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消息

时间:2017-11-14作者:水道不孤

    阿克塔木城

    贫民区烟帮的老大,奎克利昨夜纵欢过渡,此时仍然在美人怀抱入睡。

    他休憩的房屋外,各有两名高大的烟衣烟甲的盾剑战士值守,其装备精良程度远超城卫军。

    此时,门口外两名烟衣游荡者交集地来回踱步。

    一名游荡者实在忍耐不住,就想上去敲门。

    两名盾剑战士一声冷哼踏步上前,抽出半截长剑,作势欲砍。

    这名欲要上前的游荡者,只能哀叹一声,重新退了下去。

    这两名觉醒期的盾剑战士是贫民区烟帮老大奎克利一手培养的贴身护卫,身为游荡者的奎克利深知游荡者的缺点就是皮脆不耐打,不敢和盾剑战士刚正面,因此他培养了两名盾剑战士,这两名盾剑战士背靠背,互相守护攻击盲区,再多的觉醒期匕首盗贼都不敢上前。

    贫民区最多的就是走神偷路线的游荡者,这帮小偷就只会用匕首,就算他们当中有谁生出干掉奎克利这位烟帮头子的想法,在这两名3-4级的盾剑战士面前也只能抓瞎。

    自从有了这两名贴身护卫,奎克利睡觉踏实了许多,一般都能睡到自然醒。

    也许是盾剑战士的拔剑声惊喜了奎克利,奎克利穿着睡衣,从窗户里,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在外面急不可耐,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的两名游荡者,原来是他的两名心腹主管码头区的万斯和主管消息探查的维勒。

    门一打开。

    两名盾剑战士立刻分开站好,立正,并向奎克利行鞠躬礼,动作一板一眼犹如贵族家中的骑士侍从。

    奎克利尚未开口询问。

    万斯和维勒便齐齐开口说道:“老大,沃森死了。”

    “死了人就绑了扔进运河里不就好了。。。呃。。。谁。。谁死了?”奎克利一脸不可思议。

    “老大,沃森死了。”两人再次重复。

    。。。。。。

    沃森是谁?他奎克利的老大,贫民区烟帮真正的幕后大佬,超凡级双刀暴力流盗贼。

    “沃。。沃森大哥是怎么死的?”奎克利一抹头上的冷汗。

    “今天早上大神殿突然宣布,两名超凡级游荡者亵渎神灵,冒犯守护神教会,试图刺杀新任大神殿牧首伊登·艾金,但是刺杀失败,反而被大神殿牧首亲手处决,现在两具尸体已经被城卫军拉着游街示众了,我看得很清楚其中一个就是沃森老大无疑。”维勒非常肯定地说道。

    “另有一个游荡者是谁?”奎克利问道。

    “另一个是博尔丁,阿克塔木城阴影之手盗贼公会的首领,但是据说刺杀任务不是阴影公会接受的,是博尔丁背叛阴影之手擅自接受的任务。”维勒继续説道。

    奎克利喃喃自语:“大神殿牧首都敢去动,都他娘的是疯子,呸!死了活该。哈哈哈。”

    正当奎克利幸灾乐祸的时候,万斯又急切地凑到了奎克利的眼前,以极为郑重的语气说道:“今天早上天未亮的时候,码头区有兄弟看到,沃森的女人那个丽丽,她坐船离开了。”

    奎克利眼神一缩:“你的意思是?”

    “老大你想啊,沃森在动手之前,他的女人就先坐船离开了。”万斯舔舔嘴唇说道。

    奎克利双眼眯一条缝,阴测测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沃森在动手之前,就叫那个女人先离开。”

    万斯一点头:“是啊,老大。”

    “那么沃森肯定给了那个妞儿,不少好东西,保不齐”

    奎克利一抬手就凿了万斯一个栗子:“妈的,现在才来告诉我,知道那女人往那儿去了吗?”

