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87章 放下物证

时间:2017-12-20作者:水道不孤

    秘法巫师贝内特·亚伯一身巫术以诡异著称。

    即使受了水元素大冰箭的攻击,贝内特·亚伯也并不以任何塑能系法术还击,他高举双手吟唱。

    在水岸边无法上岸的美人鱼们又一次齐声嘶吼。

    水元素顿感不妙。

    只见这群美人鱼的鱼尾干瘪收缩,分叉,然后变成了两只干瘦的细脚。

    刷。

    一排美人鱼站了起来。

    这是吃定了胖爷只会水系法术,用一群水系免疫的小怪物,要把胖爷吃到死啊。

    大型水元素见势不妙一掉头跑了,在岸上不管是大蓝胖还是小蓝胖移动速度都慢,因此没有变小的必要。

    见到水元素再跑,贝内特·亚伯一阵阴笑,只要你上了岸,看你怎么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美人鱼们撒开双脚急速跑动起来,但是由于身子和脚不协调,就像是初学骑马的拙劣骑手被绑缚在奔腾的烈马上,各个美人鱼的身子都是东倒西歪,但是就是不会跌倒。

    贝内特·亚伯驱动着美人鱼军团将水元素远远地驱离开水面,这才开始安心地炮制它。

    如今的蓝胖子被美人鱼们团团围住,不管它打算从哪个方向跑,就有美人鱼用燃烧着幽绿的鬼火骨刺去扎它一下。

    它吃痛之下,只能退后。

    水元素就像一条被围困的老狗,穷途末路了啊。

    封印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贝内特·亚伯的吟唱之下,五阶巫器水元素法杖,缓缓升上了高空,圆柱型的水蓝色杖头,正对着被美人鱼们围困的水元素。

    贝内特·亚伯身上的魔力飞快燃烧,水元素法杖上的神秘符文,一个一个亮起。

    淡蓝色的符文在半空中组成一个巨大的巫阵,然后巫阵缓缓地旋转。

    巫阵外圈顺时针旋转,巫阵内圈逆时针旋转,而在巫阵的最中间则在肉眼无法捕捉地高速旋转,

    繁复的巫术符文在高速旋转的过程当中,早已无法看清,但是那层层叠叠的淡蓝色影像却构成了一个极其简单的字符。

    字符就是一个“封”字。

    同时贝内特·亚伯也大喝一声“封。”,他体内魔力一瞬间消耗了十之七八。

    巨型巫阵下落,将水元素包裹在其中,然后以十倍的速度,疯狂的旋转,位于中心的水元素发出凄厉的精神波动。

    然而庞大巫阵的力量却犹如无情的磨盘,巨型巫阵在旋转中缓缓缩小,坍缩入水元素法杖的圆柱型水蓝色杖头之中。

    漫天光华尽皆收敛,五阶巫器水元素法杖悬浮在半空之中。

    如今的水元素法杖不再光华耀目,反而朴实无华,如同一根巫师学徒使用的附魔法杖。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世间绝大多数传奇期装备,高品质的五阶巫器,都会收敛自己的神光,神物自晦。

    亚伯巫师只要回到巫师塔将封印在法杖里面的水元素用秘法再炼制一番,就能彻底磨灭其自我意识,令其成为水元素法杖的器灵傀儡,届时自己的实力何止提升一倍。

    正当贝内特·亚伯志得意满之时。

    一席骑兵飞快的将他包围了起来。

    骑兵兵个个银盔亮甲,红带飘飘,马匹跑动速度惊人显然都是战马,骑兵御马奔腾,只有马匹的踢踏声,其他声音一概没有,军纪严明,气势铁血。

    这等装束的铁血重骑,正是人类世界仅次于天使的强大兵种,冠军骑士。

    转瞬间,20余名冠军骑士,将贝内特·亚伯包围在其中。

    冠军骑士显然有着充分的对抗施法者的经验,骑兵站位分得很开,避免了范围型法术的大面积覆盖。

    冠军骑士的冲锋技一旦打开,几乎就是瞬息而至,施法者除非使用瞬发法术否则休想拦截。

    一个冠军骑士结合战马的冲撞力,一轮冲锋如果撞实了,其杀伤力之强不下于一发指向型三环巫术。

    这里有足足有20个冠军骑士,而且他们还有英雄带领。

    带领这只冠军骑士团的英雄,正是阿克塔木城军部的黑兹尔将军。

    黑兹尔将军还从来没有带过这么强的军团,他也是意气风发。

    此刻他一脸的正气凛然,不怒自威。

    只见他一竖破天眉,呵斥道:“丕!何方老头?竟敢擅抢物证,还不赶快放下物证,否则绝不轻饶。”

    此言一毕,所有冠军骑士,全部举起了骑士长枪,枪尖对准贝内特·亚伯,只要带队英雄一声令下就要铁骑突出。

    贝内特·亚伯那个恼怒啊,什么狗屁物证,你们怕是早埋伏在一边等着老夫封印了水元素,大耗了法力,前来截老夫的胡吧。

    贝内特·亚伯狠声道:“强词夺理,这是老夫的水元素法杖,那里是什么证物?你们军部好歹也是王国的人,200年前,我等共抗........”

    “住口!打住!”黑兹尔将军连声急吼。

    尼玛.........200年前王国的军队和巫师共抗谁?共抗提尔教会啊。

    这话是能说出口的?

    他带的20名冠军骑士可都是青一色的神殿圣裁军,你这老头儿,阵前跟本将军拉关系这是要离间本将军和提尔教会亲密无间的感情啊。

    于是黑兹尔将军慌忙说道:“不管王国还是巫师组织都是效忠于提尔真神的。”

    想起当年王权势力败落于提尔教会,贝内特·亚伯的眉宇间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贝内特·亚伯绝非普通的传奇期巫师,他身上有三件高等级巫器封印了瞬发的范围型法术,是他专门用来对付传奇期暗杀者近身之后的底牌。

    一旦开战,冠军骑士肯定会分组冲锋,将自己的瞬发巫术一个一个逼出来,自己最多能够杀掉10骑,如果没有英雄带领,杀掉10骑后,这只军团可能会士气崩溃,自己也能得胜,但是有了英雄压阵只要英雄不死,这只军团的士气就不会崩溃,到时候是死是活却是难说了。

    可恨,这次自己为了封印水元素带的秘法傀儡都是具有针对性的美人鱼,在冠军骑士面前根本就是被踩的份,如果自己带上深海巨怪的秘法怪物,倒是可以教教这帮武匹夫如何做人。

    “丕!那老头儿,还不快放下证物,那是主神殿圣裁军指定追凶之物,莫非你是杀害了神殿大牧首的同谋不成?”黑兹尔将军再次大喝。

    算了,职业者都是一帮命贱如狗的亡命之徒,老夫犯不着跟他们拼命。

    “呸!真他娘的晦气。”贝内特·亚伯将五阶巫器水元素法杖的半成品插在地上,然后带着一帮秘法傀儡,转身就走。

    黑兹尔将军得意一笑,示意冠军骑士们让开一条通道。
小说推荐