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29章 秘密基地

时间:2017-11-16作者:水道不孤

    阿克塔木城三里外的官道上,这里已经离阿克塔木城很近了,附近乡村、农场的物质,源源不断地向通过这条宽敞的官道向阿克塔木城输送。

    因此这条官道上,来往的马车络绎不绝。

    一辆拉着一车大木箱和草垫的破旧毛驴板车,在官道上欢快地行使着,拉车的毛驴踢踏着有节奏的步伐,拉着这辆破车嘎吱嘎吱响,都不知道这辆破车会不会在中途散架。

    赶毛驴车的是一名身穿亚麻布的中年大汉,当然他肯定不是职业者,职业者怎么可能赶这种毛驴板车?

    职业者的坐架,至少也是四轮马车,两匹骏马拉车,价值3枚金德勒以上,就如同旁边这辆。

    “吁——。”

    经过数天的驾车锻炼,维特鲁威驾驶四轮马车已经毫无问题,完全能够做到,加速快,停车准。

    他驾驶着四轮马车准确地切入,毛驴马车前方,一个急刹车,拦下了中年大汉和他的毛驴板车。

    数分钟后,中年大汉被脱得只深四角短裤,一脸懵逼地坐在价值3枚金德勒以上,两匹骏马拉车的四轮马车上,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

    。。。。。。

    阿克塔木城城门,维特鲁威已经换上了中年大汉的亚麻衣,座驾也换成了毛驴板车,当然还有一车大木箱和草垫。

    非职业者自然是要排队入城,缴纳入城费,5枚铜子儿,还好维特鲁威成为职业者时间还不长,一些普通人的习惯,他仍然还保持着,再配上他那老实巴交的憨直面容,自然是毫无波澜,顺利入城。

    他驾着毛驴车直奔贫民区的码头。

    普通人驾着一辆破车,赶往贫民区再正常不过,自然也不会引起街边老鼠的注意。

    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职业者身上,普通人脱光了衣服在他们面前跳肚皮舞,他们也懒得看一眼。

    毛驴车没有拉着货物去码头的货船上,反而停在了一家开在运河旁不远的旅店外。

    这家开在贫民区的三层旅馆,全名叫做“七个水手连锁旅店”占地不小,门前的小广场上还可以停放马车,但是只有普通人和一些苦逼职业者居住,这里身手敏捷的游荡者也不少,只是他们一般不是来住店的而是来发财的,一些舍不得花钱到富人区和贵族区居住的职业者,呃。。。大多都是苦哈哈的战士,他们的敏捷一般都比较低,正适合这些走神偷路线的游荡者练手。

    维特鲁威一脸苦逼、穷酸相,再加上一身地道乡土味的亚麻布衣服,自然没有游荡者愿意上去摸他一把,维特鲁威所过之处,行人自动分开。

    这是一种气场,穷的气场。

    “老板,我要住店。”维特鲁威高呼道。

    老板远远地已经感受到了维特鲁威的逼人气场,于是头也不抬:“2枚银德勒一晚。”

    “老板,我要看房。”维特鲁威再呼道。

    老板抬头看了一眼维特鲁威,嘴角带出一丝嘲讽,心说:就你还看房?在这阿克塔木城你还能找到比我七手连锁更便宜的旅店?你怕是想睡大街吧。

    老板没好气说道:“二、三楼没有只有底层。”老板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二、三楼就算有那也是留给职业者住的。

    维特鲁威眼睛一亮:“好,就要底层,不过房间要我选。”

    老板眉头一皱,招呼一名伙计带维特鲁威去选房。

    底层房间住的都是清一色的普通商人,没有五大三粗的职业者,即便是小偷也是那种没有开启先祖之力的准职业者小偷,为了几个铜子儿讨生活的命。

    因此旅馆底层反而不容易出现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事情,气氛相对和谐,只是流莺拉客的较多。

    还好维特鲁威有气场庇护,小偷、流莺都难以近身。

    “就要这个房间。”维特鲁威指着一间堆满杂物的房间,语气坚定地说道。

    伙计一脸奇怪,那么多好房间不要,要这间闹鬼的。这间房间虽然宽敞但是并不好租,因为租客发现住在这间房间里,一到半夜就会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非常毛乎悚然。

    如今这间房间都是用来堆放杂物,伙计耐心地将闹鬼传闻解释给维特鲁威听。

    维特鲁威仍然坚持并直接找到老板,要租这间房间租一年,用来码放他的货物。

    既然是租一年的大生意,老板便让伙计们将杂物腾了出来,维特鲁威把荷包翻出个底朝天,掏出8枚金德勒,一旁喝酒的游荡者们眼睛都看直了,哀叹一声又一只肥羊用表演技能骗了他。