    “哎呦,老大,打听清楚了,那船是一条商船,船名叫黄金河豚号开往南方方向。”万斯捂着脑袋答道。

    。。。。。。

    阿克塔木城的运河是金珂河与兰宁河的交汇之处,金珂河是一条小河是兰宁河无数道支流河流中的一条,金珂河,不宽的河道与浅浅的河床根本不可能跑船运。

    但是兰宁河却可以,兰宁河的源头在人类世界西部的雪域高原,河流向东横穿了整个马雷奥蒂斯公国,然后向南部一个大转弯进入佛罗伦萨公国,佛罗伦萨大部分的重要城市都沿着兰宁河建设,兰宁河便捷而又低廉的航运给沿河城市注入了旺盛的经济活力。

    在佛罗伦萨公国的兰宁河从阿克塔木城起一路向南,流向萨摩斯城、帕特农城、塔尼斯城最后流向基德纳要塞。

    基德纳要塞就是佛罗伦萨公国对南部大沼泽蜥蜴人的前沿武装要塞,所有对外征战的职业者都要在基德纳要塞进行短暂的训练并编入远征军。

    奎克利带着手下想要拦下已经出发了至少3-4个时辰的黄金河豚号,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包一条快船沿兰宁河追,二是走陆路快马加鞭在塔尼斯小镇将之截住。

    奎克利虽然是烟帮头子但是也是被沃森盘剥多年,没有包快船的经济实力,只能选第二条路。

    塔尼斯小镇是一个重要的商业小镇,黄金河豚号作为商业船只,没有理由不在这个小镇靠港停留。

    当然奎克利自然是不可能去打劫黄金河豚号的,他也可以混上船去找机会干掉那个女人,抢回他应得的东西。

    。。。。。。

    黄金河豚号清晨从阿克塔木城运河起航,傍晚停靠到塔尼斯小镇,商船的行商们将会下船重新采购货物,黄金河豚号上的商品已经在阿克塔木城的运河港口清空了大半,下一站又是一个大城市萨摩斯城,一定要在沿线收购到足够的货物,到了摩斯城才能再狠赚一笔。

    “至少靠港一夜,随船的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可以到塔尼斯小镇享受一下别样的风情,但请记得早点回来,明天早上天一亮就出发。”商船的水手们大声传话。

    丽丽身穿皮甲,外套斗篷,随着人群下了商船,走在完全陌生的街道,她感到有些茫然,她特别想知道沃森的消息,也许她应该到酒馆坐坐。

    走进酒馆,丽丽在角落找了个位置,花了5枚银德勒点了一瓶上好的烟麦酒也不喝酒,就竖着耳朵仔细听着。

    “北方奥特兰山谷大战,兽人大将军孤军深入被泰伯大元帅带兵合围,那一战天昏地暗。。。”这个不是。

    “东海法罗斯岛,大批鱼人突然上岸,攻破了岛上的城堡,屠尽了所有人类,巴哈姆特家族的一名传奇级战士也战死在此役。。。。”这个不是。

    “中央公国君士坦丁城发生了一件趣闻。。。”这个也不是。

    。。。。。

    丽丽一边听着周围的消息,一边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烟麦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瓶烟麦酒快要喝到见底的时候。

    “嘘。。。你们知道吗?昨天就在阿克塔木城的大神殿也发生了一件趣事。。。”丽丽精神一振,悄悄地挪了过去,侧耳倾听。

    说话那人五大三粗,腰插双斧,明显是一名狂战士:“那个艾金法师,拿着鸡毛当令箭,区区三阶施法者也敢来要求坐大神殿牧首的位置,我听说当场就闹翻了,哈洛斯大人大仁大义,不予小辈计较,转身就走,其他的三阶法师可就不干了,他们要求举行斗法,你猜如何?那艾金被打得满地找牙。。。”

    听客一阵唏嘘声。

    却听此时,有人冷哼一声,却是一名身背长弓的游侠,此时他一身风尘仆仆,明显赶了远路正打算进来喝一杯,只听他不屑说道:“你到哪里听说的三无消息,谁告诉你艾金大牧首被打得满地找牙?我告诉你艾金大牧首拥有不下于传奇期的实力,就在今天早晨,两名超凡级游荡者闯入大神殿意图刺杀艾金大牧首,被艾金大牧首当场格杀,而且当时艾金大牧首身边没有一个骑士侍从。”

    “嘶。。。”

    “你又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

    “哼!我刚刚从阿克塔木城赶来,那两名超凡盗贼的尸体,现在已经被拉去游街示众了,呸,游荡者都他娘的无法无天,居然敢去提尔教会大神殿撒野,一个个简直是昏了头了。。。”

    。。。。。。

    “死了,死了吗?你终于还是死了。”丽丽双眼一闭,一滴眼泪落入已经见底的烟麦酒杯里,扬起衣袖,轻轻拂去,转身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