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94章 火了

时间:2017-12-23作者:水道不孤

    伊布·梅尔萌生了死志,他仰天长叹。

    只是可惜啊,可惜,老夫一身绝艺就要从此失传了啊。

    身边这名战士也是巫师学徒,难道这就是天意?

    天意让他来继承老夫的“心灵控制”大巫术?

    既然如此只能便宜你这小子了,希望你成就传奇期巫师以后,能够将老夫的心灵巫术发扬光大,不要让老夫遗恨人间啊。

    当伊布·梅尔就要通过精神力联系维特鲁威将自己独创的五环巫术“心灵控制”的奥义全部传输给维特鲁威的时候。

    维特鲁威却以更加绝望的语气抢先开口说道:“哥这会死定了,哥不挣扎了呀。”

    听着维特鲁威绝望的叹息,刚刚决定让维特鲁威成为自己心灵巫术传人的伊布·梅尔有些揪心。

    他暗想你一个觉醒初期的小战士,女巫组织怎么可能处心积虑对付你?她们其实是想算计老夫啊。

    于是伊布·梅尔像一名长者一样,向维特鲁威发出一道语重心长的精神力信息,希望能够开导他:“少年啊,你还很年青,有时候还很幼稚,你的路还很长,你要继续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向传奇期巫师不断迈进............”

    然而维特鲁威却像那些根本没有凝聚过精神力意志符文的职业者一样,对伊布·梅尔的精神力信息毫无反应。

    只听维特鲁威自顾自地仰天长叹。

    “可惜啊!可惜。”

    “可惜,哥独创的大装逼术,后继无人,终成绝响!”

    “哥不甘就此遗恨人间啊。”

    维特鲁威一转头面向伊布·梅尔,他的双眼发出摄人的光芒。

    “老头儿!哥看你跟女巫关系也不大,只要你学了哥的表演技能,她们定会放你一马,将来你一定要练成哥的大装逼术,将哥的表演技能发扬光大,让哥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啊。”

    伊布·梅尔顿觉眼前的世界花了,因为他的眼泪涌了出来,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临死前的愿望只是想让自己独创的五环巫术“心灵控制”流传在这个世界上而已,这个小小的愿望看来已经不能实现了,他眼前唯一可供选择的继承人,竟然反过来想要传授他一项表演技能,还要他发扬光大。

    如果不是下巴掉了,伊布·梅尔真想大吼一声:“你踏马是不是个智障?”

    维特鲁威看到伊布·梅尔竟然感动得哭了。

    于是他大吼一声:“坚持住!我要把毕生的装逼技能都传授给你。”

    伊布·梅尔泪如泉涌,他心如死灰。

    哀莫大于心死,这个时候伊布·梅尔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接受女巫的控制,委曲求全,苟且偷生了。

    ..............

    在黑帮的指挥下,贫民们堆完了柴火,纷纷撤离了广场。

    广场的尽头走来一名年青美貌的女子,她金发碧眼,服饰整洁干练。

    来人正是女巫安娜。

    维特鲁威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盯着女巫安娜。

    安娜却看也不看维特鲁威一眼,就当维特鲁威是空气。

    安娜板着一张脸径直走到了伊布·梅尔面前,冷声说道:“伊布·梅尔,圣主大人令我前来问你一句话,你可愿意放开精神海,让圣主大人种下精神力种子,成为圣主的仆人?”

    “我愿意,我愿意啊。”

    伊布·梅尔的下巴掉了,自然不是他开的口,疯狂大喊“我愿意”的是一旁的维特鲁威。

    女巫安娜再也忍受不住了,转过头去大吼道:“闭嘴,你只是巫师学徒,你还没有开辟精神海,你连成为圣主仆人的资格都没有。”

    女巫安娜失态大吼之后也是气喘嘘嘘,脸色潮红。

    维特鲁威虽然两只手掌被钢钉钉在了火刑架上,但是他的两只脚掌还拼命地扑腾。

    他扑腾着脚大喊:“我可以学啊,我可以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我将来一定能够开辟精神海,我愿意成为女巫们的玩物啊,我愿意啊...........”

    女巫安娜觉得自己去搭理维特鲁威完全就是个错误,于是转头面向伊布·梅尔,直接用精神力和伊布·梅尔交流道:“如果你愿意就用精神力呼唤我们,如果你不愿意,哼!”

    啪!

    传完信息之后,女巫安娜一个零环巫术,点火术,直接将伊布·梅尔脚下的干柴堆点燃,然后转身就走,她再也受不了维特鲁威杀猪般的号叫。

    火势开始蔓延,很快就将伊布·梅尔包围了起来。

    看着熊熊的火苗和逐渐升高的温度,伊布·梅尔满眼都是恐惧之色。

    伊布·梅尔的法力护盾已经开始亮起了,抵挡着火焰的炙烤。

    不过这没有用,火势越来越旺,很快就冒出了一人高的火苗,传奇期的法力护盾即将告破,

    伊布·梅尔再也承受不住,他传奇期的精神力像波浪一样滚滚震荡开去,连漫卷的火势都被压推了一截,他传出的信息只有一个字“服!”

    伊布·梅尔的法力护盾瞬间告破,大火立刻涌向他的身体,但是一道“御火奇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加持在了伊布·梅尔的身体上。

    七八个普通人拧着水桶前来灭火,他们将已经熏成黑炭的伊布·梅尔给抬了出来。

    伊布·梅尔将被送到黑烟魔女面前,接受黑烟魔女的精神力种子植入精神海,从此以后他的生死都在黑烟魔女的一念之间,永远受制于人。

    ................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伊布·梅尔火堆上有一块尚未熄灭的火炭滚到了维特鲁威的木材堆边上。

    维特鲁威那个着急啊,不断地给救火的普通人说道:“大哥们,那里有块火炭,滚到哥这边了,麻烦捡一下。”

    但是无人理他。

    普通人们救下伊布·梅尔后直接就走了。

    偌大的广场之上就只剩维特鲁威一个人。

    维特鲁威只能在火刑架上对着那个木炭吹气,希望能把木炭给吹开。

    遗憾的是,最后木炭还是将他的干柴堆给点燃了。

    当维特鲁威的脚下的柴火开始窜起了火苗。

    维特鲁威脸色不是恐惧,不是害怕,不是颓废也不是绝望。

    他在笑。

    他在放声大笑。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火了,火了,终于火了。”

    “哥终于还是火了啊。”

    维特鲁威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啊哈哈哈。”

    在狂笑声中,大火开始点燃他的衣角,烧向他的身体,维特鲁威抓紧生命的最后一秒,放声大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