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水下战斗

时间:2017-11-09作者:水道不孤

    维特鲁威在河底午休了一会之后,继续前行,他知道自己搅黄了一个叫阴影之手盗贼公会的任务,那敢冒头,只能在金珂河河底慢慢走水路。

    反正沿着金珂河一路走下去一样能够走到阿克塔木城,而且任务目标水蚺也在水里,维特鲁威想的是,干脆不要冒头了,直接宰了水蚺走人就让那个阴影之手,认为自己已经溺死在河里了,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他们总不可能去找死人的麻烦吧。

    维特鲁威为了成功晋级成为职业者,从小从事挖矿、打铁、搬石头等工作并不会游泳,也很少接触河流,好在他觉醒了类法术技能,水下呼吸。

    他真的是在呼吸,只不过并不是通过口鼻呼吸而是通过皮肤的毛孔,全身的皮肤毛孔在水中打开,在水中他的皮肤更加敏感,他能够感觉到水中一些细小的微末进入了身体,然后身体又吐出一些细小的微末,通过皮肤实现了一种交换。

    一进一出,便是一呼一吸。

    在水中行进了一段时间,维特鲁威感到极为费力,他可是力量足足有7点,维特鲁威感觉在河底跋涉比在陆地披荆斩棘移动起来更加困难十倍,水的阻力很大,河底又多是沙和淤泥。

    往往一脚陷进去就直接扑倒,好在水底阻力极大,扑倒也像是滑行。

    动作不能太快,否则水的阻力会很大,因此维特鲁威走得很慢。

    作为一名长期与游荡者战斗的盾剑战士,游荡者的优缺点可以说是维特鲁威最了解的职业,此时,他像一个笨螃蟹一样在水中移动,不由联想到如果游荡者进入水中战斗,那么他们的高敏捷、高速度的优势也将丧失殆尽。

    身旁游动的鱼儿,给予了维特鲁威极大的兴趣,他不时地伸手捕捉身边的鱼类,却发现用力越大,速度越快越难以捕捉。

    水中的鱼的动作幅度很小,却游得很快,也许正因为幅度小因此所受到的阻力才小。

    动作幅度不能太大,要像鱼儿细小,恰当。

    动作幅度越大,力量越是浪费,鼓荡的水流还会反过来推走鱼儿,让鱼儿借走了自己的力量。

    维特鲁威开始模仿他们,学习他们的用力技巧,不知不觉,忘了时间,忘了在赶路的艰难。。。

    饿了就直接在河底抓螃蟹,用高达7点的力量直接搬开蟹壳吸食蟹黄。

    渴了。。呃。。在水底不会渴。

    第一天,维特鲁威无法碰到鱼儿;

    第二天,能碰到但是抓不住,在水中鱼儿轻松一摆就能划走。

    第三天,维特鲁威直接放弃捕捉鱼儿,他要从更基础的方向努力。

    维特鲁威在水中的时间呆得时间越久,越能感觉到皮肤的变化,他用皮肤去感受水流,感受水中的细微变化,感受力量在水中的流动。

    维特鲁威已经不再对鱼儿出手,而是全力感受水的浮力,水的压力,水的阻力,水的助力,伴随着他对水的亲和度不断提高,他在河底前行速度越来越快,虽然他看上去仍然像是一个大螃蟹,但却是一个漂浮的,轻盈的大螃蟹,蟹腿轻轻一抬就能横飞出老远,他依靠水的浮力和水流的推动,移动速度堪比在陆地小跑而且毫不费力。

    十天后,维特鲁威从金珂河进入阿克塔木城的护城河,再从护城河进入城内运河。

    。。。。。。

    阿克塔木城阳光明媚,城市内运河繁忙,轻舟渡河,大舟载货,波光盈盈,水清澄澈。

    在运河之下又是另一番景象。

    漆烟的河底与光亮的水面,光暗交织,鳞鳞水光映测而下,让水下世界如同童话。

    烟暗中一只手,五指随意张开舒展,随着水流的波动,犹如水草般飘动。

    一条小鱼儿游近,五指似有感应,轻轻一捏,就将鱼儿捏在手中,任凭鱼儿如何弹动都无法离开,手一松,五指再次自然舒展,鱼儿游开,丝毫没有受伤。

    在烟暗中,维特鲁威闭着双眼,他已经能够用水流去感知周围,水的质感承重很容易就能达到盲战的感知,这在陆地上至少是超凡以上的游荡者才能有这种能力。

    人在烟暗,头顶光明。

    在河底维特鲁威水底舞剑,一招一式全是盾剑战士的战术动作,但是又有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韵律,有一种水的韵律,缓慢,舒展,只在微小幅度内迅捷如电。

