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丽丽

时间:2017-11-13作者:水道不孤

    丽丽不是乡野农夫的孩子,她是阿克塔木城土生土长的贫民女孩儿,她的母亲是混迹在阿克塔木城贫民区的流莺,她的父亲同样也是混迹在贫民区的小偷。

    在她5-6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被烟帮打死了。

    在贫民区,烟帮就是贫民区规则的一部分,烟帮管理者所有的流莺和小偷,即压榨他们又保护他们,流莺和小偷即畏惧烟帮又依赖烟帮,他们本身就是烟帮的一部分。

    他们强大了就会欺压自己的同伴,他们弱小了就会被同伴所欺压。

    弱肉强食,这在哪里都一样,更何况在阿克塔木城的贫民区,丽丽从来没有怨恨过烟帮,就好像肉盾战士死于抗魔兽,他不会去怨恨魔兽,小偷死于城卫军,他不会去怨恨城卫军一样,这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门。

    丽丽怨恨的是自己不够强大;

    丽丽怨恨的是自己没有一个强大的靠山。

    丽丽从小混迹在阿克塔木城最阴暗的贫民区,那里有最滑溜的小偷与最会取悦男人的流莺,当丽丽成年后从神殿里检测出5点敏捷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件的事情就去取悦一个贫民窟里她觉得足够强大的男人,从他那里获得了血脉启迪魔药,完成了生命的第一跃迁。

    后来她亲手杀了那个男人,因为他还不够强大,远远比不上雄踞于职业者交易市场的双刀盗贼沃森。

    沃森是她新的靠山,她的依靠,她真心真意地爱着沃森,谁不会爱着自己的依靠呢?

    如果那一天沃森让她觉得是一个弱者,是一个无法依靠的男人,也许沃森会步上她上一个男人的后尘。

    但至少现在沃森是强大的,当沃森决定去大神殿刺杀神殿牧首的时候,丽丽觉得自己的靠山,自己无比依赖的强大靠山就要崩溃了,将再也靠不住了。

    跟着沃森这几年来,丽丽毫无顾忌地划破职业者的腰包,常被职业者们围追砍杀,通过追杀与逃逸,她从刚刚觉醒一路顺利晋级到7级游荡者,每次对她的围攻与追杀都能帮助她突破一个小境界,挡愤怒的职业者们将丽丽堵死在角落时候,沃森会出现,并在最关键的时候解救她一命。

    现在她升级已经很慢了,不仅仅是因为许多人都认识她,知道她有一个超凡级的强者作为靠山,不会费力不讨好地追杀围攻她,更是因为她自己非常清楚,她的靠山,沃森不会放任她被杀死,因此她很难进入被死亡压迫的状态,这些年来她就像那些贵族家的子女一样,被长辈安排着晋级,一次两次还好,多了就麻木就一点没有死亡前的压迫感,先祖之力自然不会咆哮,不会沸腾,新的血脉印记也就无法生成。

    沃森说得没错,自己只能去大沼泽战场,她将那里继续强大起来,依靠自己。

    擦拭眼泪,丽丽的脸旁已无丝毫的娇弱,柔媚,充满着英气与刚强。

    她擦干身体,穿好衣服,收好能够让她转职为弓箭手的两瓶修行魔药,再将最重要的空间袋收藏在内衣最隐秘的位置,外面穿上一身干练的皮甲背心,腰间和小腿上各插上一把精良匕首,将短发捆成一束,尽显干练精悍。

    沃森刺杀成功,提尔教会的裁决者绝不会放过她;

    沃森刺杀失败,死在大神殿里,那些被沃森压住的烟帮头子,比如奎克利那一批人也不会放过她。

    今夜就要离开,越快越好。

    。。。。。。

    博尔丁和沃森就在大神殿寝宫的阴影里潜伏到天明。

    神殿的侍女、厨师都早早起床开始忙碌,为新任大神殿牧首伊登·艾金的起漱与早餐忙碌。

    博尔丁与沃森互望一眼,知道时机就要来了。

    沃森从腰间掏出一瓶修行魔药一口灌下。

    这正是沃森事前与博尔丁商量好,提前交付的任务奖励之一,雷鸟心血魔药,服用后有极大可能使超凡级职业者获得主动型类法术技能落雷啄。

    沃森一仰头,一口将雷鸟心血魔药吞入腹中。

    博尔丁也摸出一瓶修行魔药,一口将之吞入腹中,这瓶修行魔药,正是风狼心血魔药,服用后有极大可能使超凡职业者获得主动型类法术技能裂风爪。

    魔药服下之后,只有两个小时的持续时间,在这段时间之内他们必须经过一次生死之战,在死亡的压力之下,职业者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精神波动,这股精神波动会让他们分别从超凡生物雷鸟的血脉中获得雷鸟与生俱来的的天赋技能的“落雷啄”与超凡生物风狼的血脉中获得风狼与生俱来的的天赋的“裂风爪”,这就是职业者的修行方式,他们是人类但有时候比深渊恶魔更加好战。

