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439章 体力耗尽

时间:2018-06-14作者:水道不孤

    叮。

    巴克的远征军战士身份牌落在地面之上然后反弹而起。

    嗖。

    原本一脸随意的力王巴克,直接对维特鲁威发动了蛮牛冲锋。

    巨斧撞在盾牌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维特鲁威的力量不如力王巴克直接被撞退,但是却没有被撞翻,下盘依旧沉稳,两只脚牢牢的抓住地面,如同生了根。

    “吼!”随着一声狂吼,力王巴克身体膨胀,已然开了巨熊之力。

    与此同时,维特鲁威的身体也膨胀了一圈,两人同时开了巨熊之力。

    盾斧相击,一声沉闷的巨响之后,那一枚落地的金属身份牌才彻底了平静的下去。

    当真是电光火石,金铁雷动。

    ……

    许久之后……

    “啊……”一名围观的战士懒洋洋的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之后,便第一个离开了,随着他的带头刚刚一群兴奋无比的观众们,也纷纷打着呵欠离开了。

    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一点看头,除了刚刚开头还有点儿精彩,后面跟打铁没区别。

    那个叫做力王巴克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狂暴战士,他纯粹就是一个拿着斧头的大肉盾,典型的力气大,速度慢,只知道英勇打击的二货。

    从头到尾就跟一个打铁匠一样,既不知道左右游走,寻找攻击间隙,也不知道故意卖破绽,诱敌深入,总之就是憋足了力气轮着他的巨斧拼了命的敲。

    那个叫做维特鲁威的肉盾战士,接住了力王巴克第一轮进攻之后,便尝试用剑反击,然而尝试了几次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瓦钢长剑根本就砍不破巴克自己改装后的板甲。

    于是那肉盾战士就选择了全防御,使用盾牌格挡为主,长剑格挡为辅,防守得滴水不漏。

    铛铛铛铛铛……

    战斗打到这里,根本就是在制造噪音,莫说是下面的人看着着急,就是飞在半空中的狮鹫骑士看着也难受,可是这是神圣的决斗,他必须要履行自己监督的职责,否则的话早就飞开了。

    ……

    白兰斯走出港口径直向着东岸的提尔神殿而去,然而未等他走到神殿,便见到一名衣着朴素,头发花白的老者,透过人群当中对着他展颜一笑,这正是牧师长克莱梅茨。

    白兰斯连忙躬身行礼,然而却被这名老者伸手阻止了,只听他微笑着说道:“白兰斯,我穿的是便服,不宜张扬。”

    于是光明牧师白兰斯重新站直了身体,突然间他注意到克莱梅茨一双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自己手上的寒冰戒指。

    白兰斯心中一跳,慌忙的将自己的手收进了衣袖。

    克莱梅茨却是装作没看见一般,一脸慈爱的拍了拍白兰斯的肩膀,微笑着说道:“白兰斯,不要把人想得太复杂。”

    白兰斯只能尴尬的笑了一笑,不过仅仅是笑到一半,白兰斯也怔住了,因为他发现克莱梅茨的肩膀上,有一根长长的头发,这根头发乌黑油亮显然这根头发的主人非常的年轻,这是一根年轻女人的秀发。

    克莱梅茨这老头便服出来,莫非是?……

    白兰斯慌忙移开了自己的目光,直接看自己的脚尖,摆出一副极度循规蹈矩的模样。

    “白兰斯,既然你来了,那么船和货都到了吗?”

    “回禀大人,都到了。”

    “很好,你让船主将货都卸到码头上吧,我自然会派人去处理。”

    “好的大人,我这就回去办理此事。”

    “白兰斯,你这次来有什么打算?”

    “不瞒大人,我想要组建一支团队,在人类远征军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白兰斯,有这样的志向很好,老夫非常的欣慰,老夫现在还有要事,你自去吧。”

    ……

    当白兰斯回到阳光玫瑰號的时候,维特鲁威依然在和力王巴克进行旷日持久的大战,现在他们周围几乎已经没有人围观了。

    就连飞在空中的狮鹫骑士,都已经重新降落在地面,他一脸郁闷的从空间袋中拿出一瓶酒,一碟豆腐干,一边吃一边喝。

    别说这铛铛铛……的声音听久了,还别有一番韵味儿。

    白兰斯问清了情况之后也是一脸的无语,最让他无语的是维特鲁威与这个什么劳神子力王巴克决斗的空地,竟然就是他需要码货的地方,不等这两个家伙打完,自己连货都没法卸下来。

    白兰斯先是找到瘸腿怀特,命令他将底舱里的货物全部码放到空地当中。

    然后白兰斯又去找到了正在喝酒吃菜的城市管理员大人,希望他能够给这两家伙弄个平局,早点结束了算了,这么打下去,这两货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城管大人瞥了一眼白兰斯,先是程式化的说了一句:“这是经过公证的神圣决斗,是绝不允许打断的,必须分出胜负,胜利者赢得一切,失败者输掉所有。”

    然后城管大人喝了一口酒,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小牧师,你也不必担心,这两人是在比耐力,谁先脱力谁就死,照这种强度打下去,应该打不了多久,放心吧,两人应该很快就能分出胜负。”

    ……

    两个时辰过去了。

    “城市管理员大人,我给您泡了一杯茶。”伊赫尔·宾兰端了一杯茶水过来。

    此时,城管大人早就吃光了豆腐干,喝完了酒,就连他身后的狮鹫都已经眯着眼睡着了。

    这两家伙居然还在打,有这么大的力气留在码头上做搬运,早把船上的货卸干净了。

    城管大人接过茶水慢慢的饮了一口。

    扑通。

    决斗场上终于发生了变化,威猛无匹的力王巴克此时已经口吐白沫瘫倒在地。

    维特鲁威用脚踢了踢他的身体,力王巴克躺着跟死猪一样,毫无反应。

    城市管理员走近之后,仔细看了一下力王巴克的情况,确认他是体力耗尽,已经丧失了作战能力,然后城管便对着维特鲁威郑重说道:“你可以取他的性命。”

    可以,这个词的意思是可以做也可以不做。

    维特鲁威眉毛一挑的问道:“那如果不取他性命会怎么样?”

    城市管理员盯着维特鲁威的眼睛半晌之后才说道:“不会怎么样。”

    “哦。”维特鲁威一挥长剑,长剑剑尖,从盔甲的缝隙毫无阻碍的刺入力王巴克的脖颈。

    力王巴克面色潮红,热气蒸腾,在临死前最后一刻,他晋升了一级,体质+1。

    然则维特鲁威并没有一剑将他贯穿,而是拔出了长剑,长剑的剑尖之上沾染着一抹嫣红。

    刷。

    瓦钢长剑干净利落的收入剑鞘。

    城市管理员钦佩的看了一眼维特鲁威,然后继续说道:“经过我的见证,你们在自愿公平的前提下,完成了决斗,维特鲁威为决斗的胜利方,等你注册成为新兵有了自己的身份牌之后,便可以将这个人的军功全部转到你的身上。”

    说完之后,城市管理员便直接骑乘着狮鹫离开了。

    而维特鲁威的手上,则又多了一枚身份牌。

    这个力王巴克居然想要和他比耐力,维特鲁威可是拥有被动型类法术技能耐久,因此这个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维特鲁威倒是趁这个机会狠狠的练习了一下格挡技能。

    经过这长达三个多时辰的持盾防御,维特鲁威感觉自己对于盾牌的掌握又触摸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