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426章 怀特的表演

时间:2018-06-07作者:水道不孤

    5000枚金德勒绝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对于一名普通人而言,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虽然瘸腿怀特大有背景,但是对上维特鲁威这个滚刀肉,他……他也没有任何脾气。

    噗通!

    瘸腿的怀特直接下跪,并且声泪俱下的哭丧着说道:“英……英雄,五千金德勒你就是杀了我也给不出来啊……呜呜……”

    “啧啧啧……怀特老弟,瞧你说的,说的哥好像是个恶人一样,其实哥这个人呐,向来都是以德服人,啊哈哈哈哈……”

    ……

    维特鲁威最终仅仅只是从瘸腿的怀特那里借来了多金德勒,实话实说,瘸腿怀特能够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金德勒,维特鲁威还是有些吃惊的。

    当维特鲁威重新富裕起来之后,准备再赌一把的时候,另外10名小贵族,则纷纷借口身体不适,回去休息了,看他们的样子,估计船一到岸就会离开。

    这憨货纯粹就是个棒槌,你跟他赌,输了倒好说,赢了,万一那棒槌提刀砍你咋办?

    从刚刚这憨货的敏捷和力量来看,估计是一个合脉期的狂暴战士。

    小贵族们对付这种素质低下,偏偏武力强横的棒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躲。

    众人都走了,维特鲁威也没得玩儿了,刚好此时天色也已经晚了,因此他决定回去睡觉。

    当天夜里。

    维特鲁威尚未合眼,他的房门便已经被敲开,瘸腿怀特带着两箱金币足足有2000枚金德勒,来到了维特鲁威的房门前,并且姿态恳切下跪恳求维特鲁威这名英勇的战士一定要在到达帕特农城市港口的时候离开这艘船。

    如果维特鲁威接了这两箱金德勒那么他就必须离开,否则的话,瘸腿怀特就长跪不起,起码让你睡不着觉。

    维特鲁威盯着瘸腿怀特,目光中满是嘉许之色,作为一个没有力量的普通人,他能够想到这个方法,让自己离开阳光玫瑰號这艘豪华商船,确实也算是一个老江湖。

    “呵呵呵……真人不露相啊,怀特老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阳光玫瑰的船主。”维特鲁威话音一转说道。

    瘸腿的怀特如果不是阳光玫瑰的船主,绝对不会为了保全商船的生意而一定要维特鲁威离开。

    怀特也知道自己隐瞒不过,于是索性大方开口承认道:“小弟小本经营,实属不易,还望英雄大仁大义体谅我等普通人做生意艰难。”

    “怀特老弟,你这一趟能赚多少钱?”

    跪倒在地的瘸腿怀特乍闻此言,身子微微一颤。

    维特鲁威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微笑着说道:“这艘船并不大,第三层甲板上只能坐20余人,房费也是三天一枚金德勒,航程是一个半月,也就是说,一个人你只能赚30枚金德勒,跑一趟也就最多600枚金德勒,如今你拿2000枚金德勒让本人离开,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而且2000枚金德勒数目真是不小,就算不能请动超凡期强者又或者几个合脉期职业者出手,嘿嘿嘿……拉个上百号的城卫军来围剿本人,怕也是绰绰有余,然而你没有这么干,而是选择将这2000枚金德勒直接给我,有意思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瘸腿的怀特此时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脑后也是冷汗淋漓,原本以为这个叫做维特鲁威的家伙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棒槌,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有这般细腻的心思,若是再被他这样猜下去……

    “呵呵呵呵……”瘸腿的怀特突然放声大笑。

    维特鲁威微笑的看着怀特,等待着他的表演。

    他的表演果然就开始了,只听的怀特微笑着说道:“这位英雄,实话跟您说了吧,小弟的船马上就要到帕特农城,一到港口就会有一名尊贵无比的牧师大人要登船,因此这才不愿意大动干戈,免得伤了和气。”

    瘸腿怀特这样说自觉十分合理,眼前这莽汉必然挑不出来毛病。

    然而让怀特万万想不到的是,只听维特鲁威一脸兴奋的说道:“你说的牧师可是专修治疗术的僧侣?”

    “呃……是的,那可是主神殿的僧侣大人。”

    “哇哈哈哈……我早就想结识这种英雄豪杰了。”

    瘸腿的怀特眼珠子一瞪,好悬没有直接晕过去。

    他正待想开口说话,却听维特鲁威话音一冷满含威胁的说道:“怀特老弟,你今天打扰了我休息,本应该一剑斩了你的脑袋,但是看在两箱金德勒的份上,你可以走了,若敢再来打扰,就把你的头挂在桅杆上晾一晾。”

    ……

    瘸腿的怀特一瘸一拐的离开了第三层甲板,满脸都是阴郁之色,他错估了那个人的底线,或者说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底线,肉包子打狗的心情就是这种,这憨货是打也打不过,请也请不走,偏偏自己又有任务在身,这一船的秘货干系重大,又不能够直接抛船走人。

    哎……自己一个普通人,这些事情都不应该是自己操心的,到时候只能向白兰斯大人汇报,相信大人自然有办法解决这个油盐不进的大棒槌。

    ……

    在怀特的命令下,阳光玫瑰號加紧赶路,原本预计第二天清晨到港船舶,结果在半夜时分便已经抵达了佛罗伦萨的首都帕特农城。

    夜晚的帕特农城,灯火辉煌,建筑排列,鳞次栉比,一座提尔真神的大神像矗立在整个城市的最高位置,真神的神像高耸入云,魔法灯光从八个方向,将这一座巨大的神像,照耀的神光灿灿。

    在提尔真神的腰腹之间始终围绕着一片常年不散的霭霭白云,遮挡着他的关键部位。

    提尔真神,双手微张,如同在挥洒神光,整个帕特农城都沐浴在他的神恩之下。

    这一座神像所在的位置,必然就是佛罗伦萨的主神殿,也是地面三圣者红衣大主教塞利奥的所居位之地,至于公国的王室玫瑰雄狮,克洛洛斯家族的大庄园,则位于帕特农的郊区。

    从帕特农城的布局上便已经看出来,整个人类世界的政治体系,就是神权最为神圣位于最中央,王权则靠边能位于郊外。

    阳光玫瑰號靠港之后,第三层甲板上的小贵族基本全都离开了这座豪华商船,他们决定乘坐另一艘商船前往基德纳要塞,兰宁河是佛罗伦萨公国最为繁忙的河道,每天从这里开往基德纳要塞的船只络绎不绝,随便换一首商船都可以,反正阳光玫瑰號是不能再乘坐了,因为这船上有个大棒槌……

    感谢抽刀断水,奥里维多斯这本书的月票支持。感谢绝不付款,对本书的大力打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