    房间租好后,维特鲁威再将毛驴车上的大木箱一个一个搬进房间。

    老板眼尖,看到维特鲁威搬运大木箱毫不费力,刚刚又拿出8枚金德勒,顿生怀疑,给了门口的游荡者一个暗示。

    那名游荡者趁着维特鲁威搬箱子的时候,鬼鬼祟祟地去检查马车,几乎把所有剩下的箱子都打开来看了一遍。

    当然这名游荡者只能回去汇报道:“老板全是土豆。”

    老板也傻了眼。

    维特鲁威一个人来来回回,将一大车土豆全都搬进了自己房间,一层一层码放整齐,把房间的墙壁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就算老板在墙上开了洞,也只能看到一排排木箱子。

    关好门窗,维特鲁威打开其中一个大木箱,卡特丽娜皱着眉头从木箱中钻了出来,嘟着嘴说道:“维特,这里就是你说的阿克塔木城的秘密基地?”

    维特鲁威却是神秘地一笑说道:“稍安勿躁。”他从另一个木箱的底层中翻出瓦钢长剑,一剑刺向地面。

    宽厚的瓦钢长剑,被维特鲁威当做铲子使用,三、两下在地面挖出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洞口,洞口下面竟然是中空的。

    挖掘产生的泥土自然也顺着洞口落了下去。

    维特鲁威直接就从洞口跳了下去。

    扑通!

    这地下竟有三、四丈之高。

    维特鲁威直接摔了个滚地葫芦,卡特丽娜也从洞口飘落而下,稳稳落地。

    地下空间极为宽敞,有一根巨大钟乳石石散发着萌萌荧光,将整个地下空间照亮。

    这处空间似乎是自然形成的溶洞,上窄而下宽,边缘处有一个小水潭,另一边还有一大块光滑整洁的石台。

    卡特丽娜非常满意,娇媚地问道:“维特,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这个溶洞就是大水蛇生前的巢穴,它以前在这里做窝,就爱趴在那光滑的石台上睡觉,这次维特鲁威命令它回到阿克塔木城潜伏,它就直接回自己的老巢睡觉,当维特鲁威靠近阿克塔木城重新感应到大水蛇的时候,自然也发现了这块地下宝地,然后凭借着他与大水蛇两者之间神秘精神联系找到了位于溶洞薄弱处正上方的“七个水手连锁旅店”的一处底层房间。

    那间房间之所以每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当然是因为魔兽水蚺在下面爬来爬去。

    大水蛇作为维特鲁威最重要的底牌,自然是不能轻易暴露。

    于是维特鲁威含糊地说道:“本战士水性极好,常在运河里抓鱼,无意中发现一条水中洞穴,于是深入其中探秘,咯,就是那个水潭,这个水潭和外面的运河是连同的,当时我就从这个水潭中爬出来,发现了这里。”

    维特鲁威拥有水下战斗的专长,这一点卡特丽娜是知道的,否则维特鲁威也不能在芦苇荡里和那条偷袭她的水蛇搏斗并将她救下,

    两人又在溶洞里探查了一番,对这处秘密基地十分满意。

    维特鲁威神秘地走到水潭边,一阵摸索,摸出一个湿漉漉的小袋子,里面装着金德勒。

    卡特丽娜惊讶道:“你在水里藏了金德勒?”

    呃。。。维特鲁威难道能说是刚刚大水蛇递给他的。

    他眼珠一转,用非常郑重的语气说道:“这是我的一个秘密。”

    卡特丽娜心中感动,维特鲁威这是和她分享秘密,这是一种信任。

    “我和水有一种神秘的联系,在水中我会力量大增,水就是我身体的延伸,在水里藏东西就是我的本能,你如果想要找我,就往水潭里扔金德勒,我就会有模模糊糊的感应。。。”

    伴随着维特鲁威的说辞,卡特丽娜眼中闪出崇拜的小星星。

    通用表演系技能,装逼,发动成功。

    。。。。。

    两人重新沿着垂落的钟乳石攀爬回去。

    维特鲁威重新找到了老板又给了10枚金德勒,要他每天将上等的一日三餐送到房间内。

    看着维特鲁威又变出10枚金德勒,老板心头一紧:“空间口袋”,“超凡强者”,“躲避追杀”。等一系列的词汇冒出,吓得老板咽了咽唾沫,眼神变得敬畏起来。

    维特鲁威重又返回了旅店房间内,又交代了一番卡特丽娜,叫她一定要把洞口掩饰好,白天在这里休息,晚上再出去活动。

    然后维特鲁威就跳下溶洞边缘处的水潭,不见了踪影。

    水潭下方,大水蛇坐骑早就等着维特鲁威,载着他从水路直接一圈转到城外,在城外的一处无人之处,维特鲁威又从河中上岸,单人独盾重过城门。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