    这也是人类在这个世界立足的根本,极端好战的职业者。

    魔药服下,两人静静等待。

    。。。。。。

    昨日上任,本来是伊登·艾金无比风光的一天,却因为一帮不识抬举的家伙让他丢尽了脸面,然后平民出身的歌咏者加兰妮走进了他的视线,当天晚上艾金就带着加兰进入了大神殿寝宫。

    因为神殿守卫也已离开,伊登·艾金直接开启了大神殿寝宫的魔法防护,根本不计魔石的消耗。

    当伊登·艾金悠悠醒转,昨夜与他缠绵的女孩儿加兰妮,早已洗漱干净,穿戴整洁,一身洁白长衫,头戴荆棘花环。

    见到伊登·艾金睁开眼睛,加兰妮保持着甜甜的微笑然后深施一礼,然后用拧干的热毛巾,敷向伊登·艾金的身体。

    伊登·艾金那是一脸的舒爽。

    在加兰妮的伺候之下,伊登·艾金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骄奢淫逸”,以前自己起个床,都是被子一蹬,衣服一裹,还得饿着肚子想办法解决早餐问题。

    现在起床,人还没动,享受就来了。

    大神殿牧首,谁当谁知道,只要当过哪怕一次,享受过一天,一辈子都不想下来,这就是权力的滋味。

    伊登·艾金意气风发,头顶代表牧首单层金冠,手持白玉储能法杖,另一只手上戴着不起眼的黄铜戒指。

    艾金先是施展了一个小法术,关闭了寝宫的魔法防护,然后迈步出门,今天他要召集阿克塔木城的市政官员,城卫军,商讨大神殿驻防事宜。

    寝宫门打开,两旁各有两名侍女行礼,神殿厨师已将美味的早晨,用餐车推到了艾金的面前,只要艾金一个不满意,马上推走换掉。

    艾金有如何能够不满意,他是满意得很啊。

    碰!

    率先出手的沃森,他早已埋伏了一晚上,选了最佳的位置,他从天而降,弯刀竖劈,砍在法力护盾上就是一声巨响。

    双刀暴力流盗贼出手和其快速,只听啪啪啪三声爆响,呼吸间已经在艾金的法力护盾上连砍三刀,法力护盾也连续闪烁了三次。

    红光一闪,一道火环以艾金为原点绽放。

    砍得正欢的沃森被火环推开10仗开外,非但如此,火环的伤害几乎将沃森的腹部烤焦。

    发出一道火环后,白玉色的储能法杖上原本三颗火红色的宝石,其中一颗已经变得晶亮透明再无火红的颜色,只剩下两颗火红色的宝石。

    沃森被三环法术火环术击飞之后,艾金一个狞笑也不见他施法,他将储能法杖对准沃森一指,深下的两枚红宝石中又有一颗瞬间变得晶亮透明,与此同时,一枚门板一样巨大的火球凭空生成,呼啸砸向沃森,正是三环法术炎爆术。

    炎爆术的杀伤力,远胜火环术,刚刚仅仅一个火环术就能将沃森打成重伤,这道炎爆术下去,足以将沃森化成飞灰。

    沃森此时一脸潮红,头顶似有白汽蒸腾,只听他一声大吼,类法术技能“石像术”发动。沃森迅速石化犹如雕像,炎爆术轰中石化后的沃森爆发出巨大的火浪四下席卷。

    在火海中的沃森石像似乎马上就要融化。

    类法术技能“石像术”,职业者通过服用石像鬼心血魔药获得,博尔丁正是知道沃森具有这项类法术技能,方才与其合作。

    沃森先上,用石像术骗出艾金两道瞬发的三环法术,而博尔丁还有一招类法术技能能够躲过最后一道瞬发的三环法术。

    只要失去了3道瞬发的三环法术,艾金就是没牙的老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