    人在深渊,心向光明。

    水底的世界,幽静、孤独、寂冷、安全。

    是的,安全!这里不会受到任何偷袭,游荡者、游侠、施法者,包括这段运河内最大的威胁,巨型水蚺。

    没错,就是水蚺,刚到阿克塔木城的运河,维特鲁威就发现了它,它舒展着近20米长的身躯,漂浮在运河河水的中上层水域。

    似乎水蚺只在中上层水域活动,它的体积太大,浮力太强。

    下潜到河底对它而言也是一件耗体力的事。

    而维特鲁威他一身镶铁甲,铁皮盾牌,精钢长剑,浮力远远小于重力,只能沉在河底的烟暗处,像一名暗杀者。冷静注视着光明处的敌人。

    从容冷静地观察敌人,分析它的弱点,在它最大意的时刻给予致命一击。

    。。。。。。

    早晨四点,这是黎明前最烟暗的时候,阿克塔木城贫民区,几名烟帮成员将一具尸体抛入运河,鲜血的气息侵染入运河里。

    感受到皮肤传来的铁锈味儿,维特鲁威知道又有人抛尸体了,经过这几日,维特鲁威已经明白了这条巨型水蚺的食物来源那就是那些死于烟帮之手的人类尸体。

    它不需要去猎食,只需要静静地等待人类的自相残杀。

    巨型水蚺对阿克塔木城没有危害,它只是一个毁尸灭迹的工具而已。正因如此它能存活至今,成为阿克塔木城的传说。

    今天维特鲁威决定动手了,因为这条水蚺将暂时丧失它一种强大的武器。

    水蚺张开巨口,一张口咬住半截尸体开始吞咽。

    维特鲁威双手持剑从河底跃起,借着水的浮力一剑刺进水蚺的腹部,水蚺吃痛,在水中疯狂扭动。

    此时水蚺最强大的武器,它的蛇口却没办法用来攻击维特鲁威,它正含着半截人尸,吞也吞不进去,吐也吐不出来。

    维特鲁威正是侦查发现了这点,才大胆偷袭。

    一剑刺地破了水蚺腹部,顺势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但是水蚺一用力,肌肉剧烈收缩,其伤口竟然不再流血,蛇身一绕反而将维特鲁威绕卷住,发动蛇类天赋技能蛇绞。

    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维特鲁威眼耳口鼻开始溢血,甚至连皮肤毛孔也渗出血迹。

    血迹浸透衣衫,腰间的兽魂令将维特鲁威的血迹与河水中飘荡的水蚺血缘一起丝丝缕缕地吸入令牌当中。

    维特鲁威拼命双手握住长剑,继续发力破开伤口,蛇躯再强横也不是刀抢不入,但是水蚺力量惊人,肌肉缩紧夹住剑刃,蛇躯缠绕夹住维特鲁威持剑的双臂,长剑难以继续建功,此时,已成了一人一蛇角力的场面。

    一人一蛇抵死纠缠。

    水蚺蟠成一个巨大的蛇球,在运河里翻滚。

    他们交战的位置本来就靠近河岸,水蚺又是受到了来自水中的偷袭,这让一向将水底视为安全庇护所的水蚺感到极大的恐慌,它本能地想要远离河中,利用身为两牺动物的优势,耗死这个偷袭它的水下生物。

    当水蚺翻滚上岸,便是三名城卫军,四、五个烟帮分子,还有两个大胆路人,纷纷抽出他们的白板武器,长剑、弯刀、钩镰枪,一起往蛇身上招呼。

    片刻便是肉酱纷飞。

    水蚺只能以更快地速度滚进运河里。

    蛇绞杀能把猎物肺腔排空,使其窒息而死,但是维特鲁威获得了水下呼吸的类法术技能后,在水中呼吸靠的是皮肤,而不是肺腔,在加上维特鲁威高达6点体力,令其伤害耐受力与承受致命伤害的能力都大幅度增强,用数据化的说法就是血条厚实。

    当然水蚺的血条更厚实,力量更强,单论属性甚至已经超过了合脉期的战士,如果两者就在水中坚持厮杀,死的一定的维特鲁威,但是水蚺在搏斗中翻滚上岸,惹来一顿围砍,直接将巨型水蚺砍成了重伤贫血状态。

    水蚺生命力逐渐消失,维特鲁威在力量对抗上,从被完全被碾压,到渐渐有了反抗之力。

    在生死的压力下,潮汐巨人的血脉在维特鲁威体内奔腾咆哮,新生的力量源源不绝,鲜红的血液中泛出点点金丝,金丝在奔腾的血脉中互相纠缠,逐渐形成一个新的血脉印记。

    血脉印记中充满了刚强不屈之意是正是力量印记。

    力量印记形成后,随即便隐没入血脉深处。

    此时,维特鲁威已经提升了一个小境界,按照神殿的标准即是力量+1。

    维特鲁威力量大涨,转动剑柄横斩蛇身。

    蛇躯两断。

    维特鲁威没注意到的是,当他一刀斩断蛇躯之时,腰间的兽魂令上渐渐浮现出一条水蛇的虚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