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可恨人生不重来

时间:2017-11-09作者:水道不孤

    黄泥路上,行人如梭,不时有人行人驻足而立,望见到不远处两名少年,一人手持木剑木盾,一人手持一把木质匕首,一人迅捷如风,一人沉稳如岳,噼噼啪啪,敲击之声,不绝于耳,两人明显在对抗切磋,训练技巧。

    过往行人有的不屑一顾,有的面含欣赏,但都冲冲一望便都不做理睬,不过是两个尚未觉醒先祖之力的少年罢了。

    佛罗伦萨公国地处人类世界最南端与南部大沼泽接壤,民风彪悍,先祖之力更需要在生死战斗中才能晋级,这些尚未觉醒先祖之力的少年,在佛罗伦萨公国的乡野不知道有多少,根本不需要过多留意。

    持匕首的少年,面相俊朗,金发飘荡,灵动如风。明显走的是游荡者的路线。

    持木盾的少年,面相憨直,烟发如蓬,不动如山。明显走的是肉盾战士的路数。

    “哦,我憨直的弟弟呀,你看,我又绕到你后面了。”

    啪!木棍击肉的声音。

    “哦,我憨直的弟弟呀,你又被我砍了一刀。”游荡者少年轻笑道。

    “哼,我有重甲,你砍不破。”憨直少年,冷哼一声,一个猛转身,提盾猛扫,由静至动,势如山崩。

    游荡者少年明显吃了一惊,脚步一错,身如鬼魅,险险避开,盾牌横扫,其风压挂面生疼,刚刚若是稍有差池,必然落败。

    怎么能败给老弟呢?

    游荡者少年,不禁连退数步,拉开距离,仍然心有余悸,不服气道:“你如果穿了重甲,刚刚能有这么快的出手速度。”

    憨直少年,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淡淡道:“我一直在保存体力,等待时机,而你一直在消耗体力。”

    游荡者少年也面色凝重,喃喃道:“我要攻击的战士的背后就必须要绕到背后,的确消耗比较大,但是在实战中,战士穿戴重甲,手持重盾,消耗只会比游荡者更大。”

    “是啊,所以战士要等待时机,在最适合出手那一刻,全力一击。”憨直少年赞同。

    二人站立,遥遥相对,已经开始了战斗理论探讨。

    片刻后,二人再次争执不下,游荡者少年再次出手,憨直少年从容应对。

    我也要节省体力,游荡者少年暗自告诫自己,绕行速度明显放缓,但是攻击角度,更为刁钻。

    我要预判他的动作,只有这样才用最少的体力,抵挡最大的伤害,憨直少年一双晶亮的眸子,在木盾后方浮浮沉沉,犹如隐藏在灌木中的猎手。

    。。。。。

    午时,两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在一间路边餐馆,吃面饼,嚼牛肉,两人言语之中,都对未来,透露出丝丝期许。

    “一个优秀的游荡者,一定要能单挑战士。”游荡者少年一口饮下劣质麦酒,想到二人最后一战的精彩瞬间,不由豪情顿起。

    憨直少年,大嚼牛肉,不服气地冷哼一声,不做理会。

    游荡者少年面露得色,最终还是他赢了。

    最后他的老弟,暴露一招隐藏的绝技,在他绕到背后准备全力发动背刺的时候,老弟一转身居然不是盾牌横扫,而是用盾牌隐藏了长剑的走势,从盾牌下方刺他的脚背,专砍下三路的阴损剑法,他这是怎么想到的,幸好,幸好,自己留有三分余力,否则虽然能够给战士上一个背刺,但是自己的脚背也会被战士刺穿,一个脚背贯穿,一个丧失了移动能力的游荡者在战士面前应该怎么打?想想都是一身冷汗,还好,自己留有余力能够中途变招,最后依靠高敏捷拖死了这个难缠的肉盾战士。

    。。。。。

    这两人是两兄弟,而且还是亲兄弟,虽然邻居每次说道这两兄弟的身世时都意味深长,眼神中蕴藏的信息远比嘴上多,充分说明他们是有故事的兄弟,而且故事多半是从上一代就开始发生了。

    大哥,也就是那名游荡者,叫做马库斯·维克兰特。

    弟弟,也就是那名肉盾战士,叫做马库斯·威特鲁威。

    他们是马库斯·库克的两个儿子,马库斯不是什么贵族家族,就是一个乡野战士,他觉醒了先祖之力,并成功达到了合脉期,在佛罗伦萨公国足够当一个村守了。

    今年他的两个儿子,已经成年,将去最近的镇上的神殿,检验他们的属性,如果到达晋级要求,他们将尝试觉醒先祖之力。

    对此,两兄弟十分有信心,他们从小就开始刻苦训练,哥哥维克兰特,每天上山徒手抓兔子,抓野猫,抓蛇,抓鸟,训练敏捷,顺便为家庭改善伙食。弟弟维特鲁威,从小进入铁匠铺,从事一名战士最应该从事的职业,那就是挖矿,打铁,搬砖,增强力量。

