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双双晋级

时间:2017-11-09作者:水道不孤

    帕特农城。

    佛罗伦萨公国提尔教会主神殿。

    年青的僧侣伊登·艾金奉召求见红衣大主教塞利奥。

    一进入光明大厅,伊登·艾金便感觉有些不对,那里不对又说不出来。

    伊登·艾金行至光明大厅中部,便见到红衣大主教塞利奥坐在一张华丽的椅子上,他白上衣外面罩了一件红色长袍,头上戴着一顶两层的金色王冠。袍带上面有十字图案,连鞋子上面也有十字图形。双手自然放在椅子两侧,上面是至少戴了15枚各式各样的戒指。

    他就那样平静而又孤单地坐在有些压抑的高台之上,目视前方。

    孤单?

    对!就是孤单。

    伊登·艾金终于知道那里不对,整个光明大厅没有侍从、没有守卫、没有祈祷者、没有咏唱者也没有除他以外的任何僧侣,在这空旷的光明大厅中只有红衣大主教塞利奥和他伊登·艾金两个人。

    这竟是秘密召见!

    伊登·艾金行全身礼,匍匐下跪,说道:“三阶僧侣,伊登·艾金奉召求见。”

    此时塞利奥才收会远方的目光,注视着这名三阶僧侣。

    三阶僧侣即是三阶施法者掌握着一至三环法术,对应三阶超凡职业者。

    塞利奥注视这名叫艾金的僧侣良久,这才缓缓开口意有所指地问道:“艾金,你对公国的贵族怎么看?”

    怎么看?

    这是要表态?

    这是要站位呀,一个答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一个答得好就是飞黄腾达。

    伊登·艾金的脑海开始疯狂地运算,此时他思维运转速度比起那些毫无信仰纯粹依靠计算力来构建法术模型的巫师还要快上几分。

    “大主教冕下,贵族是公国的基石。”伊登·艾金斟酌再三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塞利奥面色如常,口气不咸不淡地继续问道:“那么你怎么看四大家族?”

    伊登·艾金吞了吞唾沫,根据大主教刚刚语气,显然是不希望自己吹捧贵族,而且自己和任何一家贵族都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去吹捧那些傲慢的家伙。

    对了,自己和贵族没有关系而“指环王”又刻意密召了自己,难道他要秘密扶持我打去压贵族势力?

    这不可能啊,这不符合逻辑,佛罗伦萨公国的贵族势力之所以膨胀得这么快还不是眼前这位“指环王”冕下在背后推波助澜有关,什么人能够改变冕下的意志就算是教皇也不行啊。

    不对,有人能够改变冕下的意志或者说那不是人。

    伊登·艾金望向了塞利奥身后的守护神雕像,一咬牙决定赌一把,便听艾金沉声说道:“大主教冕下,四大家族是为守护神的信徒开拓疆域戍守四方的牧犬。”

    塞利奥终于面露欣慰之色,语气也稍显温和,只听他说道:“很好,我将任命你为阿克塔木城神殿的牧首。”

    伊登·艾金心下狂喜,知道自己赌对了。

    “大主教冕下,可我只是一名刚刚晋级的三阶僧侣。”伊登·艾金故作谦虚。

    塞利奥却是眉头一皱地说道:“的确实力差了点。”

    只见塞利奥右手抚上左手中指上的一枚散发着强大力量的红宝石戒指慢慢往外拔。

    伊登·艾金只觉得心跳加快,口干舌燥,难以置信,强大的传奇级红宝石魔戒,这莫非是要赐给我吗?

    红宝石戒指刚取到到一半,塞利奥又将之重新戴了回去。

    然后塞利奥摊开手掌,视线在自己十根手指上,扫来扫去,最后拔出了一枚戴在右手食指之上,十分不起眼的黄铜戒指。

    在塞利奥的示意之下,艾金双手举过头顶非常恭敬地接过了这枚黄铜戒指。

    传奇戒指:魔力源泉之戒

    智力+3,精神+3,魔力恢复速度+50%

    艾金接过魔力源泉之戒,虽然不是那枚看起来就十分强大的红宝石魔戒有些遗憾,但是这枚魔力源泉之戒好歹也是传奇级物品,虽然属性加得不多,但是魔力恢复速度+50%却堪称施法者的极品。

    不仅能帮助战斗还能有利于修行。

    艾金欣喜地行礼退下。

    “你再去圣藏室,拿一根储能魔杖吧,配合这枚戒指,足以让你拥有传奇级的实力。”

    “多谢大主教冕下的厚赐。”

    。。。。。。

    阿克塔木城。

    阴影之手公会决斗场。

    决斗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此时正是旭日东升之时。

    决斗台上的斑斑血迹与金色的晨光交相辉映。

    维特鲁威浑身浴血,崎立不倒,其身形如山岳壁立千仞。

    两人在时长一个小时的战斗中都没有犯过战术上的错误,但是维特鲁威却已经吃了上百刀,而罗丹虽然是全无伤害,但却是体力消耗极大,如今已经气喘吁吁攻势不再凌厉。

    罗丹暗暗感受自己已经见底的体力暗道一声:“必须要决胜负了。”

