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95章 傻子

时间:2017-12-25作者:水道不孤

    三天后,阿克塔木城郊区,兰考夫农场。

    一队一队的马贩子们从四面八方前来。

    将他们在周围村舍和其他农场当中收购到的马匹,运送过来和这里的农场主兰考夫进行交易。

    农场主兰考夫也只是一名普通人,这一次他大撒金德勒,广收马匹,方圆十里的马匹,几乎被他收购一空。

    五、六百匹马儿将整个农场塞得满满的,前后花费了尽500枚金德勒,这笔钱自然不是兰考夫出的,而是出自阿克塔木城的黑帮。

    兰考夫就是阿克塔木城黑帮的外围成员。

    如今,黑帮的女老大卡特丽娜,她的行事作风比以前黑帮老大奎克利更加果决,凶狠。

    她似乎投靠了极其强悍的势力,就连贵族势力也对黑帮背后的力量忌惮无比,如今贵族似乎很久都没有在黑帮面前瞪鼻子上脸过了,他们的家族管事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对于兰考夫这种黑帮外围成员而言,这些小细节感受尤为深刻。

    一小袋子金德勒递了出去,兰考夫又收到了12只马匹。

    然后他吆喝了一声:“傻子快来牵马。”

    随着这一声吆喝,从拥挤的马厩里冲出来一个黑衣麻布的少年,他张着嘴流着哈喇子,一脸傻笑,配上他憨直的面容,那真是傻气逼人。

    这傻子也怪可怜的,他半边脸上都有严重的烧伤,眉毛,胡子,头发早就被烧得干干净净,这傻子居然还能不死,生命力当真是顽强啊。

    傻子跑到兰考夫面前,一个劲儿地傻笑,眼神根本没有看向兰考夫而是愣愣地看着远方,嘴里还在不断唠叨:“嘿嘿,火了,火了啊。”

    对此兰考夫早已见怪不怪,他不耐烦说道:“去去去,把马都牵进马厩,全部洗的干干净净,下午大佬们要来视察,一定要把马厩打扫得整洁干净,马匹洗得鲜亮美观......”

    “嘿嘿,火了,火了啊。”

    兰考夫一拍自己脑袋,暗道自己跟一个傻子说这么多干嘛,直接把缰绳交到傻子手上,吆喝道:“快去,快去。”

    傻子力气很大,一使劲儿直接把头马拽着走,头马一动后面的马匹也跟着进了马厩。

    傻子一边拉马,还一边傻笑:“嘿嘿,火了,火了啊。”

    这个傻子也是几天前阿克塔木城黑帮一起送出来的,而且还是一名巫师学徒,他居然能够使用超凡期强者才能使用的空间袋。

    这次在阿克塔木城外大量收购马匹,需要用到大量的金德勒,兰考夫还以为黑帮会派出几名职业者押运金德勒,却没有想到就派了这么个傻子来,他直接从空间袋里倒出一大堆金德勒。

    天赋,天赋啊,只要有了5点精神活着5点智力,就连一个傻子也能成为巫师学徒,可见天赋是多么的重要。

    兰考夫唯一的希望就放在他儿子身上,虽然他儿子胖得跟猪一样,完全不可能成为职业者,但是说不定他还拥有施法者的天赋啊。

    这个傻子非常憨厚,完全没有心机,不管是谁,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会去做,无论洗马厩,刷马毛,甚至捡马粪,他都做得不亦乐乎。

    但是你一定不能盯着他的眼睛看,这傻子是不会主动盯着人看的,但是如果你非要和他进行眼神交流。

    噢,那你就要遭了,他会先盯着你傻笑,然后留着口水往你脸上凑,甚至还会直接开始撕你的衣服。

    不过这没有关系,你只要立刻转移目光,这傻子就不会侵犯你了。

    开始农场的伙计们还顾及他是一名巫师学徒,对他客客气气,不敢与他讲话,后面发现他其实是个真傻子,叫他做什么,他就傻乎乎做什么,后来伙计们都没了顾忌,如今农场里最脏最累最臭的活都是傻子在干。

    ..............

    时间倒回到三天前。

    女巫安娜威胁了伊布·梅尔之后转身就走。

    广场边缘一处普通的小楼上,挤满了女巫。

    “温蒂一会儿你亲自去把那个家伙点燃吧,圣主大人将他抓回来是专门给你出气的。”女巫哈卡拉冷声说道。

    此时的温蒂眼眶上还残留有泪痕,眼中微微露出不忍之色。

    哈卡拉见到温蒂心软,她恨其不争地说道:“温蒂,你不要以为这是你一个人的事,那个家伙欺负了你就等于欺负了我们全体女巫,我们女巫如果不够狠,不知道会有多少豺狼向我们递出爪子。”

    听到哈卡拉的这番说辞,为了不辜负圣主大人,为了女巫姐妹们能够在这世界上更安全,温蒂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片刻后,女巫安娜回到了这间房间。

    此刻,从小楼的窗户看出去,伊布·梅尔的火堆已经熊熊燃起,他只能依靠传奇期的法力护盾苦苦支撑。

    盾破人亡是迟早的事,黑夜魔女也在房间当中,一团黑烟静静地矗立在女巫们中央,默不作声。

    通过这种方法,她收服的人很多,但是不肯降服的人更多。

    伊布·梅尔究竟会作何选择?

    黑烟魔女好整以暇,拭目以待,如果伊布·梅尔肯降服,那么他的五环巫术“心灵控制”的确对自己大有帮助,如果不肯降服烧了也就烧了。

    伊布·梅尔即将盾破之时,他的精神力凄厉地传出一个“服”字。

    女巫安娜眼急手快,直接施展了御火奇术。

    然后守候在侧的卡特丽娜,立刻吩咐下面的小头目。

    小头目指挥着一群普通人提着水桶冲了出去,浇灭了火堆,将熏成黑炭的伊布·梅尔抬进了这栋小楼。

    到了黑烟魔女的面前,伊布·梅尔神情颓废,面容木讷,不作任何抵抗,直接放开了精神海。

    黑烟魔女将已经准备好的精神力种子植入了伊布·梅尔的精神海中,这颗精神力种子将吸收伊布·梅尔的力量,在伊布·梅尔的精神海内生根发芽,最终和伊布·梅尔的巫师根基精神海完全纠缠在一起。

    精神力种子刚刚进入伊布·梅尔的精神海,伊布·梅尔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将这个种子驱逐出去,可是一旦种子生根发芽和自己的精神海彻底纠缠,伊布·梅尔永远也不要想驱逐这枚异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