    在佛罗伦萨公国,应该说在整个人类世界,都有一个基础的法令,由大神殿颁布,每个人类公国执行,那就是每个少年在成年时期,可以免费进入神殿检测基础属性,如果主属性达到了5点,也就是普通人类的极限值,那么就可以服用神殿制作的血脉启迪魔药,唤醒先祖之力,进入觉醒期,突破凡人的至酷,达成一次生命本质的跃迁。如果主属性没有达到5点,服用血脉启迪魔药也无法觉醒先祖之力,魔药会被浪费,除了那些父母本身就是超凡以上的强者,他们的子女几乎不需要训练,主属性就能达到5点的普通人类的极限,乡野孩童必须要从小训练才有一丝达到极限的可能,如果检测没有达到极限,那么根据神殿的法令你将会被送回乡野,发挥你对公国最大的作用,那就是繁衍,公国的政令官会督促你赶快结婚生小孩,如果动作慢了,将会被罚款,服劳役,发配边疆。

    生育完成后,还必须成为人类主神的提尔的信徒,贡献信仰,努力耕种,直至老死。

    没有为什么,这不仅是法令,更是一种生活方式,要么成为强者战死沙场,要么碌碌无为,老死田地,不需要人去监督,一个普通的人类,除了祈祷神灵贡献信仰,耕种土地,填饱自己的肚子还能做什么?

    什么也做不了。

    每一个小孩都渴望强大,包括女孩儿,强大的女人甚至比男人更可怕,她们的淘汰率更高,只能对自己更狠,这不是一个安全的世界,就算神灵也会陨落。

    在佛罗伦萨公国,弱者的地位最低,其次是女人,因为女人一般都是弱者,很少有女人能够达到5点的人类极限,即便是有也多是贵族的子女,因为她们的父辈都是有名的强者,她们继承了父辈的显性血脉,才能轻易获得力量。

    不能觉醒血脉,完成生命跃迁,女人就是生育工具,男人就是伺候生育工具的工具,只有完成了生命的第一次跃迁,才能真正有尊严的活着。

    两少年的目光,充满着坚毅和决绝。

    充满了为未来的向往。

    我,马库斯·维克兰特,要成为最风骚的游荡者。

    我,马库斯·威特鲁威,要成为最坚硬的防御者。

    。。。。

    佛罗伦萨公国,每一个小镇都有一个小神殿,里面有修行的僧侣和牧师,接受信众的供奉,僧侣是最富裕的职业,不仅仅是他们接受信众的捐赠,相反他们还会向普通民众施舍,而且施舍得更多,因为他们能够制作魔药,各种对职业者极为重要的魔药,其中包括对每个人都极为重要的血脉启迪魔药,但是魔药是管制物品,神殿从不直接对外出售。

    神殿供奉神灵的地方,不是市场。

    但是他们有没有私下售卖,就不知道了。

    除了魔药之外,神殿还有另一项极为稳定的收入来源,就是探查水晶,每个神殿,无论大小都探查水晶,只要将手放在水晶上,水晶就会探查触摸者的身体属性,并数据化显示出来,这对职业者极为有用,只有量化测量,职业者才明白自己接下来的修炼方向,对没有觉醒的少年而言,更是有极大用处,只要用手轻轻触摸,就能清楚地知道准职业者是否有资格服用血脉启迪魔药。如果不事先测量,身体还没有达到某种极限,就轻易服用魔药,就必然会失败,失败不仅会浪费珍贵的血脉启迪魔药,还会对服用人的身体造成严重的创伤,即便不当场死亡,也没有几年好活了。

    好在神殿可以让每个适龄,在服用血脉启迪魔药之前,免费使用探查水晶一次,这是神殿慷慨的施舍,如果想使用第二次,对不起,使用一次探查水晶的费用是一个金德勒,概不还价。

    下午之时,两少年到了弗兰小镇,进入市政厅,向市政官员提出了免费使用探查水晶的申请。

    市政官员对于两少年,临近下班,还找他办事,明显神色不快,两少年就当没看见,市政官员不过是个文吏,他毕竟不是职业者,眼前这两少年如果真的已经是准职业者,两、三下就能把他搁到,对于强者,这个世界有很高的容忍度,对于弱者,法律是他唯一的依靠,有时候往往还不可靠。

    市政官员登记之后,出具一份身份证明,证明他们属于兰弗镇的乡村,有资格在兰弗镇的小神殿内,免费使用一次探查水晶,送二人离开的时候,市政官员还提醒道:“一定要将自己的身体锻炼到极限再去,否则不能职业者的人,一辈子都很难赚到一个金徳勒。”说罢,市政官回想自己年少时,贪玩,不刻苦锻炼,没有成为职业者,后来想办法进入市政厅,但却被职业者呼来喝去,收入虽然比农户高很多,但是和真正职业者,根本没法比,不由一叹。

    可恨人生不重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