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102章 黑暗炼丹术

时间:2017-12-30作者:水道不孤

    兰考夫农场的一处小树林。

    已被巫师肖恩,列为炼丹重地。

    他将这处小树林里进行野外练丹。

    昨日与巫师肖恩达成协议的兰考夫,决定公器私用一会,他刻意将肖恩带到艾宁,艾希曾经住过的精致小楼房里。

    准备让肖恩在那里安静地炼制魔法神丹。

    岂料,肖恩只是到那个床铺上蹭了又蹭,闻了又闻。

    直到兰考夫咳嗽一声:“咳咳,两位美丽正式女巫师虽然只在那张床上暂住了一晚,但是被褥已经换洗了。”

    肖恩这才站起,重新一脸正气。

    当肖恩听到兰考夫有意让自己在此房间炼丹时,肖恩大吃一惊说道:“这么好的地方,怎能用来炼丹?........呃,我说是这是给人睡的地方,不适合炼丹,还是我自己来找地方吧。”

    于是肖恩就找了这处小树林。

    小树林周围都被拉好了白色的布条,上书八个大字“练丹重地,闲人勿进。”

    只有两个人不是“闲人”可以自由出人,一人自然是肖恩,另一人正是傻子维特鲁威。

    虽然巫师肖恩说这完全是因为野外炼丹极为危险,没有巫师学徒的精神力,普通人只要看一眼就是直接死亡..........

    兰考夫却是根本不信,他认为这是肖恩不希望他的炼丹术被流传了出去,因此只打算让一个傻子全程参与炼制过程。

    不过这没有关系。兰考夫根本就没有想过去学炼丹术,他根本就不是施法者,学也学不会,他只是想发一笔横财而已。

    .................

    此时的小树林的一处空地中央,摆放了八口大缸,其中六口大缸都是清水,剩余两口大缸中,一口大缸堆满了刚刚切下来的马鞭,另外一口大缸则全是马逼。

    这些都是农场工人们刚刚切下来,尚未清洗的邪恶器官。

    六口大缸的清水应该用来清洗这些器官的。

    维特鲁威虽然傻愣在一边,但是心里还是大大地不爽,这么多马逼马鞭都要哥洗,哎,不管了反正哥装傻,一会随便糊弄两下就是了。

    岂料,肖恩上去,一脚一个,六口大缸的清水全部倒在地上。

    这六口大缸的清水难道就不是用来清洗的?

    维特鲁威留着哈喇子,站在角落装傻,但是心里却是疑云大起。

    由于兰考夫一再告诫千万不要去看傻子的眼睛,因此维特鲁威此时虽然眼中惊疑不定,但是却根本没有引起肖恩的注意。

    肖恩完全将维特鲁威这个傻子当工具,当背景。

    然后肖恩再一脚,将装满马逼的大缸也一脚踢翻。

    刚刚六口大缸的清水已经将泥土泡的有些酥软,这一地的马逼全倒在淤泥上了。

    维特鲁威更是看不懂了。

    当一堆新鲜的马逼被倒在淤泥上之后,肖恩直接上去用他的靴子在马逼上面踩来踩去,将一个一个的马逼踩进淤泥里。

    正在努力“炼丹”的肖恩,不经意间瞅到正流着哈喇子,目视远方的维特鲁威,暗道一声自己有工具不知道使用。

    于是对着维特鲁威说道:“来,傻子跟我一起踩。”

    两人就一起在马逼堆上踩来踩去,将马逼和烂泥踩成一地浆糊。

    “停!”

    巫师肖恩大喝一声,让维特鲁威暂时停止踩踏。

    他从空间口袋中摸出几袋巫术材料。

    先倒第一袋,内中是白色的颗粒状物质,看样子好像有点像白糖,均匀地撒在一地浆糊上。

    再倒第二袋,内中也是白色物质,但是更加细微,特别像盐巴,再次均匀地撒下。

    第三袋胡椒粉,第四袋辣椒粉..........

    这是在炼丹,还是在搞黑暗料理?

    难怪拉上白条不准人进来看,只叫哥这个傻子来帮忙,这尼玛谁看了炼丹过程还吃得下你的魔法神丹,谁踏马就是神。

    将马逼处理得差不多了,肖恩再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个网。

    类似于渔网,网格极为细密,材质似乎极为坚韧。

    他将这个渔网的四个角落绑在空地周围的树干上。

    片刻之后在一地烂马逼浆糊之上就多了一张渔网绑在半空中。

    然后肖恩再次招呼维特鲁威将最后一个大缸里的马鞭均匀地码放在渔网之上。

    将马鞭全部吊在半空中之后,同样的肖恩拿出各种各样的佐料撒在马鞭之上。然后肖恩和维特鲁威退出了小树林。

    他在小树林外坐下,从自己的空间袋中又摸出一本手札,仔细起来。

    维特鲁威看得清楚,手札名曰“肖氏笔录”。

    这用词拗口,很有异大陆风味啊。

    看了许久,兰考夫亲至来问:“请问肖恩大师,这魔法神丹,炼得如何。”

    肖恩大师摆出一副高深莫测之色。

    他说道:“刚刚我已将原材料全部放入丹炉当中,我留下异火在林中煅烧丹炉,这至少需要三天时间,你们切不可打扰,这段时间你去帮我准备这些东西........”

    农场主兰考夫一听,都是些寻常材料,些许金德勒就能够购买得到,于是满口答应。

    ...................

    一连三天,这三天时间,巫师肖恩都没有离开过小树林外一步,他这是防止有人进去瞎了眼.......呃,是被他的异火灼烧了双眼,从此以后再看不见。

    这是大仁之心啊。

    三天之后,吊起来的马鞭开始霉烂,上面流出恶心的黄水,不过这黄水很浓,一时滴不下来,不过再过一天,那是铁定滴下去。

    而地上,维特鲁威简直不敢去看,就像地面长了一块流脓的梅斑。

    肖恩面带满意之色,他对维特鲁威说道:“去,把外面的松枝抱进来。”

    维特鲁威依言将大量的松枝抱了进来,码放在溃烂的梅斑之上,流脓的马鞭之下。

    肖恩一个零环点火术。

    松枝燃气滚滚浓烟,这莫非是.........“熏腊肉”?

    火焰一烤,马鞭上流脓的黄水被蒸得焦干,再也低落不下。

    燃烧之后,松枝化为灰烬。

    肖恩和维特鲁威一起将一地的木灰、泥土和霉烂的马逼混合物,铲进了四个大缸里。

    两个大缸装得满满的,另外两个大缸只装了一半。

    肖恩再让维特鲁威搬来磨盘,将被熏过的马鞭彻底磨烂,将肉屑分别放入两个未装满的大缸中。

    肖恩再从魔法带中掏出两壶似乎是黄酒一样的液体倒入有马鞭的大缸中。

    再掏出两壶似乎是菜油一样的液体倒入纯马逼的大缸。

    然后肖恩让维特鲁威将这四个大缸搬了出去。

    兰考夫招呼来所有农场工人,将这些疑似泥土的药材,全部手工搓成一个一个的小药丸。

    搓好的药丸,分别放入分别放入瓷碗和瓷盘当中。瓷碗里装的是巨阴丹,瓷盘里装的是巨阳丹。。

    装载魔法神丹的陶瓷器皿,堆叠得老高,农场的工人们忙得热火朝天,喜气洋洋。

    充满了丰收的喜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