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31章 杀戮考验

时间:2017-11-19作者:水道不孤

    克鲁斯教官位于两座大型兵营中间的空地上,他正在向周围的七八名盾剑战士正演示战士的技巧。

    此时维特鲁威上前单膝跪地拔出长剑行军礼说道:“尊敬的克鲁斯教官,盾剑战士维特鲁威前来报到。”

    正在一众学员中讲解战士技能英勇打击使用技巧的克鲁斯教官被突然出现的维特鲁威打断,略有不悦,但是维特鲁威行礼标准,执礼甚恭,也不好发作,于是撇嘴说道:“你莫非是来接受考验的?”

    维特鲁威长剑回鞘,右手抚胸说道:“尊敬的克鲁斯教官,我对战士的战斗技巧略有心得,还望克鲁斯教官准于考验。”

    “那么你认为战士最重要的技巧是什么?”克鲁斯教官询问道。

    维特鲁威自信一笑淡淡答道:“当然是对体力的控制。”

    这一句话就是维特鲁威对战士这一职业的深刻理解,低阶职业者基本没有掌握本职业专属的类法术技能,但是也很少有职业者去尝试转职,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对自身职业的作战技巧有着深刻的理解而对其他职业的理解却很陌生,根本无法发挥出远超自身身体属性的战斗实力。

    维特鲁威作为一名肉盾战士长年与游荡者切磋,他将战士的战斗技巧浓缩成为一句话,那就是“对体力的控制”,这是他发自肺腑之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六个字,道尽了他对战士这一职业的深邃理解。

    因此,维特鲁威闭着双眼,满心得意,期待着克鲁斯教官发出惺惺相惜,如遇知己的感叹。

    。。。。。。

    然则:

    “哈哈哈哈。。”克鲁斯教官仰天长笑,然后以及其严肃的表情竖着三根手指对着维特鲁威怒吼道:“错!大错特错,战士的技巧只有三点,第一点是力量,第二点也是力量,第三点还是力量。”

    。。。。。。

    。。。

    。

    维特鲁威对于这种白痴型战士。。。当然是无言以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个克鲁斯教官只怕也是个从头到尾只会用英勇打击的货色。

    至于这家伙是怎么提升到合脉期实力的?

    这还用说,肯定是在决斗场上和跟他一样的白痴战士,互砍英勇打击,最后他力量更胜一筹,从而顺利晋级,他就是个纯粹的力量迷信战士,以后在野外单独遇到同阶游荡者的时候,他就知道什么叫敏捷压制,什么叫不跟他比力量,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克鲁斯教官怒吼出自己对战士这一职业的发自内心的的深邃理解后,胸怀大畅,心平气和地对维特鲁威质问道:“战士,你的力量有几点?”

    维特鲁威吞吐说道:“。。呃。。这个。。8点。”最终维特鲁威还是决定如实回答。

    “哈哈哈哈。。”克鲁斯教官仰天大笑,这次连他身后学习的战士们也跟着一起哄笑。

    维特鲁威顿时生一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

    只听克鲁斯教官笑完之后,以淡漠地语气说道:“你可以走了。”

    “。。呃。。为什么?”维特鲁威不死心地问道。

    “因为力量低于10点的战士,根本没有参加考验的资格,你连任务奖励的瓦钢塔盾都举不起,艾金大牧首资助的精良武器是力量需求10点的瓦钢塔盾,而不是你手上的小型盾牌,还不快滚,浪费我的时间。”

    “。。呃。。。”

    维特鲁威只得悻悻离开。

    。。。。。。

    选择性任务:“烟兹尔将军的考验”。

    任务状态:失败了一半。

    现在唯一的希望只剩下去哈米尔教官处报道去接受射手考验了。

    机会仅剩一次,必须严谨以待。

    维特鲁威匆匆离开军部大营,跑步进入职业者交易市场,花费了3枚金德勒购买了一身白板皮甲和白板长弓,老板还赠送了一壶箭矢,至于他的瓦钢盾剑与战士套装,自然是让大水蛇带走藏好。

    穿戴整齐之后,一名高大威猛的弓箭手维特鲁威新鲜出炉,虽然白板长弓背在他身上,完全就是个装饰品,但是这个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自己去参加射手考验还提个盾牌,背把长剑,这不是找抽吗?

    希望哈米尔教官不是白痴。

    呃。。。不对,是希望哈米尔教官也是白痴,让自己能够蒙混过关。

    。。。。。。

    哈米尔教官位于高级射手塔楼之下的空地前。

    他身穿一身土黄色皮甲,身背一柄烟色长弓,正在对身前两名身穿锁子甲的弓箭手大声训斥,维特鲁威隔老远都能听见。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们这些穿锁子甲的射手,你把你们当成战士还是移动箭塔?”

