己的老师,像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老师,我凭什么?”

    老头一愣,随即气不打一处来:“我这就不懂了,你堂堂未来总师,名校毕业,哪里配不上一个女明星了?钱?那你就算年薪百万千万,赚的也没人家多啊。你哪里没信心?”

    “我们航天是最浪漫的职业,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东西,”老头气得赶他,“快走快走,看着你就来气。”

    恢复上班的第一天,于途没加很久的班,六点多就离开了单位,直接去了华山医院。

    走进病房的时候,关在和他的夫人沈净正在吵架。关在看见于途宛如看见救星,头大地指着于途说,“你自己问他,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哪有不上心推销你师妹……哦不是,介绍。”

    他夫人瞪了他一眼,转而看于途,“上次在我家吃饭才多久?两个月都不到,就有女朋友了?”

    于途停顿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配合地说:“是有了。”

    “照片呢,看看。”

    于途当然拿不出来,他夫人没好气地说,“没有就没有,看不上就看不上,用得着这么不磊落吗?”

    关在百口莫辩,谴责地看于途,“你牛吹那么大,说人家女孩子喜欢你,连个照片都没有?”

    不等于途回答,他又跟夫人献媚,“老婆我跟你说,老于这人看着老实其实是败絮其中,我以前也被他骗了,这几天他守夜,我才发现真相。给你师妹介绍也是害了你师妹。”

    于途提起精神参与到话题中:“我怎么败絮其中了?”

    关在得意洋洋地:“你大半夜的看女明星的视频,还不止一次,我都看见了,这是正经男人做的事吗?”

    于途眉心微皱,却也不否认:“我戴着耳机……吵醒你了?”

    关在说:“没,我是白天睡太多晚上睡不着了,醒过来看见的。那个女明星叫什么名字来着,还挺有名的。”

    沈净看着于途,颇为意外又颇有兴趣的样子,“于途你还会喜欢明星?真的看不出来啊,哪个女明星?”

    于途面色平常地回答:“乔晶晶。”

    关在连忙说:“对对对,就是她。看看,承认了吧,我就说不靠谱吧,都三十了还追星,可见是个好色之徒,完全没我这么老实可爱。”

    关在胡侃起来还是像以前那般神采飞扬,然而到底虚弱,没多久便话越来越少,最后悄悄地昏睡了过去。刚刚还热热闹闹的病房,一下子便陷入了沉寂。

    沈净的目光在他苍白的脸上静静地凝视了一会,站起来对于途说,“我们出去吧。”

    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沈净跟他解释了一下,“刚刚故意和关在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我不想让他觉得……”

    她没说下去。

    于途说:“我明白。”

    沈净勉强笑了一下,“其实,我也不想把我师妹介绍给你了。”

    她的语气特别平静,“回头人家怨我怎么办?你和关在一个样子,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只知道工作工作,最长的一次一年有一半时间不在家,剩下一半天天加班。”

    于途以前就常听沈净抱怨关在工作忙顾不上家,每次他去关在家吃饭,沈净总是要念叨一遍的。但是那个时候,她是带着笑的,抱怨不是真的抱怨,而是一种乐趣。

    可是现在,却是真的伤心欲绝。她喃喃地:“说话也不算数。说好的,以后等他厉害一点,会申请带我去发射场亲眼看着他的作品飞去太空……他总是骗我,总是说话不算数……”

    沈净反复地说着,最后再也撑不住,捂着脸,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

    于途一径地沉默着。

    这样的情形在这几天不断的上演,沈净在关在面前多坚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就有多脆弱,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崩掉。一开始他还会安慰,但是渐渐地他明白,任何言语上的安慰都太苍白,没有任何作用,沈净需要的也不是安慰,而是宣泄。

    他仰头靠在椅背上,出神地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在心底压了一天的身影。

    想起她眼睛里渐渐熄灭的光,想起她说:“我再也不会问你为什么了。”

    然后就转过身,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坚定地、骄傲地走远。

    那一刻看着她的背影,他的脑子里涌出很多疯狂的念头,比如说冲上去拉住她,抱住她,锁在自己怀里……

    但是然后呢,他能给她什么?

    也许连最基本的照顾都做不好。

    好一阵子,沈净才恢复了平静。于途递了一张纸巾给她,她擦了下眼泪。“不好意思,让你天天听我抱怨,我其实不是真的埋怨他。”

    “我就看中他这么投入这么认真的样子,可是我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等老了,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是现在没有了。”

    于途这时才说了一句:“医生说治愈的希望很大。”

    沈净摇摇头:“你不懂。”

    她没再说下去,看了下手机,站起来说:“关住说已经接了孩子回家,一会就过来,今天晚上他守夜,前阵子真是辛苦你了。”

    关住是关在的弟弟,是个自由摄影师,之前一直在国外跑,昨天才赶回来。

    于途也站起来,“应该的。”

    关在醒来的时候,病房里一丝声响都没。于途在床对面靠墙站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隔壁床的病人今早出院了,关在平时嫌人家聒噪,现在却发现,病房里还是有点动静好。他咳了一下,于途抬起头,“醒了?”

    “嗯。你还没回去?阿净呢?”

    “嫂子回家看孩子了,关住还没到,我等他来了再走。”于途把床摇起一些,倒了杯温水给他。

    关在慢慢地喝了几口,“刚刚我睡过去,你嫂子是不是又哭了?”

    于途接过杯子放回桌上,没回答。

    关在叹了口气:“眼圈老是红红的,还在我面前装,傻乎乎地。”

    “你不傻,有病拖到现在。”

    关在脸上浮现一丝懊悔。“平时就一些小病小痛,我也不知道这么严重,不然早来了。”他看向于途,“你别这样行不行?现在癌症又不是绝症,我查了,我得的这种治愈希望挺高的,我这意志力绝对能战胜。”

    于途点点头,“行,我信你。”

    “你今天正式回去上班了?”

    “嗯。”

    “不离职了?”

    “不了。”

    “因为我?”

    “脸别这么大。”

    关在笑了一下,“以后少来医院这边,你要开始忙死了,呸呸呸……忙飞了。”

    提到这个话题,他又把工作上的一些问题交代了一遍,接着又再度叮嘱,“先别跟单位里的人说我的事,胡所知道就行了,我现在可不想应付小孟他们。”

    “我知道。”

    “我起码两年干不了活了,反正都交给你了。”

    于途“嗯”了一声,很平淡地说:“你放心。”

    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于途走到沙发坐下,从心底泛起一阵疲惫。翟亮恰好拿着手机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他,一声怪叫,蹦到他面前。

    “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不回我微信。”他急急地在手机上点开一个视频,递到于途面前,“刚刚班级群里发的,大家正在热烈讨论呢,怎么回事啊?”

    于途的视线慢慢地移到了手机上,视频里,他和乔晶晶正站在kpl的舞台上接受主持人的采访。

    翟亮蹲在沙发边上打量他:“我琢磨了下,这难道是……‘大街上随处可见’?”

    于途不由自主地把手机拿到手中,目光落处,摄像正好给了乔晶晶一个特写,她对着镜头嫣然而笑。

    于是他也弯了下嘴角,将手机合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来说,“再也见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