    如果是在野外,游荡者对剑盾战士进行敏捷压制,打了一个多小时,没有放倒战士反而还把自己的体力都快耗尽了,那么游荡者早已退去,要么放弃狙杀,要么恢复体力之后再来。

    在野外游荡者和剑盾战士最大的区别就是游荡者打不过可以跑,而剑盾战士打不过只能死。

    但是这不是野外,这是荣耀的决斗场。

    罗丹已是微微气喘,而维特鲁威却是呼吸平稳,目光平静如水。

    与其他游荡者欢呼雀跃不同,博尔丁的脸色却是越发凝重,“虽然罗丹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但是再打下去罗丹会死”,这就是观战的博尔丁得出的结论,这个战士体质之强,恢复力之快,令他都有些骇然,正常的觉醒期战士挨了这么多刀,放血都给放死了,但是他居然屹立不倒,别看上百道伤口十分恐怖,但其实很快就会自行止血,根本就流不出来几滴血来。而罗丹的体力即将耗尽,他的速度优势将无法继续保持,匕首贼如果丧失了速度优势被剑盾战士粘上就是几刀的事。罗丹的体力不允许他再进行敏捷压制了,只能设法主动终结战斗,这意味着罗丹必须要冒险,不过还好,自己最为看重的游荡者一直都在布局,谋划着一击必杀的机会,他必须要在体力耗尽之前,完成这一击。

    匕首贼对付盾剑战士有一招常用技能,叫做“卸甲”,是用匕首精准地切割对手盔甲缝隙,破坏盔甲之间的铰链,让盾战斗的盔甲自行脱离,从而让盾战士的要害部位暴露在外,然后再发动致命攻击解决战斗。

    罗丹现在就是要用“卸甲”,维特鲁威的镶铁甲本来就破破烂烂,在刚刚的战斗过程中,罗丹早就有机会完成卸甲,但是镶铁甲穿在战士身上,也会消耗战士体力,因此罗丹在没有决定发动致命一击之前,刻意保留了维特鲁威身上的镶铁甲,以增加维特鲁威的体能消耗。

    而现在罗丹的体能已经先抗不住了,他必须要寻求决战。

    罗丹再次发动进攻,似乎又是一次平平无奇的敏捷压制,只是这一次罗丹的匕首没有给维特鲁威再添一道伤口而是一刀切开了镶铁甲铰接处的牛筋。

    嘭!

    镶铁甲胸前和后背的铁片应声滑落。

    维特鲁威的心脏要害再无防护。

    罗丹顷尽全力发挥最大的速度优势,从维特鲁威的攻击盲区切入,发动背刺。

    维特鲁威实则也蓄谋良久,等着罗丹全力发动背刺的一瞬间,盾击!瓦钢盾牌横面打来,鼓荡的罡风让罗丹惊骇,好在罗丹还留有一分余力,关键时刻只能用左手抵挡,以左手被打折的代价卸去了大部分力道,避免了被一盾牌击昏的后果。

    罗丹此时只有一只手,一把匕首,另一只手已经明显弯曲变形,已经不能再用。

    此时的罗丹脸色潮红,头顶热气蒸腾,额头红得发亮,这是先祖血脉沸腾,凝聚血脉印记的外在表现,就在刚刚那生死一瞬间,罗丹凝聚了一道血脉印记,成功晋级了一个小境界。

    可是这没有用,即便此时晋级小境界,增加一点敏捷或者力量又有什么用?

    左手骨折,体力耗尽。

    面对一个呼吸平静,体力充沛,耐力惊人的剑盾战士,仍然只有死路一条。

    令博尔丁等一众游荡者,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维特鲁威却是把瓦钢盾牌扔到一边,将身上圆顶铁帽也扔了,把身上吊着半截的镶铁甲也一把扔了,除了短裤以外,只持一把瓦钢长剑。

    一只手持长剑,一只手背在身后。

    这莫非是要改走剑圣路线?

    “不是!”博尔丁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是不想占罗丹的便宜,他要更公平的决斗,这是荣耀的行为!”博尔丁为维特鲁威的作为,感到深深钦佩,他燃烧起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罗丹见此,深吸一口气非常庄重地向维特鲁威深施一礼,他将被打折的左手背在身后和维特鲁威摆出一摸一样的动作,他们要来一场真正生死决斗。

    两人越靠越近,罗丹瞬间化作一道残影。

    维特鲁威一声大喝,挥剑横斩。

    两人交错而过,维特鲁威胸前插进一把半截匕首。

    他一脸潮红,头顶热气蒸腾,看外在表现似乎也是晋升了一个小境界。

    而罗丹则力竭而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