    “真正的射手,要在跑动中射击,射击中跑动,要在翻滚躲避攻击的一瞬间,反手射出一箭,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取敌性命,逆转生死。。。。只要速度比游荡者更快,就能轻松玩死他们。。。。”

    “你看你们移动的速度就跟乌龟一样,你们从头到尾就只会站桩射击,根本不明白射手的精意,就算是没有觉醒的普通人拿上军用机弩一样也会站桩射击,那还要你们做什么?你们没有参加考验的资格,给我滚,马上滚。。。。”

    维特鲁威本来是小跑而来,但是听着哈米尔教官专业的训斥,不由放慢了脚步,越走越慢,手心流汗,这个哈米尔教官是个真正的高手啊。

    维特鲁威走近后,两名被训斥的锁子甲射手刚好羞愤地离开。

    啪、啪、啪、啪、啪、啪。。。。

    维特鲁威奋力鼓掌,大声喝彩:“哈米尔教官,您讲得实在太好了,说出了我们射手的精意和心声啊。”

    听到这名学员发自内心的喝彩,哈米尔教官内心顿生舒爽,以前辈鼓励后辈的眼神和煦地看向这名陌生的弓箭手,越看越露出欣赏之色。

    哈米尔教官面含微笑地对维特鲁威开口说道:“不错,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敢于穿着单薄皮甲,依靠一身敏捷克敌制胜的射手。”

    呃。。。这不是废话吗?哥只是想装装样子,犯得着买锁子甲那么贵的东西,当然是找老板拿一件最薄的皮甲来应付一下场面。

    却听维特鲁威满怀崇敬地说道:“哈米尔教官,自从我第一次摸弓的那一天起,您就是我的偶像,您就是我的目标,成为像您一样的射手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梦想。。。”

    哈米尔教官越看越觉得维特鲁威满意,顿生惺惺相惜之感只听他深情地问道:“弓箭手快告诉我,你的名字。”

    “尊敬的哈米尔教官,我是来自于弗兰小镇的一名弓箭手,我的名字叫做马库斯·维特鲁威。”维特鲁威骄傲地答道,语气中充满了身为一名弓箭手的自豪。

    哈米尔教官拍拍维特鲁威的肩膀,点头说道:“很好,弓箭手维特鲁威,你来我这里报道,可是想加入艾金大牧首的近卫军团?”

    维特鲁威行了一个标准的射手礼,坚定地喊道:“为牧首效忠!请哈米尔教官准予考验。”

    哈米尔教官更加喜欢,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弓箭手维特鲁威,你的口号喊得比战士更加响亮。”

    维特鲁威额头渗出一滴冷汗。

    哈米尔教官收束笑容,以郑重的语气说道:“弓箭手维特鲁威,只有最优秀的职业者才能加入牧首近卫军团,因此考验绝不简单,你要有心理准备。”

    维特鲁威坚定地答道:“无论刀山火海,吾亦往矣。”

    哈米尔教官抬起头,先说了一句似乎毫不相关的话:“阿克塔木城的游荡者实在太多了,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阿克塔木城的治安环境与社会稳定。”

    然后他用如刀一样目光看向维特鲁威,字字冷冽如霜:“一个优秀的弓箭手,一定要能够单挑同阶游荡者,你的第一个考验就是杀戮考验,我要你单人独弓,去取任意一名5级以上平民游荡者的项上头颅。”

    此言一毕,哈米尔教官转过身躯,不再看维特鲁威,以平淡的语气说道:“弓箭手维特鲁威,去吧!唯有实战与杀戮才能看清一个职业者真正的水平,不要让我失望。”

    。。。。。。

    入夜

    阿克塔木城贫民区

    维勒作为奎克利手下的情报头子,稳坐烟帮第二把交椅。

    今天晚上一群游荡者小头目,将烟街老鼠们收集的情报逐一向维勒老大汇总。

    维勒老大缜密的思维和丰富的经验,能够从众多无关的情报中嗅出独特的味道。

    此时他凝重地将三份情报摆在一起,这三份情报都是发生在阿克塔木城周围的郊野,其中两名觉醒期平民游荡者在郊外被弓箭手莫名其妙地偷袭致死,另外一名被偷袭的觉醒期平民游荡者则是在被偷袭后反杀了那名弓箭手。

    根据情报中对那名弓箭手的描述,维勒老大似乎猜到了什么,只能长叹一声:“通知弟兄们最近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游荡者小头目们纷纷点头称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